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7, 2022
26 Views

「丫頭,你過來!」

Written by
banner

一天,稻花正準備去藥房,剛走到院子裏就被顏老太太叫住了。

稻花笑着上前:「祖母,有什麼事嗎?」

顏老太太:「這些天你怎麼老往古師傅藥房跑呀?」

稻花笑着回道:「怪師傅在教我醫術呢!」

顏老太太面色動了動,不悅道:「你這丫頭,怎麼這麼沒規矩?」

古師傅醫術好,老家十里八鄉都是知道的,這樣的本事,當成家族傳承都使得,孫女冒冒然上去學人家的本事,這太沒規矩了。

古婆婆卻是不在意的笑了笑:「沒事的,小堅挺喜歡這丫頭的,教她醫術心裏是願意的。」

顏老太太臉上還是帶着些不贊同,心知這丫頭喜歡學醫,想了想道:「你若想學古師傅的本事,合該先拜師的呀。」

「啊?!」

稻花愣了。

這一點,她確實是沒想過,不過被祖母一說,她倒是記起來了,這個時代好像還真是這樣,要學人家的本事,得先拜師才行。

一旁,古婆婆眸光閃動了一下,然後臉上慢慢浮現出了意動。

她的身子她自己清楚,這些年還能苟延殘喘的活着,一是靠着小堅天不間斷的葯;二是,心裏還殘存着一點奢望,想再見見自己的兒子。

如今,隨着年歲漸高,再加上上次落水,她的身體就一日不如一日,她真的不知道,她還能活多久。

要是她死了,小堅一個人怎麼辦?

稻花這丫頭心地良善,知恩圖報,如果小堅能收了她做徒弟,必定會好好孝敬小堅的,她就是死了,小堅也能有個依靠。

想到這些,古婆婆看向稻花的目光就越發的熱切起來。

「我……我……」

聽到院裏動靜,古堅從藥房走了出來,見稻花猶猶豫豫的樣子,當即沉了臉:「怎麼,我還當不得你師父?」

稻花連連搖頭:「我沒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你當我師父好像有些吃虧,以你的年紀,你該當我師祖的。」

見她這麼說,三個老人那都是一臉的無語。 第1054章

林壞和唐萱兒,遠遠地看着那些工人。

唐萱兒滿臉擔憂:「他們……不會出什麼事吧?」

「放心。」

林壞一點也不急:「要推翻孟寬這些人,其實根本不難,這些工人之所以一直不敢反抗,是他們沒有勇氣和決心。」

「只要他們學會反抗,學會爭取自己應得的東西,根本沒人能欺負他們。」

團結就是力量,這是亘古不變的道理。

「我怕他們會受傷……」

唐萱兒有些不忍心。

「沒事。」

林壞笑了笑:「今天誰倒霉,還不一定呢。」

唰!

現場的氣氛,已經到了快動手的時候了。

孟寬陰沉着臉,看向人群,伸手一指。

「你!就是你!給我滾出來!」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一直在煽動他們,你好大的膽子啊!」

話音剛落,人群里,走出來一個滿臉殺氣的人。

這人摘掉帽子,嘴裏叼著一根野草,不屑地看着孟寬。

身為菜鳥隊的隊員,豈會怕這些作威作福的鼠輩?

「叫你爹幹什麼!」

「怎麼,你要弄我?」

那剛猛的氣勢,不怒自威的殺氣,野性十足的吼叫,一下子就讓孟寬僵在當場。

他竟然,被一個工人給嚇住了?

這人誰啊?

光這氣質,也不像是礦區的工人啊!

這人到底什麼時候混進來的?

「我、我沒指你啊!你出來幹什麼!神經病啊!」

孟寬咬了咬牙,強裝鎮定,連忙又指向另一個人,怒道:「我說的是你!你躲後面幹什麼!」

「你敢煽動這些人鬧事,好大的膽子!」

嘩!

人群散開,被孟寬指著的那個人,狂放不羈地走了出來。

孟寬看了一眼,頓時臉色又是一變。

只見那人,脫掉上衣,露出一身古銅色的爆裂肌肉,看得那些打手都傻眼了。

就這身材,還有那上面的刀痕,手裏沒幾條人命,他們都不信!

「草!叫你爺爺幹什麼!」

又是菜鳥隊的隊員,同樣野性十足的吼叫:「你哪隻眼睛看到我煽動他們了,你今天給老子說清楚,不說清楚,老子殺了你!」

那一聲吼叫,震得孟寬心臟都快停了。

草啊!這馬文才是不是有什麼毛病?

怎麼盡招一些虎狼之輩,他難道不怕被這些人打死嗎?

林壞在遠處看着,強忍着笑。

這些狗東西,就會欺軟怕硬,還沒動手就慫了。

他喊來的這兩名隊員,可是一等一的格鬥高手。

其中一個代號為孤狼的隊員,曾經一人滅掉一個國外殺手團,那一等功的功勳章,還是林壞親自給他頒發的。

而此刻。

孟寬有些崩潰了,他點出來的人,一個比一個恐怖。

這兩個人,好像根本就不是這兒的人!

但他們到底是怎麼混進來的?

尤其是這兩個人臉上期待的樣子,似乎就等他動手。

孟寬一下子就有些慌了,他不敢動手了。

可不動手,他怎麼震住這些工人啊?

「我們剛才提的建議,你是不是不答應?」

見孟寬在發愣,孤狼冷冷看了他一眼,直接道:「既然你不答應,那就不用你答應了,這個礦區,現在我們自己說了算!」

「既然馬文才被打跑了,我們所有人,就是這兒的負責人!」

「你們這些狗日的,就會欺壓我們,不把我們當人看,我們憑什麼要聽你們的!」

「從今天起,我們自己管我們自己!」

此時的孤狼,就好像一個演說家,每一句話,都激蕩人心!

「這裏,不止是我們賺錢的地方,更是我們改變命運的地方!」

「我們不止要改變我們自己的命運,我們還要改變我們後代的命運!」

「要是一直讓這些人吸我們的血,欺壓我們,將來我們的孩子,只會走我們的老路,你們能答應嗎?」

「至少我不會答應!我不會再讓任何人,來欺壓我!」

此時的孤狼,彷彿已經成為了人群里的一員,他們要反抗!反抗這些惡勢力!

「我們不是任人踩踏的奴隸!」

「我們是人!我們有尊嚴!」

「我們是頂天立地的男人!是一家之主!我們為了自己的家,吃苦受累都不怕,我們只是想要身為人的尊重!哪怕是一點點啊!」

孤狼代入感太強,說得眼睛都紅了:「我們要反抗!我們要抗爭!」

「兄弟們!我們要站起來!」

整個人群,所有人都已經紅了眼睛。

他們曾經所遭受過的屈辱還有不平等待遇,在這一刻,通通爆發!

紫筆文學 陳寧站在台上,漠然的望着坐在貴賓席上的張鷹揚,冷冷的道:「張鷹揚,吞天滅地都是你們海外張家的人,他倆剛才也承認是你們張家派來對付我的,現在你不用站出來,給我一個交代嗎?」

張鷹揚又驚又怒,大聲的道:「陳寧,我不知道你說什麼,這兩個人跟我們張家沒有半點關係,你不要含血噴人。」

陳寧冷冷的道:「抵賴就沒有意思了。」

「典褚,他不承認,你給給點證據,讓他無話可說吧。」

陳寧的話音剛剛落下,歌劇院舞台的巨大屏幕上,忽然出現畫面。

屏幕畫面上是歌劇院的門口,張鷹揚正在低聲吩咐手下:「立即通知吞天滅地過來……」

張鷹揚看到這一幕,臉色劇變,驚怒交加:「你派人監視我,你還派人偷拍我?」

陳寧輕笑道:「不要忘記了這裏是華夏,這裏是我們的地盤,你的一言一行,我們都瞭若指掌。」

「現在事實證明吞天滅地是你找來的,現在你該當如何?」

張鷹揚見無法抵賴,他索性耍起流氓,擺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冷笑的道:「呵呵,你也知道說這裏是華夏,我是鷹國人,而且還是鷹國的陸軍少將。」

「我還擁有外交豁免權,你們華夏人跟你們的華夏法律,還管不到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