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0, 2022
19 Views

『進不去。』

Written by
banner

寧初從他的嘶鳴聲中感受到了無奈,所以他推測它表達的就是這個意思。

裂縫太小了,它的體積進不去。

「裡面有危險么?」

嘶~

「我打算進去看看。」

嘶~

「你在外面等我,我去去就回。」

嘶~

寧初無奈,深吸了一口氣后,向深處的裂縫游去。

以他現在的實力,閉氣十分鐘不是問題。

如果五分鐘還不能游出裂縫的話,他只能原路返回,等回村找來氧氣罐再來探究。

下面的水溫度更低,黑漆漆,伸手不見五指。

好在他學會了探靈術,不需要眼睛。

這道裂縫在水潭的最深處,同時也是崖壁的最深處,大約一米五長,四寸寬。

以寧初的身材,勉強能擠進去。

雙手抓住裂縫上凸起的石頭,一點點向裡面遊行。

足足兩分鐘之後,裂縫內的空間才算是開闊起來,此刻探靈術已經反饋出裡面的信息。

寧初立馬加快速度。

又過了三分鐘,他呼啦一聲鑽出水面。

「這裡竟然還有一座峽谷?」

寧初好奇的觀察四周。

這座峽谷比於外面那個要大了數倍,而且更深,抬頭仰望,能夠看到明皓的月亮。

除了中間一處凸起的石台外,四周都是水。

除此之外。

從探靈術的反饋來『看』,水潭下方有很多骨頭。

「好大啊。」

寧初驚奇出聲。

他『看』到的骨頭,全都特別大。

不可能是人類的,至於是什麼生物,因為在水中浸泡的太久,已經腐朽的嚴重,看不出本來樣子。

「咦?」

「還有飛機?」

寧初再次驚叫。

探靈術的信息反饋出,在石台不遠處的水潭裡,赫然浸泡著一架飛機,半個機身都掩埋在淤泥中。

因為這條河水中含有礦物質元素,所以水中沒有生物和浮藻,甚至連水草什麼的都沒有,只有一層厚厚的水垢。

「這裡怎麼會有一架飛機呢?」

「難道是遇難在這裡的?」

寧初沒有猶豫,一個猛子扎到水裡,向深處游去。

很快,他來到飛機前。

這架飛機比想象中的要小得多,有點像戰鬥機,但造型頗為古怪,不是扁長的,有點橢圓形狀。

寧初回憶著,似乎從未見過這樣的飛機。

當然,他並不是軍事迷,所以對飛機的了解不深,也可能是某種自己沒見過的機型。

不過有一點,他十分奇怪。

那就是這架飛機保存的十分完好。

除了破損的地方外,竟然找不到一點腐銹的痕迹,這不得不讓他驚奇。

而且,機身上沒有任何國家的文字,只有零星幾個怪異的符號。

「難道是剛剛墜毀的?」

「看樣子也不像啊。」

寧初在心底自言自語,繞著飛機遊了一圈,隨即揮了揮手,利用靈力清理掉四周的淤泥和水垢。

很快,大半個機身luo露出來。

在機艙腹部的位置有一個扭曲的口子,機艙內的景象已經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機艙內沒有座位,只有一堆紅褐色的石頭。

而在石堆之中,還有一個青色的金屬箱子,箱子1米見方,沒有圖案、沒有標記,更沒有文字。

甚至,寧初在箱子上看不到一點銜接的縫隙。

說它是箱子,還不如稱為鐵塊更貼切些。

當然了,他現在也不太確定這種金屬是鐵,摸上去好涼涼、好硬硬,用手一搬……好重重!

「什麼東西?」

寧初心底充滿了好奇。

而且他還感受到,在這裡自己胸口和肩頭的傷口格外的癢,這種癢他很熟悉。

是長肉的癢。

肋骨處同樣如此。

「難道這些水能療傷的原因,在這架飛機上?」

寧初隨即將目光看向那些赤色石塊上,伸手抓了一塊在手中。石塊並不重,表面散發著暗淡的熒光。

「這是什麼石頭?」

他觀察許久,也沒認出來。

只怪自己讀書太少。

「算了,回去再研究吧。」

寧初一翻手,將石頭收入福地洞天中,隨即看向那個大箱子,雙手抱上去,將它搬了出來。

箱子很重,敲了敲,聽不出來是空心還是實心的。

念頭閃過後,箱子消失不見。

寧初又看了飛機一眼,轉身離開。

就在這時……

他的眉頭緊緊皺起。

探靈術又有新的信息反饋回來,那裡是水潭的最深處,有一扇門。

寧初先是回到水面深吸了幾口氣,隨後才重新向水潭深處游去,那裡十分幽深,距離水面足有五六十米。

再加上此刻是深夜,沒有一點光線。

他翻手從福地洞天中取出一把防水頭燈,戴在腦袋上。這是在洛城時收集的救援物資之一。

頭燈的光芒在水的折射下,光線很分散。

他的目光重新落在眼前的門上。

這扇門和剛剛的飛機應該是同一種金屬打造的,同樣上沒有半點腐銹的痕迹。

沾附在上面的水垢很厚,顯然存在很久了。

「奇怪,這裡為什麼會有一扇門?」

「是誰修建的呢?」

經過短暫的沉思之後,寧初的腦海中瞬間蹦出兩個字——古墓。

他懷疑這裡是一座古墓。

因為地勢比較低的緣故,被雨水淹沒,或者說,這本來就是一座水下古墓。

可是……

他很快又有了新的疑惑。

面前的門和水下的飛機是同一種金屬材料,也就是說,門和飛機是同一時期製造的。

可是……古代時候,怎麼可能會有飛機呢?

難道是近代的產物?

對了,水下的那些巨大骨頭又是怎麼回事?

寧初只覺得自己的腦袋嚴重不夠用了。

趁著胸中還有氧氣,他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伸手向面前的門推去。

然而,任他如何用力,兩扇門紋絲不動。

要知道,寧初現在的力氣比黑子還要大,雙手發力絕對能達到600公斤。但即便如此,依舊無法撼動。

就像螞蟻撼樹,差的不是一絲半點。

寧初有預感,想要推開這扇門,人力不可能做到,除非用重型機械或者上火藥。

胸腔里的氧氣就要耗盡,他只能暫時放棄,游回水面。

呼吸了幾大口空氣后,寧初的腦子重新靈光起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