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2
34 Views

一個雙手舉著匕首的身影出現在小賊眼身後兩步的位置,是消失不見的族長黑鰭氏族潛伏者。

Written by
banner

黑鰭氏族潛伏者兇相畢露,他原本想要用潛行技能靠近並殺了小賊眼,取走她手上的戒指。

沒想到差一點就得手的時候被冰霜新星凍住雙腳,破了潛行。

「我是黑鰭氏族的族長,必須由我來提出要求。」黑鰭氏族潛伏者戾聲戾色地朝小賊眼大吼大叫,一張魚人大口像是要活吞了小賊眼。

黑鰭氏族潛伏者叫聲很大很聒噪,正和小賊眼談交易的海巨人達古恩被吵得皺起了眉頭。

「吵鬧的小東西。」海巨人達古恩不滿交易被中斷,朝着黑鰭氏族潛伏者一聲怒吼。

這一聲吼如晴天霹靂,黑鰭氏族潛伏者嚇手中的蛛牙匕首都掉落在地上。

小賊眼知道自己的冰霜新星只能凍住族長幾秒鐘時間,她見到族長的匕首落地,趕緊向大頭魚人使了個眼色,然後自己奮力向地上的蛛牙匕首撲了過去。

黑鰭氏族潛伏者見到小賊眼突然發難,正要一腳把她踢開,卻被一記閃電箭擊中。

小賊眼順利抓住蛛牙匕首,毫不猶豫地把匕首插入族長的小腿,大量暗牙蛛后的毒液注入黑鰭氏族潛伏者的體內。

暗牙蛛后的劇毒只需小小的一滴就足致成年魚人於死地,連黑鰭氏族潛伏者也沒有解毒的解藥。

海巨人達古恩心情不悅,他不願意浪費時間觀看幾個小小的魚人在他面前打打鬧鬧,他緩緩舉起了手中的帆船桅杆。

小賊眼見狀哪裏敢再猶豫分毫,她趕緊把戒指從手上取下,然後用盡全力把戒指朝達古恩的方向扔去。 ,

[]

兩人終於出發后,已經等了好久的遲郁開始抱怨。

「真是的,都是去參加我媽的壽宴,憑什麼你那前夫就走得那麼早?你就得這麼晚,難道你這保姆還就低他一等不成?」

溫栩栩不想說話。

她現在才出來,自然是不想讓那個男人發現她也會去宴會。

不過,這花孔雀有句話是真的戳到她了。

她這個保姆……

溫栩栩唇瓣緊抿,不願意吱聲。

遲郁看到她不說話,這才察覺到是自己又說錯話了,於是趕緊岔開話題:「行了行了,咱們不說這事了,待會我想帶你去化妝穿禮服。」

「還要化妝?」這句話果然把溫栩栩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

「化什麼妝啊?需要弄得這麼隆重嗎?」

「當然啊,你不知道,我媽給我介紹的那什麼市長千金,來頭可不小,如果你沒有把她給艷壓下去,我看我擺脫不了。」

遲郁一邊開著車,一邊忿恨不平的把他這麼做的理由說出來。

溫栩栩聽完,頓時覺得更無語了。

這傢伙是不是腦子有毛病?居然還認為她溫栩栩化點妝就能艷壓市長千金?他眼睛都白長了嗎?

「遲郁,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覺得你現在最好重新換人。」

「為什麼?」遲郁愣了一下。

「因為你眼睛有問題啊,我溫栩栩能跟市長千金比?我已經人老珠黃,都是三個孩子媽了,人家姑娘還正青春年少,你那隻眼睛看到我還能艷壓她?」

溫栩栩就像看白痴一樣盯著這個花孔雀。

然後,遲郁就凝住了。

他的眼睛就盯在上方那塊後視鏡,嘴唇微張,很長時間都沒有說話。

這女人,是不是對自己的臉有什麼誤解?

難道她從來都沒有照過鏡子嗎?

遲郁覺得今天有必要讓這個獃子好好知道,她到底長啥樣?

一腳油門踩下去,蘭博基尼在馬路上一路飛馳,沒多久,兩人就來到了市中心,找到了遲郁的私人化妝師。

「給她弄一下。」

「好嘞,遲少!」

化妝師看到了溫栩栩那張臉,也是馬上眼睛一亮。

沒有人知道,女人的臉,漂不漂亮?優不優質?化妝師是最有說話權的,因為,他們就是吃這碗飯的。

半個小時后,當溫栩栩出來,果然驚艷了所有人!

「天哪,這是誰啊?這也太漂亮了吧。」

「對啊,比起我們娛樂圈裡的頭號美人梵心如都要漂亮啊,這到底是那裡冒出來的?是娛樂圈裡要新進的人嗎?」

「應該是吧,遲影帝介紹來的。」

人群中,有人提了一下遲郁的名字,立刻,大家都又是嫉妒又是折服的噤了聲。

而此時的遲郁,渾然不覺已經看呆了。

溫栩栩確實是漂亮的。

但是,她的漂亮,不是那種一眼便衝擊力十分強烈的美艷,而是如精雕細琢出來的上等璞玉般,她氣質里有種與生俱來的高貴典雅,精緻小巧的五官素顏時不會那麼惹人注意,可一旦化妝后,那便如同著了色的水墨畫一樣,一顰一笑華貴明艷,驚為天人。

真是讓人連魂都給勾沒了。

霍司爵那瞎子,為什麼放著這麼好的寶玉不要?去撿那一坨臭狗屎呢?

遲郁晃神間,控制不住的心就狂跳了起來。

「遲郁?」

「……啊?」

遲郁這才回過神來,有些尷尬的撿回自己的形象。

可溫栩栩似乎還沒有意識到自己長啥樣,她現在很不舒服,這身白色抹胸長裙實在太隆重了,露的也太多了,她十分不習慣。

「遲郁,能不能不穿這個?」

「為什麼?很好看啊,我跟你說,你就是要這樣穿,也要這樣打扮,我才有希望,小獃子,我這後半生可就全壓在你身上了,成功后,我再給你加一百萬,怎樣?」

遲郁連忙激動勸阻,甚至,為了讓這個女人就穿這個過去,他還不惜又加了價。

溫栩栩皺了皺眉。

倒也不是為了他加的價,而是他說起這個市長千金的時候,那滿臉的厭惡和痛恨,讓她忽然想到了當年的自己。

是啊,誰願意跟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結婚呢?

溫栩栩最終就穿著這個和遲郁一起去參加壽宴了……-

而與此同時,從國外回來的顧夏,也精心打扮好了后,和她的姑姑顧青蓮也已經到酒店了。

「姑姑,聽到司爵會來嗎?」

「他來不來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老爺子叫去的,這就夠了,只要你出現,大家便都知道你就是被認可的霍家少奶奶了,懂嗎?」

顧青蓮只回答了她這一句。

顧夏聽到,便在後面捧著那份價值上百萬的壽禮笑了。

「不過,今天不知道溫栩栩會不會過來?」

「她會來的。」

同樣也是濃妝艷抹的顧夏,在聽到姑姑話后,她妖冶如火的紅唇揚了揚,十分篤定的來了這麼一句。[] 時家,在濱江。

那是一套三層的小別墅,已經有些年頭了。

時繁星到的時候,卻發現這裡已經跟從前完全不一樣了。

她喜歡星星,爸爸就專門把別墅的鐵門都換成了星星的圖案,她是時家唯一的女兒,是爸爸和媽媽寵上了天的小公主,什麼都依著她。

可是現在,那扇星星圖案的大門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金色纏枝薔薇,一片明晃晃的金色,艷俗的像是要閃瞎其他人的眼睛,好像生怕別人不知道這家的主人有多富有。

一看,就是舅舅的審美,又土又Low。

按了門鈴后,傭人來開了門,趕緊把她迎了進來:「小姐,你終於回來了!」

她已經好久都沒有回過時家了。

一來,六年前那場車禍之後,舅舅盛遠全盤接手了時家和封家,他們一家也住進了時家這棟別墅里。這裡已經不是從前的時家了;

二來,她時間緊迫,得抓緊時間挽回封雲霆,再懷上一個孩子救小陽。

再踏進這個房子,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小姐,跟我來吧,夫人很想念你。」

可是傭人帶著她去的方向,卻不是之前爸爸媽媽住的主卧室,而是……客房。

傭人壓低了聲音,小聲對她說:「你舅媽覺得客房太小了,於是就做主讓夫人搬去了客房,她跟你舅舅住在主卧室。她還帶來了一個女兒,是跟前夫生的,現在住在你的房間……」

時繁星聽得很不舒服:「憑什麼?這裡還是時家吧?」

傭人十分無助:「小姐,自從老爺去了,這裡哪裡還有時家的樣子?夫人本身就性格軟弱,被人欺負也不敢吭聲,不想給你添麻煩,誰知道夫人越是退讓,他們就越得寸進尺。沒辦法,現在是你舅舅掌握了時家,就連我們這些傭人的工資都是他發的,誰敢頂撞他?要不是看夫人這一次病的實在有些嚴重,我也不敢給你打電話……」

還沒走到卧室,就聽到母親壓低了聲音的啜泣聲。

「就是這裡了。」

時繁星推開門,明明現在是白天,可整個屋子陰森又漆黑,空氣中有一股腐朽的味道。

「媽,我回來了。」

躺在床上的人微微動了動:「……小星星?」

聽到這個聲音的一瞬間,時繁星的眼淚就落了下來。

面前這個女人,形如枯槁,面色蠟黃,瘦成了一把骨頭,臉頰都凹陷了下去,整個人說不出的虛弱。

哪裡還是她那個美麗溫柔的媽媽?

「媽,你怎麼……」

「沒事沒事,你小聲一點,」孫婉真拉住她的手,樣子十分害怕,「別讓你舅舅聽到了,他會不高興的。」

時繁星不解:「舅舅聽到了又怎麼樣?你生病了,他不送你去醫院就算了,連我回來看我媽他也要不高興?」

孫婉真似乎欲言又止,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你舅舅他……算了,不說他了,你不是去M國了嗎?怎麼突然回來了?你跟雲霆和好了嗎?」

「我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