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3 月 27, 2022
18 Views

「月苓她可能就坐在那個地下室的小黑屋裡,等著我去救她……等著我去找到她……」周嵩說著,又咧嘴大笑起來,站起身,繼續找著油畫背後的開關。

Written by
banner

「周嵩!你給我振作一點!」唐小潔從周嵩的背後抓住他的肩膀。

那男孩看了他們兩人一眼,沒有說話,一邊吸著自己的鼻子,一邊踩著鞋後跟踢踢踏踏地走了。

此時,教堂里忽然停電了。

周嵩的周邊陷入了一片黑暗。

周嵩意識到,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起,被唐小潔從身後抱在懷裡了。

他本能地想要掙開,全身上下卻忽然使不上一絲力氣。

「周嵩,」唐小潔溫柔地說:「其實我也不知道那具屍體到底是不是袁學姐,雖然但是,其實我心裡也存著僥倖和希望。

「只是,我希望你能夠堅強,不要再逃避了,你一定要振作起來。

「即使袁學姐真的……你也必須要好好生活下去,不只是為了你自己,也為了你身邊所有關心你,愛你的人。」

「我身邊關心我,愛我的人……」周嵩囁嚅著說。

「比如說……唐小潔。」唐小潔說。

「有些人拼搏一生,所求不過一句能騙過自己的謊言罷了。」 正弘帝跟汪置同樣樂觀。

只不過汪置雖然坐過海船,見識過大海的遼闊和詭奇,但她對軍國之事還沒有太多的概念,她更多的心思放在怎麼掙錢上,對於有一支實力不弱的艦隊闖入大順領海,意味着什麼,會發生什麼。

她那個聰明的腦瓜子從來沒有正兒八經地去想過。

而正弘帝雖然曾經在地方辦過差事,見多識廣,但是唯獨沒有辦過海防、海運相關的事務,連大海都沒有見過。

在他想來,海上之敵,就跟大湖裏一樣,只有兜住幾處要害,就能防敵於未然。

「幾十艘因吉利海船,怎麼就驚慌成這個樣子了?兩廣藩台,南海宣撫司不是奏請過,這兩年為了安南討逆平叛,修建了五六百艘海船,叫什麼閘船,奔如烈馬,能跑能打。怎麼遇到幾十艘因吉利海船就不堪了?」

正弘帝的聲音不是很宏亮,單薄得就像是一縷輕煙,晃晃悠悠地讓人擔心下一個字會接不上來。偏偏他的話,在座的臣子們都必須聽清楚,一個字都不敢遺漏。

所以大家使出十二分勁來聽,短短几句話,居然聽得有些提心弔膽。

「皇上,海上茫茫,數百艘海船撒下去,就跟胡椒面灑進了鄱陽湖。臣猜測,正是因為如此,我軍再船多勢眾,可依然很難防住因吉利的數十艘海船,防不勝防。所以兩廣、閩海等處才連着上急報,叫江浙等地提高警惕。」

兵部尚書於廣道小心翼翼地說道。

他在豫章見識過水師和水戰,但是湖河裏的水戰相差甚遠,跟海戰根本沒有可比性。

首先內河湖泊上的船隻,主力戰船之間差異不大,你來我往,可以打得非常激烈。所以於廣道無法想像,因吉利戰船里那二十幾艘武裝商船和十幾艘三四級戰列艦,到底具有多大的戰鬥力。

在這些因吉利東天竺公司傾巢出動的主力面前,噸位、火力遠遠落在下風的閘船,根本不是對手。數量永遠也難以彌補實力的差距。

在廣袤海上,很難圍困住這麼大一支艦隊。

因吉利東天竺公司的艦隊,可以利用豐富的經驗,性能優良的船舶性能,搶上風、兜圈子、保持距離的火炮打擊等各種戰術,把數量眾多的閘船撕成粉碎。

大順唯一能與這支艦隊抗衡的,就是明盟與四海公會攜手在東寧島打造的新式艦隊,第一二巡海艦隊。

這兩支艦隊擁有七艘三級戰列艦,十五艘略等於四級戰列艦的重型巡航艦,二十四艘普通巡航艦和三十多艘護衛艦。

這兩支艦隊一般都是分開行動,一支以蓬萊島為基地,在瀛洲北部襲擾塞班亞。另一支在東寧島和硫求群島修整。

定期輪換一次。

但是這些情報,沒有人告知正弘帝和兵部。因為都知監和內班司很難滲透不進東寧島體系裏去。千辛萬苦安插了幾個眼線進去,但是大海茫茫,消息又很難傳遞出來。

胡之榮一直在默默地觀察著正弘帝的臉色,發現皇上的神色隨着於廣道的話變得有些不虞時,心裏飛速地轉動,很快讓他找到措辭。

「於兵部,你剛才的話有些危言聳聽了。」胡之榮先給於廣道當頭一棒,把氣勢這塊立起來。

「皇上明見萬里,早就洞悉海戰關竅。因吉利船隊再強悍,卻犯了孤軍深入的大忌。海船嘛,再大,航行得再遠,它也要靠岸補給糧食談水。看兩廣閩海送來的急報。因吉利夷船先是在嘉定府海面上與南海水師苦戰。折戟而走。」

「繼而進犯越秀城,劉藩台和董都司早早備下對策,在珠江口迎敵,炮船、火船一併而上,終於擊退夷船。再犯廈金東寧,皆被我朝官兵水陸兩師前後夾擊,狼狽而逃。這些戰報正是印證了皇上的英明。」

眾人聽到胡之榮的話,都側目而看,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印證的。

只見胡之榮得意洋洋地說道:「夷船一而再,再而三冒險犯境,說明什麼?說明這些船隻急於獲得補給。他們從安南嘉定府開始,一直都被我軍拒之門外,無法靠岸,也沒有獲得補給。」

「從東寧島而後,就再無這些夷船的消息。微臣猜測,這些船隻怕是在海面上,或者渴死餓死,或者遇到風浪,沉海餵魚。所以說,皇上明見萬里,洞悉情勢,一眼就勘定這些夷船,並不要緊。我等不必庸人自擾。」

最後一句庸人自擾,把於廣道氣得半死。臉色鐵青,氣息變粗,盯着胡之榮的目光無比兇狠,恨不得上去撕咬這人幾口,方解心頭大恨。

無奈胡之榮是閣老,自己只是兵部尚書,官階雖然比人家高,但是實權和榮尊,人家都比自己強。

而且皇上的臉色,變得和緩親藹,想必這一席話正好說到他的心坎里去了。於廣道更加不敢造次。

胡之榮看着於廣道看着自己怨恨羞惱,卻無可奈何的樣子,心裏樂開了花。這才是做官的樂趣啊。

他從灼手可熱的首輔心腹,一夜變成邊緣官員,嘗盡人生薄涼。而今又機緣巧合,驟然入閣。人生的大起大落,讓他感悟許多。

胡之榮拿出當年應試趕考的勁頭,刻苦觀察和琢磨皇上的一言一行和喜惡,努力做到一切以皇上意志為轉移。

今天牛刀小試,收穫頗豐。

正弘帝揮揮手道:「夷船犯境這等瘡疥之疾,不要鬧得天動地搖的,浮動人心。兵部下道旨意,叫東南沿海各處嚴防即可。嗯,岑益之不是還兼著東南海防巡檢事宜嘛,叫他好好整飭一番,務必不能誤了東南平亂事宜。」

「聖上英明,臣等遵旨。」

眾臣連忙應道,胡之榮的聲音洪亮無比,一時竟然超越了首輔洪中貫的應聲。

「還有朕的家事。你們總是說,天家無私事,那朕就拿到這裏議一議。」正弘帝繼續開口。

「朕的皇七子,賜名李德煒,而今已經四歲,朕決意賜封荊王爵,食邑三百戶。」

正弘帝環視一圈眾人,發現沒有人反對,不由微微仰起頭,目光更加凌厲,威嚴更甚。

「在朕居潛邸時,因為奸人所害,愛妃汪氏遇害,沉冤難雪。而今朕決心為其昭雪,追贈德淑肅穆皇后。皇女李嫣芷,因此禍及,放養宮外,與朕疏遠。天下至恨至悔之事,莫過於此。朕決意,賜皇女李嫣芷封爵徐國公主,其子賜名李傳圭,錄入天家玉牒,封爵衛國公。」

後面兩個決定,就像炸雷一樣,把眾臣震得七葷八素。這等事,不要說本朝前所未有,翻遍史書,歷朝歷代,都難以找到這樣的例子。

李嫣芷認親歸宗,被封為徐國公主,大家都能理解。可是她未婚生下的兒子,居然也被封為衛國公?這也太兒戲了吧,置禮法何在!

大家能理解皇上的隔代親。

廣安王,小時候被奸人毒打,不僅腦子壞掉了,聽說下面似乎也有問題。成親好多年,王妃都沒有生下一子半女。去年好容易傳出王妃有了喜,偏偏廣安王在江都壞了事。

於是有心人馬上跳出來,揭發廣安王妃的喜孕十分蹊蹺,應該是跟城外北極寺的和尚有關聯。

皇上勃然大怒,下令暗地裏一查,還真被查出證據來。於是廣安王妃就被正弘帝下令殉葬廣安王。

去年年底,廣順王妃生下一子。正弘帝喜不自勝,對廣順王的態度有所轉變,偏偏他的大孫子只活了不過一個月就夭折了。

有傳言說,是廣順王在外面尋花問柳,染了臟病,傳給了王妃,然後王妃又傳給了肚子裏的皇孫。於是一出生就有問題,磕磕碰碰熬了一個月,還是沒熬過去。

至此,正弘帝對廣順王徹底失望。現在女兒給他添了一位外孫,足以讓他喜出望外。何況這個女兒還是他最寵愛的一位。

沒等眾臣反應過來,正弘帝繼續說道。

「朕還決定,皇貴妃吳氏進皇后位。」

如果說前面那兩句決定是炸雷,這個決定就是渡劫的九十九天紫霄滅世神雷,連胡之榮都被一併炸得呆如木雞。

眾臣意識到,一旦吳氏被立為皇后,那麼她的兒子,剛被封為荊王的皇七子就成了嫡子。立嫡不立長,立長不立賢。這位才四歲的孩童,已經無限接近儲君這個位置。

加上正弘帝這幾個月的身體狀況,讓大家產生許多的聯想,也明白了此前的許多疑惑。

大家還被震得七葷八素時,洪中貫卻迅速地清醒過來。

皇上今天這突然襲擊是早有預謀了。看這三個消息說出來的順序,非常用心。等到第三個消息放出來,在場的人都震驚了,唯一的嫡皇子啊,四捨五入不就等於太子啊。

誰還管李傳圭的事。

洪中貫在腦海里把這三個消息連着一起想,還有最段時間發生的事,包括汪置(李嫣芷)的傳聞,她生下那個兒子父親的傳聞。攪在一起后,洪中貫很快就理出一條線索來,心裏噔地一下,跟明鏡似的。

原來是這樣啊。皇上真是用心良苦啊。

7017k 聽了謝靈芝的話,季柚開心道:「靈芝姐,恭喜你了。」

謝靈芝的眼角眉梢也掛上了笑意,說:「嗯。多虧了這個魂器,不然,精神力還要停在C級很多年。」

順利升到B級后,精神力更強,能參與的事情就多了,比如這次蟲洞考研,導師就帶上了自己。謝靈芝真的非常高興。

且——

這個中獎的魂器,還不是一次性消耗品,它直到現在還在源源不斷地滋養著自己的精神力。看起來,陣法圖結構完整,魂器也完全沒有崩塌的跡象,顯然,這至少還能用一年以上!

想到此,謝靈芝就更開心了。

謝靈芝突然道:「阿柚,謝謝你。」

季柚嘿嘿道:「為美人服務,是我應該的。」

謝靈芝:「……」

謝靈芝黑了下臉,語氣不自覺的有點頓了頓,道:「你找我什麼事?」

季柚問:「沒什麼事,本來是想問問你回不回家?要是回的話,幫我帶點禮物給珍妮奶奶與謝毅叔叔。現在,你明顯不回家了啊。我把禮物快遞給他們吧。」

謝靈芝道:「嗯。我的這個研究,可能預計2個月才能結束。這是比較樂觀的,如果沒有進度,可能要花費半年左右。」

季柚聽了,略有些擔心道:「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第六星系這邊的星獸群,已經爆發了幾次小型暴動,萬一其他地方也有呢?

距離100年一次的獸潮,已經即將到了,在正式來臨時,整個人類生活的區域,會時不時哦爆發一些小規模的星獸異動,說是小型的,這只是跟百年的世紀獸潮相比較。其實,這些小型的星獸異動,也非常的危險。

面對季柚的關心,謝靈芝擺擺手,道:「我們在的這片空間非常安全的。沒有異常,並且,我們還有雇傭了自由佣軍保護。」

季柚道:「靈芝姐,你戰鬥力那麼弱渣,一定要注意安全啊,情況不對,立馬跑路,知道嗎?」

謝靈芝聽了,沒好氣道:「你戰鬥力才弱渣吧?」

季柚露出自己的肱二頭肌,道:「我哪裏弱?我雙E時你都打不過我,我現在可是雙B,一拳能打你10個!」

謝靈芝嘴角一抽,道:「行了。我要忙了。目前探測的這個新蟲洞,我們導師最近有了新的發展,最近事情很多,你沒事別打擾我。」

她要掛斷之際,突然又道:「我哥跟莉亞他們回來,或者給你發消息,記得給我說一下。」

季柚忙道:「嗯!」

說到阿芎哥與莉亞姐姐,他們兩人自從接了任務后,已經半個學期了,都沒有回來,季柚是真的擔心了。

謝靈芝嘴上不說,其實也特別的焦慮與擔心。也不知道這兩人是遇到了什麼危險。

季柚看着謝靈芝臉上不經意露出的焦慮,說:「靈芝姐,你放心吧,阿芎哥與莉亞姐姐肯定會保護自己的。肯定沒有任何問題!相信我,我的直覺特別准。」

謝靈芝斜她一眼:「你還有直覺這種東西?」

季柚驕傲地揚起頭,道:「那當然。我可是靠着直覺,跑贏了8級海鐵牛,打死了8級蝰蟲,躲過了2頭8級食腐鷲!」

謝靈芝:「……」

謝靈芝看她越說越來離譜了,擺擺手,道:「我知道了,你最牛!你天下第一牛!」

「掛了。」

說完,就掛斷了通訊。

季柚看着斷掉的通訊頁面。嘟囔道:「竟然不信我!我說的句句屬實,只是稍微作了點藝術加工而已啊!根本沒騙人啊。」

旁邊,矜持端坐着小金龍撇撇嘴,道:「跑贏8級海鐵牛,打死8級蝰蟲有什麼好吹牛的?我帶着修理工,還跑贏過9級火焰獸,打死過9級吸血蝙蝠呢。」

季柚:「!!!」

季柚來了興趣:「真的?修理工這麼厲害?」

小金龍傲嬌道:「明明是我更厲害,沒眼光的女人。」

季柚笑道:「是是是……你最厲害,不知道天狗大人現在還能辦到嗎?」

「咳咳……」

小金龍清咳一下,道:「這裏的空氣質量,一點也不好,我要出門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說完,立馬要扒開窗戶,就要跳窗。

季柚道:「機甲!站住,你敢離開一步,我就讓你天狗家族破產!」

小金龍:「……」

小金龍拍拍兜,道:「不好意思,窮光蛋一個。」

季柚:「……」

這副我窮我驕傲的口吻,真是……

季柚道:「我要訓練了,你自便吧。」

於是,小金龍立馬跳進沙發裏面,打開穆劍靈老師給的小包裹,扒拉一下,看起了電視劇。

當季柚訓練完,拖着滿身的疲憊走出沐浴室時,就聽到了滿屋子的電視劇響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