banner
5 月 19, 2022
22 Views

「一個戰士,穿了一身新衣的戰士。」

Written by
banner

「有,有,剛才我還逗他來呢!」這名戰士笑著說,「看來這人沒打仗,是在哪貓著來,衣服連點土都沒有。」

「快,快去帶人把他抓回來,他不是自己人,很可能是特工。」

「啊!」這名戰士驚住了,隨即答道,「是」一轉身,帶著幾個戰士朝著特工消失的方向追去。不一會,這個戰士又返回來了,對張玉說,「張主任,沒找到,叫那龜兒子跑了。」

「收拾東西,收拴東西,趕緊撤。」張玉意識到醫院暴露了,敵人下一步肯定會對這裡採取行動,所以,他讓戰士們趕緊後撤。

師醫院坐落在一條山谷中,跟隨著前進部隊轉移幾次才到達這裡。部隊後撤命令下達時,它本來處在後方。隨著戰線不繼縮緊,而它並沒有相應地向後撤,所以越來越前出。

連日來,一小股公安兵始終在死死地盯著這個地方,幾次想下手,但看到這裡出出進的我方車輛很多,一時猜不透這裡究竟有多少兵力,所以一直沒敢動手。當他們發現進來的是空車,拉出去的都是載滿人員的重車后,意識到這個地區的中國軍人要撤了。公安兵實在等不及了,擔心最後得到的是座空城。所以他們派了一名會講中國話的越南特工進來偵察情況。

這名越軍穿著中國軍人服裝進來后,並沒受到哨兵的嚴格盤問,所以在醫院內轉了一大圈,看出這裡並沒有重兵把守,只是我軍臨時的一座醫院。持槍的軍人也不過十幾個。其它的不是男傷員,就是女醫生和護士,根本就沒有什麼戰鬥力。這名越軍跑回去一彙報,公安兵開始對這裡採取行動了。

天還沒有完全黑下來,張玉催著所有人裝載車輛,準備後撤。醫務人員將傷員扶上車,然後一個個也跳了上去。三輛汽車準備開動。

「張主任,帳蓬不要了。」董燕把著車門問。

「不要了,不要了,快上。」張玉在車下催促著董燕上車,然後自己也座到了副駕駛位置上。

汽車車燈打開,在山谷中照出很長一條通道。三輛汽車馬達轟鳴,一前一後開出醫院,向前行駛。

從山頂上衝下來的公安兵一見,急了,忙著呼喚炮火。想要用炮火阻止住這三輛汽車。

幾發炮彈呼叫著在三輛汽車中間爆炸。

董燕一聽炮響,急忙抱住腦袋,抵在車室內,唯恐被炸著。

「快,快,衝過去。」張玉命令司機。

司機腳踏油門,加速前進。

忽然,第一輛汽車的車頭中彈,一歪頭撞在山腳下,頓時便停住不動了。

幾名活著的警衛班戰士從車上跳下來,躲在石頭、大樹后準備迎敵。車上的傷員也被人抬下,躲在一個土坎后,等待後邊的車輛上來。

緊接著第二輛汽車沖了過來,在被毀的第一輛車前停下。大家匆忙裝車,然後由警衛戰士掩護著繼續後撤。

張玉和董燕乘著的第三輛汽車,正嗚嗚叫著向前飛跑。由於車速太快,遇到拐彎時,司機一打方向盤,車頭沒有調整過來,一下子頂在了一塊大石上。只聽「當」地一聲,車身猛地一陣搖晃,汽車便停住不動了。

汽車猛地一停,董燕措手不及,一頭項在前擋風玻璃上,頓時便被撞昏了。

張玉前額頭也被撞出了血,血流滿面的驚呼司機,「怎麼搞的,快倒。」

司機拚命地駕駛汽車,調整方向。沒等汽車完全調整過來,山上的公安兵已經快到眼前了。敵人的槍聲、嚎叫聲,直衝著張玉這輛汽車撲過來。

車箱里的三名戰士開槍對敵射擊,拚命阻止敵人。

車箱上的一陣猛射,暫時將敵人火力壓制住。

汽車剛走了幾步,噗噗有幾發子彈又飛過來將車胎打爆。

汽車向左側一歪,徹底停在路上不動了。

司機抓起一支半自動步槍,對張玉說,「張主任,你帶著董護士趕緊撤,我們掩護。」說完,他一拉車門,跳到汽車下,朝著敵人來襲方向開火。

張玉見董燕還沒完全清醒過來,使勁拍了拍,「董燕,你還走的動嗎?」

董燕點點頭。

「那好,跟著我,向前跑。」張玉跳下汽車,接住董燕,兩個人摸著黑向前奔跑。

山上的公安兵從山上漫沿下來,漸漸圍住這輛汽車,又是炮擊,又是掃射。不大一會,車上的還擊槍聲終於停止了,四個中國士兵全部犧牲。

張玉和董燕哪裡還敢回頭看看後邊情況,猛跑還覺得慢。

他們一心要跑出敵人追擊範圍,跳出敵人魔掌。估計再向前跑上幾公里,肯定能遇到中國部隊。到那時,有了援兵,他們就不用怕後邊這伙敵人了。

黑夜漫漫,山谷無邊,彷彿前邊的路就沒有盡頭。僅管兩個人可著勁地向前跑,卻怎麼也出不了這條山谷。是不是迷路了,兩個人誰也說不清。即然分辯不出,那就瞎跑瞎撞吧!

兩個人也顧不得東南西北了,只顧順著公路向前跑。

月明星稀,污齪的天空還能散見些光亮。

跑著跑著,突然前邊出現四五條身影。

兩人急忙剎住步伐,躲到一塊石頭后。張玉拔出槍,喘息著問,「是自己人嗎?」

只聽一個中國聲音道,「是。」

張玉一聽到對方說的是中國話,頓時便放鬆了警惕,和董燕走出石頭,慢慢向幾個人靠近,「你們是警衛排的?」

「對。」對方又是一個字。

當張玉和董燕接近黑影后。突然,幾個黑影同時向他們倆閃了過來,伸手將張玉和董燕的槍下掉。

下掉兩人槍后,對方才嘰哩哇啦地說上了越南話。

張玉一聽,完了,竟識道他和董燕落到了敵人特工手裡。

這時,從北方響起急促腳步聲,一支隊伍在向這裡跑過來。

黑影中有人又說起了越南話。兩個特工上來,猛地推搡著張玉和董燕向山坡的樹林中走。

他們剛一鑽入樹林,就見北面過來的這支隊伍,便與後邊攆過來公安兵交火了。雙方趴在溝底又是一場大戰。

抓走張玉和董燕的這夥人是當地一支民兵武裝。領頭的叫阮連勝。

阮連勝看著山下打的非常熱鬧,便對手下人說,「咱們不空手了,走,回村報信去。」

一個越南兵說,「咱不幫幫公安他們?」

「這幫小子,一慣牛的很,不用管他們,讓中國人教訓教訓一下也好。」

說完,阮連勝帶人押著張玉和董燕鑽進樹林消失無了蹤影。

。 雷焰焰冷哼了一聲,心中暗自想道,「哼,還用不了七天,我看就算給你兩個七天你也領悟不了。」

父親當初參透這這本《天火訣》密法,大致耗費了十天的時間。

大哥的修鍊天賦顯然要比自己的父親還要強,所以七天的時間已經算是非常快的了。

恐怕放眼整個炎族,也找不出幾個能在七天之內將《天火訣》秘法參透的人。

雷凱卻壓制住了心中的憤怒,「那你要多長時間?」

要不是雷凱想要看看這傢伙到底耍什麼花樣,他早就讓人把林天成趕出去了。

林天成豎起了右手食指。

那些長老們看到林天成豎起了一根食指,臉上滿是譏諷之意,「一天,這傢伙竟然說一天時間將天火訣融會貫通,可笑至極。」

雷焰焰一口茶水噴了出來,險些被林天成的一天時間給嗆到了。

而那些長老們準備叫紅甲軍把林天成給趕出雷府了。

「公主,如此不學無術卻又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您就算是讓他入贅到我們雷府,也是給咱們雷府丟臉呀!」

幾個紅甲軍氣勢洶洶的走了進來,準備把林天成給拖出去。

林天成摸了摸鼻子,其實他想說的不是一天的時間,而是一刻鐘。

可實際上,利用迅雷下載天火訣的話,林天成甚至連一刻鐘的時間都不需要。

眼下林天成都已經要被人趕出雷府了,他要是再提這一刻鐘的事,還不得被這些人當場打死。

雷凱卻突然對那些紅甲軍置之道,「慢著,小子,別說我不給你機會,就一天的時間,你就在這大殿內哪也不許去。你要是無法將天火訣融匯貫通,我就讓人把你五馬分屍。」

雷焰焰這個時候也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不錯!我完全同意大哥的決定。」

本想着讓林天成配合他演一齣戲,可眼下一看完全是自己瞎了眼,才會找到像林天成這樣的人。

林天成也顧不了那麼多了,接過了文長老手中的天火訣之後,便開始極速的翻閱了起來。

與此同時,迅雷下載也開始運行了起來。

就這麼走馬觀花的翻閱了一遍之後,林天成心領神會的合上了功法秘籍。

「可以了!」

一些長老看到林天成這個樣子,都忍不住笑出了聲。

還真別說,裝的挺像那麼回事,不知道的還真以為他將天火訣融匯貫通了。

有些長老甚至取笑道,「看來是我們低估了這傢伙,他說的不是一天時間,而是一刻鐘啊!」

「可不是嗎?我們炎族出了如此之高天賦的天才,我們這些長老卻渾然不知,實在是失職啊!」

雷凱嘴角微微抽動,對林天成詢問道,「你的把戲就這樣嗎?」

雷焰焰將手中的茶杯放到了桌上,對她大哥說道,「大哥,這小子根本就是把我們當猴耍,是我眼瞎才會選中他,還是趕緊讓人把他殺了吧!」

林天成知道這些人不相信自己,只好就在這大殿之中祭出了天火訣。

天火一出,九龍齊飛!

林天成的身上突然燃燒起了熊熊大火,整個大殿內的氣息驟然提升,林天成的體內發出陣陣龍吟之聲。

緊接着,在他的身後竟然湧現出九條巨型火龍以極快的速度朝着大殿外沖了出去。

這九條巨型火龍盤旋在了炎城的上空。

不知情的人還以為這九條巨型火龍是來自天外,乃是天生異象,預示着他們炎族將會有大事發生。

街道上早已是人山人海,大家都在仰頭觀望着那九條巨型火龍。

雷凱,雷焰焰和那些長老們也馬不停蹄地趕到了大殿外,仰望着高空之上的那九條火龍。

雷焰焰有些不解的問道,「大哥,我記得父親上一次施展天火訣的時候只有七條火龍,這九條火龍是什麼鬼,難道是那小子功法練岔了?」

其他一些長老也跟着附和道,「是啊?上一次我們炎族族長和暗黑族組長比試的時候,也只是釋放出了七條火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雷凱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這,這傢伙不僅將天火訣融匯貫通了。他,他竟然還彌補了天火訣的缺陷,這,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雷凱瞪大了眼睛,望着九天之上的巨型火龍,他有些不敢相信眼睛裏所看到的一切。

父親當年在全盛時期的時候,也只是激發出了七條火龍。

一次偶然的機會,雷炎告訴他的兒子雷凱,其實天火訣按道理來說是能夠同時激發九條火龍的,但其中存在一定缺陷。

所以,就算有人能夠將天火訣融匯貫通,最多也只能夠同時釋放出七條火龍。

雷凱相信,就算是自己的父親在這裏也絕對會被林天成的表現所震撼到。

雷焰焰和嚴族長老聽到了雷凱的解釋之後,都轉身用異樣的眼神看着林天成,就像是在看着一個怪物。

短短一刻鐘的時間都不到,林天成竟然能夠天火訣融匯貫通,並且彌補其中的缺陷,一次性打出九條巨型火龍。

這着實讓人有些難以置信。

城中的一些統帥們紛紛來到大殿中向雷凱稟告炎族九天之上的異象。

九龍懸天,這讓他們以為有戰事要發生了,城中的炎族子民不免有些恐慌。

雷凱趕忙讓林天成撤去了那九條巨型火龍,這才消除了那些人心中的顧慮,暫時壓住了恐慌。

林天成也知道自己的表現實在太過於妖孽了,可他要是不拿出點真本事來,只怕沒辦法讓雷凱信服。

林天成要想得到聖令,最快捷的辦法就是成為雷焰焰的「假丈夫」。

而,得到雷焰焰大哥和父親的認可,則是林天成必須邁過的坎。

林天成相信這九條巨型火龍應該足可以讓雷凱認可自己了。

雷凱卻突然轉過身來對林天成質問道,「老實交代,你何時偷學了我雷府的天火訣?」

雷凱根本不相信林天成能夠在一刻鐘都不到的時間內,將天火訣融匯貫通,並且彌補了其中的缺陷。

這世上絕對不可能有如此之高修鍊天賦的人。

他嚴重懷疑林天成早就想好了這些招數,故意來欺騙自己的。

難怪剛剛自己和妹妹一起強烈要求他換一種比試方式,他竟然毫不猶豫的就拒絕了。

顯然,要是換一種方式的話,就完全打亂了林天成的計劃。

林天成當也沒有想到雷凱竟然會這麼說,他笑着反駁道,「大舅哥可真會開玩笑,在此之前我從未進過雷府,更不可能見過天火訣。大舅哥若是想耍賴的話,大可直說。」

雷焰焰這個時候也不知道到底該幫誰了。

如果林天成真有那本事的話,那她應該算是找對人了。

可如果林天成真如大哥所說的,其實他早就偷學了雷府的天火訣,所以才堅持要以此種方式來比試,那雷焰焰也保不住他。

偷學雷府功法,縱使你是炎族子弟,那也是死路一條。

…… 每一個字都是艱難從牙齒縫隙里擠出來的,這種痛,就像是抽筋剝皮,剔骨割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