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2
15 Views

他妹妹可是家裏的掌上明珠,是顆茁壯成長的小白菜,怎麼現在……

Written by
banner

這小白菜自己湊上去讓豬拱呢!

這不科學!

兩個最先進去的大男人,皆是愣在了那裏。

旁人就不同了,多是挪喻曖昧的目光,鍾影最是給力,拿起手機就是「咔嚓」一張。 一群黃毛小弟們,叫囂著……直接上前,就要將早餐攤給掀翻。

四周,所有食客們,都驚恐的起身,四處逃離。

這群混混,一看就是惹不起的人啊。

早餐攤前的食客們,都只是普通老百姓,誰也不想惹禍上身,只能逃離。

整個攤位現場,只有秦蒼穹和薇婭,倆人,還平靜的坐在早餐攤桌上。

秦蒼穹眸光淡漠,依舊拿着筷子,享用着早餐。

對於攤位前的這一幕,他似乎,全然不在乎一般。

他向來不喜歡多管閑事。

這天下,不公之事,太多太多。

若每一件事,都需要他親力親為去管。

那,他如何管得過來?

縱使是帥,也不可能三頭六臂。

分身乏力。

此時的秦蒼穹,面對那群混混的叫囂和打砸,全然不在意。

他只是安靜的坐在攤位前,享用早餐而已。

任由那群混混們搗亂。

彷彿,全然不將那群混混們,放在眼裏一般。

而,餐桌一旁的薇婭,則是俏臉有些複雜煞白,獃獃望着這一幕。

她此時,已經被眼前這一幕給嚇住了。

她見秦蒼穹不起身。

她也不敢起身,只能這麼坐着。

那群混混們正欲打砸,結果……卻見到早餐攤前,還有一男一女坐着?

一名混混登時上前,怒打發道,「操你媽!還不滾?!」

可,那名混混話音剛落。

「轟……!」他整個人,直接被一股罡氣掀飛上半空!

「轟啦!」那名混混被轟飛出了數十米遠,身軀狠狠落地。

「噗!」他口中一大口腥血狂噴而出!

那名混混雙眼一瞪,當場昏死過去!

嘩~!

全場,所有混混們面色頓時驟變?!

十幾名混混的目光,瞬間鎖定在秦蒼穹身上。

「唰~!」

下一秒!

十幾名混混,齊齊上前,將秦蒼穹的餐桌,圍堵的水泄不通!

那名帶頭的黃毛紋身男,叼著煙,眸光冷厲,一步一步,走到了秦蒼穹面前。

「我們鐵狼會在辦事兒,你他媽還敢坐着?!」那名帶頭黃毛紋身男,聲音冷厲桀驁,冷冷叱道。

秦蒼穹依舊無動於衷,淡然的坐在餐桌前,享用着豆漿油條。

對於黃毛的質問,他彷彿當成了空氣。

「你他媽,耳朵聾了嗎?!」黃毛紋身男面色猙獰,猛地抄起棒球棍,狠狠朝着秦蒼穹的腦袋,當頭直接劈了過去!

「錚。」而,就在棒球棍即將砸落下來的瞬間。

秦蒼穹突然抬手,輕而易舉的,將那柄棒球棍抓在手中。

『嘎啦!』他右手抓着棒球棍,輕輕一扭。

整根金屬棒球棍,直接當場……被扭成了鐵麻花!

唰~!!

親眼見到這一幕,那黃毛紋身男的瞳孔一縮!

猛地倒退了兩步!

這?!

這他媽?!

還是個人類??

徒手,將金屬棒球棍,給扭成了鐵麻花??

這他媽,怎麼可能?!

四周,所有的黃毛小弟們……

圍觀群眾們,也紛紛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這一幕……、

秦蒼穹鬆開手,將那跟鐵麻花棒球棍丟落在地。

他微微抬眸,眼角餘光,掃了那黃毛青年一眼。

「你,打攪到我用餐了。」

他的聲音冷漠無比,帶着一股冷意。

黃毛青年好半天才反應過來!

他猙獰怒道,「我打擾你麻痹!!你他媽,不知道我們鐵狼會嗎?!草!」

「弟兄們,給我上……!弄死他……!!」黃毛紋身青年面目猙獰,對着手下一聲厲喝…!

可,黃毛紋身青年的話音剛落下。。 來到檻元山取水,張玄也是計算過的,此地處於榮國東南方,乃是交界之處,不過因為檻山緣故,就像一個巨大門檻攔住了普通人的腳步,估計也正是如此,所以旱災沒能過來。

檻河水流量豐富,視線之中河面寬處有數十丈,水域極深,估計常有蛟龍出沒。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作為天地靈氣逐漸上升的時期,水中容易產生水煞,與火煞、血煞不同,水煞常表現出陰寒之效果。

而龍類大多為玄陽,最喜歡這種水煞,能將煞轉換為靈氣。時間久了,龍類居住之地的水質會比其他地方好上太多,而且修為越高的龍效果就越強大。

至於這檻河有沒有龍,張玄不知道,但這水質確實可以,有淡淡的靈氣環繞,用來澆灌榮國三年來的乾旱的土地絕對是沒問題。

三年乾旱,因為有妖魔作祟,那些土地中的靈氣估計已經損耗太多。

靈氣與煞氣是一體兩面,靈氣少了煞氣就多。要是普通之水不一定能起到作用,就像天庭雨部龍族所降下之水,靈氣含量極低。只要不消除妖魔,估計就算下到地上,也會直接蒸發或者不能使用。

布雨旗捲動河水往旗中而去,不一會兒就水面便下沉了兩寸。

見到河水下沉,張玄立即收起旗幟,收水是用來救生靈的,不能因為陸地上的就放棄水中的生靈。所以每條河流汲取一點水,多跑兩趟就是了。

查看了一下布雨旗中的儲水量,短短兩個時辰便已經滿足了四分之三,看來這檻河水雖然平面風平浪靜,但實際流量不是一般的大。

正當張玄要走之時,突然感覺河中有東西上來。

「突那道人,你是哪座山上的修行,不知道這裏是我們大王的水域嗎,取水也不打個招呼。」

河面之上,只見露出一個魚頭的小精怪,張玄一愣,按理來說這河段應該還沒有河神才對,怎麼會突然冒出一個大王。略帶疑惑問道:「吾不記得這檻河有水神或者龍啊,你們家大王是何方神聖。」

似乎是張玄語氣激怒了魚妖,大叫起來,一揮魚鰭掀起一陣不小的浪花:「我家大王乃是大周欽點的檻河河神,你這雜毛道人,竟然敢來私自盜水,真是膽大妄為,看招。」

見浪花襲來,張玄後退兩步,然後浪花打在腳邊就停了下來,看起來也沒太大的威力,估計被打到還沒人家打一拳嚴重。

「啊,怎麼可能,你這道人到底裝了多少水啊,為何這浪花打不中你。」魚妖正奇怪為何今日這浪頭打不中人,突然看見岸邊的石頭上水印下降了不少,看起來至少兩寸。「報告大王,不得了了,有人來搶水了。」

河流極速涌動,好似有龐然大物要出現了,看得張玄右手往後面一伸,出現無極鐲準備來個迎頭板磚,以德服人,不對,服妖。

噗的一聲,看似氣勢極凶,實則只竄出來一隻磨盤大小的三足蛤蟆。嚇得張玄還以為是條龍呢,鐲子都準備好了。

「呱,你是何人,敢來偷我金蟾子大王的水,真是不要命了,看招。」

一條紅舌一下飛出,直擊張玄面門,其上還有口水滴答,看起來相當噁心。

張玄可不像被這東西碰到,神念一動,憑空拽住蛤蟆舌頭,將整個蛤蟆左轉三圈,右轉三圈。見魚頭怪還在水中,神念發威連魚也逮了起來,一起施展無敵風火輪大法。

待到幾圈過後,魚頭和蛤蟆皆口吐白沫,倒地不起,看得張玄一臉無語,堂堂一個河神,有那麼弱嗎。

取出照妖鏡,輸送了點法力,一陣黃光襲向岸上的蛤蟆和魚怪。

黑煙纏繞,原本還在昏迷的兩妖瞬間清醒過來,見光亮照在自己身上,不由大叫起來。

「先別叫,你們到底是什麼哪裏來的精怪,敢冒稱河神,不知道冒充神祇是死罪嗎?」

金蟾聽張玄問話,忍住皮膚灼燒之痛,開口說道:「上仙饒命,我等確實是這檻河河神,乃是大周王朝親賜,不相信的話我這還有文書為證。」

「文書,取出來我看看」見蛤蟆說的有模有樣,張玄暫時收了照妖鏡。

黃光一消失,兩怪立即感覺自己好像活了過來,蛤蟆張嘴吐出一份文書。

文書一出,張玄就知道這蛤蟆沒說慌了,這上面確實有人道之氣,不過發佈文書之人這腦子是被驢踢了還是怎麼說,找河神也不招兩個厲害點的。

展開文書,上面寫着一大竄讚美之詞,最後才是這檻河二十八河神之一。

看得張玄是真的無語,一條河能養得起一個河神就算牛了,還二十八個,這不是扯嗎?

「你這河神位不會是買來的吧!」

「上仙,你真聰明,還真是買的,花了我好多錢,要不是還能賣水收錢,估計早就虧死了。呱」

買來河神之位用水賣錢,張玄感覺自己已經跟不上這些操作了,你說買賣官爵都還相信一點,買河神到還是第一次見到。

「你們這官爵,不對是河神之位是花了多少錢買的,這水又是怎麼一個賣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