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0, 2022
18 Views

「嗬……嗬……」

Written by
banner

這時,癱在地上血淋淋且沒有皮囊的采璇,喉嚨里哼出了低音,似乎有話要說,看得出來,她要死了。

人皮將臉移了過去,看着自己的上一個容器,道:「你可有什麼遺願?」

采璇說話了,不過很虛弱、很痛苦,應該是受不了這殘忍的扒皮酷刑。

她道:「為我兒子報仇!」

人皮笑道:「你難道沒看見嗎?殺你兒子的兇手已經死了。」

他指了指被一劍梟首的黑暗魔王虎,又看向采璇。

采璇氣若遊絲,隨時可能死掉,但為了能給兒子報仇,她撐住了,要說出心裏話。

她道:「雖然人證物證俱在。但,作為一個母親,我更相信自己的直覺,我覺得是那個叫雲開的傢伙乾的,你把他殺了,我就安息了。」

人皮回答很乾脆,一點也不推辭,道:「行,一個螻蟻而已,本君看那小子也沒來由的不順眼,既然你想讓他死,本君便滿足你。」

采璇沒有回應,昂起來的頭摔在了地上,死翹翹了。

人皮將目光投向雲波,道:「你有什麼未了的心愿嗎?還沒想好嗎?」

雲波全身冰涼,他很想逃,卻移不動腳,在武君強者的靈威之前,他八星武師的修為,如蛆蟲般孱弱。

他乾澀道:「她能活到你找到下一個容器,為什麼我不行?你可以附身在我身上,為什麼一定要殺了我?」

人皮回道:「本君要選你做容器,是想藉助你的身份進入雲族,只有到了那裏,本君才能真正做一些能效忠妖皇陛下的大事。」

「雲族高手如雲,甚至有聖者出沒,本君若僅附你身,定會被發現,所以只能將你取而代之。」

雲波不吭了,在沉思。

半晌。

雲波回道:「可以,我可以隨你處置。我知道我不可能活着出去,所以我不會不會耍心思,我還真有一個遺願,需要你幫我完成。」

「九城排位賽,凡雲族之人皆可參加,如果你能橫掃一切,將城主府的小輩風光盡壓,並且在大賽中嶄露頭角,按規矩來說,我的父親就能因子得榮,成為一城之主,受雲族恩賜封賞。」

「雲族分家九個城池,分別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九城,丁城排名第四。」

「你若能在九城排位賽中奪得榜首,我父可為甲城城主,家族也能榮光百年,後代不衰。」

雲波死到臨頭,居然笑了,面色紅潤,帶有一絲釋然的微笑,道:「這是我能為家族帶來最好的回報,他們給我了一切,我不會忘本。」

人皮笑道:「看不出來啊,你小子還有家族榮譽感,做本君的容器,倒也沒辱沒本君的威名。行,滿足你!」

雲波感激一笑,讓一位武君高手認可,死也不枉了,他道:「我想知道,您是誰嗎?」

「本君,昆元山東域,九君座之一,玄魁妖君,枯垣。」

…… 「嘩!」

金色聖劍落下的瞬間,帝一的身上,浮現出一層神聖的光芒,使他的皮膚變得流光溢彩,猶如聖石一樣的堅硬。

他的身上,竟穿有一件聖皮軟甲。

聖皮軟甲,是由聖者的皮和骨,煉製成的聖器級防禦寶物,只要將它穿在身上,就能與修士的皮膚完全貼合在一起。

只有遭受到攻擊的時候,聖皮軟甲才會呈現出來,爆發出強大的防禦力。

金色聖劍與帝一身上的聖皮軟甲碰撞在一起,立即從帝一的肩部滑了下去,最終,斬在雪人王子的頸部。

「噗嗤。」

聖劍的鋒利程度,遠不是十二階真武寶器可以比擬。金色聖劍擊穿了雪人王子的皮肉,將頸部的一根血管斬斷。

頓時,鮮血狂涌了出來,將雪人王子的半個身體都染紅。

雪人王子悶哼一聲,踉蹌的後退了兩步,快速運轉真氣,封住頸部的血脈,狂涌的鮮血才漸漸止住。

因為有劍氣湧入雪人王子的體內,在破壞他的血肉、經脈,因此,即便是以他強橫的肉身體質,一時半會也無法讓傷口癒合。

封住血脈,雖然止住鮮血流失,卻讓雪人王子的脖頸變得僵直,頭部活動起來相當艱難。

「誰?誰在偷襲本王子?」

雪人王子咆哮了一聲,眼中滿是血絲,身上散發出濃烈的戾氣。

唯獨只有帝一才知道,對方剛才要殺的人並不是雪人王子,而是他。只是因為,他的身上穿有聖皮軟甲,所以才躲過一劫。

要不然,剛才那一劍,對方就能將他殺死。

聖皮軟甲雖然具有強大的防禦力,擋住了張若塵劈出的金色聖劍,卻依舊有一股衝擊力穿透聖皮軟甲,打在帝一的身上。

此刻,帝一的左手臂,完全抬不起來,左邊半個身體都感覺到疼痛發麻。

「竟然還是一個劍道高手,紅欲星使,你的這位大護法到底是什麼人?」帝一開始運轉真氣,恢復傷勢。

同時,帝一也變得更加小心謹慎,暗暗戒備,絕不能再給對方偷襲的機會。

紅欲星使也相當吃驚,感覺到十分不可思議,根本沒有料到自己所封的大護法,不僅是一個四十四階的精神力大師,更是一個能夠擊傷雪人王子的劍道高手。

他到底是什麼人?

直到此刻,紅欲星使才發現,即便她已經相當高估張若塵的實力,卻依舊還是低估了他。

回想剛才那一幕,紅欲星使意識到張若塵使用的金色聖劍,似乎是在什麼地方見過,相當的熟悉。

突然,她渾身一震,回想了起來。

那一柄金色聖劍,不正是黃神星使在玄武傳承地得到的六柄聖劍之一,黃神異死後,六柄聖劍就被張若塵收走。

現在,其中一柄聖劍,怎麼會出現大護法的手中?

紅欲星使的心中,生出一個讓她自己都感到毛骨悚然的猜想……不過,很快她就搖了搖頭,不敢繼續想下去,告訴自己那個人已經死去,不可能還活著。

現在,即便她心中有所懷疑,也都立即將疑慮壓制下去,全力以赴殺死帝一才是頭等大事。

「徐鴻,我來牽制住雪人王子,你去擊殺帝一。」

紅欲星使揮動水晶聖杖,再次施展出幻術,形成一片紅色的光霧,向雪人王子籠罩了過去。

雪人王子頭頂的王冠上面,鑲嵌有一顆正常人人頭大小的白色寶石。

就在紅欲星使施展出幻術的時候,寶石中,湧出一縷冰涼的氣流,進入雪人王子的眉心,使雪人王子的意識始終保持清醒。

白色寶石,乃是雪人一族的聖物,據說是一顆冰魄聖玉,不僅可以讓屍體萬年不腐,更能守護修士的意識和靈魂。

雪人王子修鍊的《巨靈怒心訣》,雖然威力強大,卻極其容易因為暴怒,從而失去理智,甚至怒火攻心。

因此,他才將冰魄聖玉隨身佩戴在身上,卻沒想到,陰差陽錯,成為了紅欲星使的剋星。

紅欲星使施展出的幻術,完全無法對雪人王子造成影響。

不過,徐鴻的攻擊,卻極大程度的牽制住雪人王子。

帝一知道暗中還有一個厲害人物,隨時都可能對他發出致命的一擊,因此,他不再猶豫,將一枚玉符捏碎。

碎裂的玉符,化為一根光柱,直向天穹飛去,連接大地和天空,在漆黑的夜空,顯得格外奪目。

紅欲星使冷笑了一聲:「帝一,真沒想到,你也有如此慌亂的時候,怎麼已經打出信號,想要請元嬰半聖來救你?」

帝一顯得頗為鎮定,冷哼一聲:「葉紅淚,你聯合叛徒銀月臨空,殘害黑市一品堂的星使和少主,若是讓長老會知曉,你知道你會怎麼死嗎?」

紅欲星使笑了笑,道:「只要你死,長老會就算知曉我用了一些見不得光的手段,葉家和師尊自然也能保住我的性命,到最後,我依舊是新任的少主。所以說,成王敗寇,死者是沒有任何發言權。」

帝一生出一股強烈的怒意,若非張若塵隱藏在暗處,時刻威脅著他,他肯定要立即衝出去,將紅欲星使挫骨揚灰。

紅欲星使的兩條黛眉,微微一挑,笑道:「帝一,你也不用再繼續等,在我準備動手之前,就已經傳訊給我們葉家的半聖,讓他牽制住了元嬰半聖。」

帝一的護道人是元嬰半聖,紅欲星使的護道人,卻是葉家的一位半聖。

理論上來說,半聖級別的人物是不能插手紅欲星使和帝一的爭鬥,但是,半聖與半聖之間卻能相互制衡。

葉家在黑市也是龐然大物一般的世家,擁有極大的影響力,正是因為如此,紅欲星使才會野心膨脹,想要奪取少主的位置。

若是紅欲星使能夠借用葉家的家族勢力,其實,也能調動大批魚龍境的高手,為自己所用。

只可惜,少主位置的爭鬥,家族勢力是不能直接插手進去。只能憑藉年輕一代天才的各自魅力和手段,招兵買馬,排兵布陣,進行智慧和力量的角逐。

最終取勝的人,才有資格,成為少主。

「唰!」

黑暗中,金色劍光再次顯現出來,威力更加強大,拖出一道十多米長的劍光,刺向帝一的背部脊樑。

雖然穿有聖皮軟甲,能夠阻擋劍尖刺入身體。

可是,只要強大的衝擊力,擊中脊樑的天心脈,也能將帝一重創。

帝一早就時刻在防備,就在劍光刺出的剎那間,他的雙腳一蹬,從雪人王子的肩膀上衝下去。

金色聖劍從他的頸部劃過,與聖皮軟甲碰撞在一起,頓時,迸發出一粒粒火花。

「嘭!」

帝一雙腳落地,立即施展出一種身法,向夜幕中急速逃遁。

張若塵的身體顯現出來,爆發出極致的速度,很快就追上帝一,於是,再次揮出金色聖劍,拖出一道長長的金色劍光。

帝一感受到危險的氣息,快速轉身,雙手捏成爪形,施展出地獄鬼王爪。

爪印施展出來,頓時方圓千丈都響起陰風呼嘯的聲音,如同厲鬼的嚎哭。

地獄鬼王爪,一共三十六招,是一種相當高深的爪法武技。

此刻的帝一,長發披散,雙手的手指變長兩倍,每一根指甲都異常鋒利,如同化為一尊真正的鬼王。

「嘭嘭!」

爪印與金色聖劍快速碰撞,形成一圈圈能量漣漪,打得是飛沙走石,鬼風呼嘯,劍氣縱橫。

突然,張若塵施展出來的劍法,力量大增,從帝一的雙爪之間刺出去,擊在他的喉嚨位置。

即便是有聖皮軟甲的防禦,帝一的喉嚨還是難以承受聖劍的力量,啪的一聲破碎而開,一股強烈的血腥味向帝一的嘴裡涌去。

帝一的雙爪,緊緊抓住劍體,阻止聖劍繼續向下刺入。

與此同時,他的身體急速向後爆退,想要化解聖劍的衝擊力。

張若塵的速度卻更快,手臂和聖劍始終保持平衡,抵在帝一的頸部,劍尖不斷沉陷下去,即便是聖皮軟甲也無法抵擋聖劍的攻勢。

「帝一,即便是聖皮軟甲,也救不了你的命。」張若塵的眼神銳利,散發出濃烈的殺氣。

看到面具下方的雙眼,帝一神情一怔,如同看到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隨即,他的嘴裡發出沙啞的聲音:「我……我知道……你是誰……了……」

帝一的雙腿一沉,竟然不再後退,穩住了身形,任憑聖劍向下刺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