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6, 2022
17 Views

他是莫尤的帝王,將來還會是宇宙的帝王。

Written by
banner

「總之,我要你用一切手段殺死她,基因戰士也好,槍炮也好,我必須要看到她那顆血淋淋的腦袋出現在我的面前。」

……

嗡~

音波在腦子裏回蕩,凱爾揉着微微脹起的太陽穴意外的說:「居然是暗能壁壘,靠蠻力撞不進去,用金焰的話……

殲星艦如果在這種距離爆炸的話,那麼頭頂的人造恆星也會受到波及,真是讓人頭疼。」

因為是在自己的家中,所以不能肆無忌憚的動手。

而且出現在天使之城上空的還不止是一艘殲星艦而已。

通過剛剛一位天使小妹發來的信息,凱爾得知,在天城的其他幾個方位也出現了獸體的戰艦,其中不乏有殲星艦。

而凱莎在離開時則帶走了天城百分之九十的戰艦,剩下的那些也完全無法抵擋這樣一支恐怖的艦隊。

「凱爾姐,我們求援吧!」

一位女天使如此提議道。

但是幾乎是她開口的瞬間,凱爾便否定了這個提議。

因為凱莎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趕回來。

天使艦隊為了快速前往各個星系戰場,幾乎是不計能量耗損的在進行蟲洞航行,如今凱莎她們的能量已經無法支持一支龐大的艦隊在短時間內極速躍遷回來。

而小股部隊的話,估計會在出了蟲洞的瞬間被獸體偵測到,然後用驚人的火力將其吞噬。

凱爾是不會允許自己保護的天使就這樣無辜的死去。

但是天城此刻也是危在旦夕,單憑凱爾自己又該如何面對這滿天的敵人?

無堅不摧的王命握在左手中,以最強姿態立於天空中的凱爾陷入了困境之中。

天使之城有着強大的暗能壁壘,可以吸收已知宇宙中百分之九十的攻擊。

但這種吸收是有上限的,一旦暗能壁壘吸收的攻擊能量超過了那個上限,那麼天使之城內的所有天使都必定會成為獸體戰艦的炮靶。

「殿下,」通訊之中突然傳來了米迦勒的聲音,他說:「剛才我試着入侵獸體的信息庫,但是被人攔下了,用的是一種我從未見過的防火牆。

理論上,那不應該是獸體該有的技術,反而更像是一些更高級文明的技術。」

「幫他們的是一個神河文明的頂級科學家,名字神河那邊沒說,但是可以知道的是,那個科學家擅長的領域幾乎是全方面的。」

凱爾一邊注意着眼前的戰艦一邊在通訊中回答道。

「殿下不能直接用耀斑轟炸嗎?」

「想過,但是不能。我們頭頂的恆星可沒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穩定。

嘖,要是能把那暗能壁壘打開就好了,獸體們的秩序還處於王權秩序,殺了他們的王,就能瓦解他們這一整支戰艦。」

話正說着,凱爾的瞳孔突然猛的一縮——在她的視線中,一個金色的身影正在以星際戰艦般的移動速度接近她。

「好快!」

左手腕剛一抬起,凱爾就感覺到了一陣巨力從劍上傳來。

金色的雙眼聚焦完畢,凱爾才看見了自己身前出現的是個什麼存在——

一隻一米七的金毛猴子,身上穿着一套耀眼的血紅色鎧甲,手裏拿着一根黑色的紋著紅色「龍」紋的棒子,足足有碗口來粗。

凱爾感受到的那股巨力正是從那棒子上傳來的。

「什麼鬼,好大的力氣。」

咬着牙,凱爾雙手死死的握著劍柄,右肩的鎧甲抵著王命的另一面劍刃,全身都在發力。

反觀另一邊,那隻突然出現的猴子卻沒有太大的壓力,臉上甚至出現了一絲譏諷。

「嘿嘿嘿嘿,小姑娘,力氣不小啊。

沒想到俺老孫在死後還能遇到你這樣的人,嘿嘿嘿……這次可算是可以打個痛快了。」

自稱老孫的猴子在話音落下后,身子猛的一縮,突然就從凱爾的身前消失了。

「不見了?」

凱爾看着眼前空無一物,便快速的在四周搜尋剛才那隻猴子的蹤影。

但是找來找去,前後左右都沒有那猴子的身影,彷彿他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一樣。

看着大屏幕的莫尤帝王也是在見到老孫消失后立即向吳恩大聲問道:「那隻猴子呢?!該不會是害怕天使凱爾而逃了!!」

原本從來都不會與莫尤帝王爭論的吳恩這次卻意外的開口道:「他是絕不可能逃跑的!一百萬年前不可能,一百萬年後的今天更加不可能!」

吳恩比任何人都了解那位自稱老孫的超級戰士。

那是一位存在於百萬年前的盤古文明中的一位超級戰士,擁有搬山的巨力,無堅不摧的神體、以及超出科學理解的暗能運用方式。

雖然不知道那麼強大的戰士是如何死去的,但是在不斷復原那位戰士的同時,吳恩也通過他的暗能量數據看到過一些零星的畫面。

其中不乏有以一己之力對抗百萬超級戰士的畫面。

這樣一個戰士,怎麼可能會在戰鬥中逃走。

果不其然,就在吳恩話音落下的時候,屏幕之中又出現了老孫的身影。

「呔!」

一聲暴喝。

一根七噸重的棒子突然出現在凱爾面前,向她當頭劈下。

轟!

一道肉眼可見的衝擊波從凱爾的頭頂向著四周擴散開來。

而在那衝擊波擴散的同時,不乏有嗡嗡嗡的金屬震顫聲響起——那是老孫的棒子敲在凱爾兩隻瑟銀手臂上發出的聲響。

「四臂小神通?!」

老孫驚呼了一聲,然後身子猛的向後一倒。

一柄長劍擦着他額前劃過,一縷縷金毛在空中飄蕩著。

「反應真快。」

因為攻擊不中的凱爾低語一句,隨後瑟銀製成的雙手從身體左右兩旁的空間漣漪之中抽出了兩把烈焰之劍。

望着遠處踩在一朵白雲至上的金猴,凱爾大聲問道:「你是什麼人!我從來沒有聽說過你這樣的超級戰士。」

「那你這小姑娘可算是孤陋寡聞了,」老孫單手拿棒舞了一個棍花,同樣大聲的回道:「聽好了小姑娘!俺老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齊天大聖……孫悟空是也!」

「孫悟空?!」

聽到這個名字,凱爾不知道怎麼的,心底湧起了一股崇拜之情。

但是瞬間,她就將這種莫名的情感壓回了心底。

——一個從沒見過的獸體戰士,我怎麼會崇拜他?

右手輕輕撫過橫於身前的王命劍刃,凱爾道:「我管你是孫悟空、還是空悟孫,想要傷害我的同胞,就必須先過了我這關!」

遠處的孫悟空聽了凱爾的話反而笑了起來。

「你這小姑娘好生不講道理,明明是你們要殺了那些無辜的小妖,如今反倒反咬俺老孫一口了。」

「無辜?」凱爾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她怒聲向著孫悟空說:「等我殺了你,就知道他們無不無辜了!」

嗖——!!

金色的翅膀掀起一陣狂風,凱爾化作一道金色的流光向著孫悟空刺去。

而在這過程中,不知是怎麼的,雙方居然默契的朝着對方伸出了手,遙遙一指,然後疾聲道:

「定!」×2

空——

暗能量的衝擊波從天空中的兩處擴散開來。

原本還在飛行的凱爾突然像是被停止了時間一樣,全身保持一個動作停在了半空中。

而另一邊的孫悟空也感覺自己像是被人死死的捏住了全身上下的每一個細胞,一動都不能動。

——他怎麼會這招?!

凱爾十分不解。

如果只是單純的物體控制她是不會驚訝的,但重點是,那個名叫孫悟空的傢伙控制她的手段跟她如出一轍,就連暗能量調動的多少都一樣。

要知道這一招,凱爾可是最近才完善好的。

根本不存在被人學會的可能。

遠處的孫悟空心裏也是同凱爾一般吃驚。

——這個小姑娘先是用了「三頭六臂」的小神通,現在又用了跟俺老孫一樣的定身咒,這可真是怪哉。

孫悟空可是知道他現在處在的這個世界已經不是他曾經的那個時代。

他的時代已經隨着那一場戰爭煙消雲散了。

按理來說,定身咒這個屬於那個時代的招數是不可能有他之外的人會的。

——難不成是有哪個傢伙躲過了一劫,又或者是跟俺老孫一樣,被人起死回生了?

想到這裏,孫悟空輕而易舉的解開了凱爾對他的定身,然後向著凱爾問:「小姑娘,你的師傅姓甚名誰,是何方人士?!」

「我沒有師傅。」同樣解開了定身的凱爾淡淡道。

——就算有,也已經被我親手殺了。 萬一他們的后媽,也想給他們吃毒蘋果,該怎麼辦?

她肯定害怕,他們會跟她的孩子搶爸爸的,到時候就會想盡各種方式毒死他們。

露露也不知道是不是腦補的太逼真了,竟然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把辰辰給嚇了一跳。

辰辰一臉茫然的看著露露,隨後從床頭柜上拿了紙巾盒過來,幫她擦眼淚。

「你怎麼還哭上了?剛才不是還開開心心的嗎?怎麼說哭就哭啊,你們女孩子還真是難懂……」

露露哭得特別傷心,一想到自己可能就快死了,她就害怕的要命。

「哥哥,萬一我們被毒死了怎麼辦?」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