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2
38 Views

「看著情形,倒也不是不可能啊。怎麼會有走火入魔的跡象呢?不過這一關,挺過去就是光明大道!」炑林喃喃道。

Written by
banner

隨後靈魂之力向四周擴散而去,尋找著水冰兒。

最強的魂力波動來源在最高的山峰之上,炑林快速朝著那個方向飛奔而去!

「炑林!你個混蛋!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

隔著大老遠,炑林都聽到水冰兒的聲音,炑林一臉懵,什麼情況?我好像沒有惹到她吧?

離近一看,炑林便是看見水冰兒正赤手空拳捶打著一個冰雕,而那冰雕正是炑林的模樣……

炑林看到后:「……」

隱匿著氣息,靜靜地看著水冰兒摧殘自己…的雕像。

炑林看了好久,水冰兒也一刻都沒有停,她的眼角流著冰淚,手上通紅且流著鮮血。但是嘴中還是一口一個混蛋的說著。

最後還是炑林心軟,緩步上前,看著近在咫尺的水冰兒,剛想出聲,只見水冰兒一個轉身,一拳狠狠地捶在炑林胸口之上。

炑林強忍著沒有做任何抵抗,硬抗下她這一拳,「你,你怎麼了?」

「嗚哇!你這混蛋,到底要看多久才會過來?」

水冰兒緊抱著炑林痛哭著。

炑林錯愕一會,拍了拍她的後背和腦袋,什麼都沒有說,直到她的哭聲越來越小之後,這才鬆開了她。

「真不知道你這傢伙有什麼好的,我竟然會以這樣的方式領悟到領域!」水冰兒捧著炑林的臉,自顧自地說道。

「還有,不僅是雪舞,就連月兒和冷老師以及院長都對你流露著不一樣的情感,真是個不安分的主!」

這麼直白的話,炑林也明白水冰兒為什麼會這樣了。

炑林抬手將面具緩緩取下,對著水冰兒微微一笑。

水冰兒瞬間愣神了,小嘴微張,炑林直接印了上去!

「嗚嗚!」

水冰兒略微抗拒著,但是很快便被柔情替代,主動了起來……

炑林壞壞一笑,極致之火將兩人的衣物全部燃燒掉,水冰兒猶如驚弓之鳥般瞬間清醒過來,緊緊的護著自己的隱秘部位,口齒不清道:「我,你……」

炑林將水冰兒撲倒,趴在其耳邊道:「帶你深入領悟極致之冰和冰之領域…」

……

外界。

炑林一臉的笑意,而水冰兒則是滿臉通紅。

「月兒,他們這是什麼情況?都好幾個小時了。」

「我也不知道啊,姐姐的臉怎麼那麼紅?」

「誒,你說,他們兩個不會是在……嗯哼!」雪舞一臉「你懂得」的眼神示意著。

「這這這,應該不會吧……不行,我要阻止他們!」水月兒一臉憤慨道。

「別急別急,他們只是意識里而已,現實這裡可還是完整的哦!」

「這麼說也對哦!」

……

水冰兒的意識世界。

白雪世界的一點紅,那是……炑林的火焰燃燒著的光亮,中間水冰兒那邊也有紅,那是……咳咳咳。

此刻,炑林正將水冰兒抱在懷中,「怎麼樣?幫你升華了,嘿嘿!」

「你這混蛋!太壞了!」水冰兒紅著臉頰,輕輕捶了炑林一拳。

「難道沒有嗎?不可能啊!再來再來!」炑林嚇唬著道。

「誒別別別!有有有!嘶,好痛!」水冰兒神情痛苦。

炑林抱著她柔聲道:「乖,別亂動,休息一會再出去,我們剛剛那樣是屬於靈魂上的交融,雖然你外面的本體不會有事,但是靈魂的傷也不是那麼容易好的,你又不肯讓我幫我恢復,傻丫頭。」

「就不,這一刻,有哪個女孩子會願意要恢復過來的?這是一個見證!我愛你,炑林!」水冰兒深情的道。

「哼哼,可是愛我的不止是你一個呢?」炑林調笑道。

「啊!你混蛋!我不管,反正…反正不許你主動勾搭女孩子,面具也不可以隨便摘下來!至於…至於你愛的人,裡面有我,就足夠了……」

話落,水冰兒流著冰淚,緊緊地抱著炑林,至少在這幾個時辰里,炑林是屬於自己的!

「傻丫頭,別哭吶,我答應你,不會主動去勾搭女孩子,也不會主動在陌生人面前摘下面具。」炑林柔聲道。

「哼,這還差不多!」水冰兒傲嬌道。

炑林再次在她的朱唇上親了一口,道:「好啦冰兒,那我們先離開這裡吧,她們在外面該等著急了。」

……

外界。

炑林與水冰兒同時蘇醒過來,兩人這個姿勢,怎麼說呢?很贊!

炑林這會是抱著水冰兒的,水冰兒趴在炑林的胸前,而且兩人還是在床上!

炑林記得當時是在地上,而且雙手搭在水冰兒雙肩來著。

水冰兒惱羞著,雪舞和水月兒都離開了,不用說,肯定是她們乾的好事!

「雪舞!!月兒!!」水冰兒羞怒的咬牙切齒著。

炑林微微一笑,看來她們兩個還是很不錯的嘛。以後好好獎勵她們!

「混蛋,你還笑!」水冰兒感到好氣哦!

炑林嘴角掠起,將水冰兒撲倒,全力壓制著她,柔聲道:「乖,今晚別走了,陪我睡。放心,我知道基礎很重要,不會亂來的。我只想好好陪陪你。」

「嗯…嗯!」水冰兒別過頭輕聲細語道。反正,反正已經決定愛他了,就睡一覺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炑林為了讓水冰兒睡得安心一點,全力壓制著浴火,也為水冰兒取暖,運用火的力量,暖和著房間,一夜無話,睡得很安穩、很舒心。

。 吳原載驚訝的聽著提示音。

提示告訴他需要完成存活任務,這樣的話就能解開他的個人屬性面板。

「沒錯,這絕對是踏入超凡世界的鑰匙。」吳原載驚喜的呢喃著,這種驚喜是巨大的,是前所未有的新鮮感,甚至讓吳原載感覺自己很快就能擁有強大的力量。

也許不像是影音文學中說的那樣能飛天遁地,但是依然可以超越普通人。

聽到了吳原載的呢喃聲,姜夜的腳步並沒有停留,而是轉頭看向鬼嬰,露出了無奈的笑容,他雖然知道鬼嬰釋放了自身的陰冷氣息,沒想到竟然這麼快就影響到了普通人。

也許有些意思,但是對於姜夜來說卻沒有什麼,只是這世上又多了一名追尋超凡超凡力量的人。

看到那年輕人臉上激動興奮的神色,那是對未來的嚮往。

只可惜,放眼玩家的世界,卻沒有少年人所想的那麼美好。

姜夜的腳步一頓,微微歪頭。

抿了抿嘴。

若是說不沒美好的話,那就太寒磣了,畢竟超凡就遠勝於普通,也許有人會絕對普通人的生活很好,但是實質上超凡還是要更好的。

若說不美好,普通世界的不美好也比比皆是,人心如此,什麼樣的世界在本質上都是相同的。

甚至超凡世界還能給在普通世界絕望的人報仇的機會。

被人追殺,掉落懸崖,習得神功,然後開啟自己傳奇的一生,也許是一生傳奇的開始。

微微搖了搖頭,沒有在再多想,世界的本質大抵都是那樣的,想太多也沒有用處。

姜夜拍了拍鬼嬰的頭,鬼嬰趕忙收斂了自身的氣息,並且將自己完全隱藏在了姜夜的肩膀上。

「我們該回家了。」

紀元1890年,八月廿七,星期四。

姜夜看了看手機,現在應該是兩點多鐘,兩點多鐘的太陽,十分毒辣,鬼嬰蔫了吧唧的趴在姜夜的肩膀上,似乎多喘口氣都火燎燎的。

畢竟是大夏天的,頂大的太陽就像是磨盤,似乎要將所有人的脾性都給磨沒了才甘心。

「初九?」

帶著鬼嬰重新返回了育文中學,育文中學的監察調查員還是那些人,甚至還減少了兩個,異調局應該也發現沒有辦法時刻關注姜夜的動向,便撤走了幾人。

但是若是一個人都沒有的話,那就完全是睜眼瞎,所以還是要留下幾個人。

其實就是為了讓自己心理上占些優勢罷了,畢竟大事的時候看不到姜夜的出行軌跡,而遇到了小事,又不用看姜夜的出行軌跡,姜夜會放陰烏出去。

所以最後也就只能剩下些許的心理安慰。

「那裡是不是有個人?」

「是他回來了。」注意著姜夜所在方向的調查員神色凝重的說道。

剛才他們就莫名其妙的背了鍋。

明明他們已經上報了育文中學的異動,就因為沒有看到姜夜離開就被訓斥了一番,心中正窩火呢。

當然,就算是窩火他們燁不敢在姜夜的面前炸刺。

這可是異調局公認的猛人,以一己之力擊敗了三位S級調查員,並且逼迫的整個異調局沒法子和他戰鬥,如今整個育文中學都已經成了他的領地,還能有觸他的霉頭,還有誰敢觸他的霉頭呢?

「上報上去就行了。」調查員有些無奈的將手機拿出來,轉了個身,剛想拍個照片,想了想還是算了,就這樣放著就不錯。

育文中學瀰漫的黑霧翻滾,迎接著姜夜的進入。

姜夜進入校園。

校園並沒有什麼改變,因為場景的重塑,所以整個學校都跟著重新塑造了出來。

「咚咚咚。」

沉悶的腳步聲在走廊中響起。

雖然整個學校都空空如也,但是該有的設施一應俱全,甚至連水電都不曾斷掉,網路也能夠正常登錄。

巡視了一圈,整個學校最好的地方就是校長室,又大又敞亮,採光還好,所以姜夜心安理得的住了進來,翹起二郎腿將電腦打開。

「竟然沒有什麼加密或隱藏的文件夾。」

「學校就沒有什麼秘密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