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3, 2021
343 Views

冠榮華抬頭便看見不遠處的牆上掛着一張畫像,畫像中有個絕色的女子。

Written by
banner

這名女子頭戴玉釵,身穿素色錦袍,手中執著一把綉扇。

冠榮華細細看去,竟然發現畫中的女子竟然長得和慕胤宸有幾分相似。

難道這張畫像上畫着的是慕胤宸已故的母后?

此處正是慕胤宸已故母后的宮殿,牆上掛着她的畫像並不奇怪。

「你在看什麼?」

冠榮華正看得出神,突然聽到從身後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她轉過身,發現慕胤宸正提着食盒朝她走來。

冠榮華心中一喜,立馬迎了過去。

原以為她會在這兒餓肚子,沒成想慕胤宸居然會給她送來吃食。

剛見到冠榮華一邊接過食盒,一邊問道:「我擅自用了你母后的宮殿你不生氣?」

慕胤宸先也不想,立即搖了搖頭,「我母後生前便是個善良的人,即便是身邊的宮女犯了什麼錯,她也不忍心重責,若是知道你為了拯救眾人才會借用這個地方,她是不會怪罪你的。」

聞言,冠榮華這才完全放下心來。

原以為她擅自借用玉坤宮,慕胤宸即便是不怪罪心中也會有些不悅,沒成想他心中一點兒不在意反而還在開解她。

頓時覺得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有些羞澀著低頭擺弄著慕胤宸提來的食盒。

若是旁人擅自動了玉坤宮,他定然會勃然大怒。

但是冠榮華是他想要娶回府的女子,只不過現在還不是提起此事的好時機,他才一直將此事埋藏在心中。

從暗五那兒得知冠榮華來到玉坤宮,他心中並無不悅,反而暗藏欣喜。

冠榮華是他心中認定的六皇子妃,他早就想將冠榮華帶來玉坤宮見見母后。

只是此事沒有挑明,慕胤宸沒法子正大光明的帶着冠榮華來玉坤宮,得知冠榮華在玉坤宮,他忙完正事之後,立馬馬不停蹄不惜翻牆進宮。

慕胤宸走到前皇后的畫像前,給她上了一炷香。

接着轉身朝冠榮華走去。

此時,冠榮華正在將食盒中的飯菜往外端,見到慕胤宸走來,她抬眸看向他,「你用過晚飯了嗎?」

「沒有!」慕胤宸搖了搖頭答道。

他擔心冠榮華在宮中餓肚子,讓暗五準備了食盒,立馬就進宮來了。

「那你也坐下來一塊兒吃一些吧!」

「嗯!」

冠榮華從食盒中將所有的飯菜取出,將一碗飯放在慕胤宸的身前。

冠榮華肚子實在是餓得難受,所幸這兒也沒有外人在,冠榮華不等慕胤宸先動筷,便搶先夾了一筷子菜放在碗中大口吃了起來。

慕胤宸見了嘴角微揚。

自從兩人回到夏國之後,因為規矩禮儀,她似乎一直都戴着一層面具,兩人之間彷彿生疏了很多。

這一刻,他彷彿又回到了南疆兩人暫住的小院之中。

他們兩人之間沒有尊卑之分,也沒有那麼多世俗規矩。

相比而言,她更喜歡這樣的冠榮華,這樣的狀態下兩人的距離似乎更近一些。

見慕胤宸沒有動筷,冠榮華抬眸提醒道:「殿下不吃嗎?」

「你多吃點兒!」

慕胤宸簡單地答了一句,拿起筷子夾了一筷子菜放在冠榮華的碗裏。

看到慕胤宸放在她碗裏的菜,冠榮華突然想起白天柳江詩給慕胤宸倒的那杯茶。

那時柳江詩似乎要和她說些什麼,卻被丫鬟給打斷了。

雖然她並不是慕胤宸的誰,他也沒必要向她交代什麼,但是他對柳江詩有些曖昧不清,轉頭又對自己這麼好。

難道他對所有的女子都是這樣對待?

這般想着,冠榮華面色微沉。 夜間果然如陸可寧所言,狂風肆虐,大雨滂沱。

次晨依舊。

許多同學沒有準備雨具,被淋成了落湯雞。

李星星打著傘,冒雨進教室,夏明星則披著雨衣進火車站。

真是隔著幾條街,小夫妻享受同一片風雨。

夏明星跟李星星一樣,從不虧待自己,托徐父幫忙買一張高級軟卧,拎著從華僑商店裡買給家人的禮物,舒舒服服順順利利地一路躺回梧桐市。

他只有一個念頭,早去早回。

過兩天就是周末了,不知自己能不能趕回來和老婆相聚。

希望可以!

他想著李星星,李星星也在想他。

上課第一天,聽著外面的暴風雨,想著自己的小夏哥。

上課第二天大雨初歇,面對一片狼藉,依舊在想她的小夏哥,不知他是否已順利到家。

第三天,想他想他想他,更想他了。

學習之餘,滿腦子都是他。

十一號是周末,周六下午即可自由活動。

婉拒同學們逛公園的邀請,李星星拎著臟衣服回家,急於知道夏明星歸來否。

踏出校園,她沒看見最想見到的人,卻看到了趙海雲。

相比初見之時,趙海雲的衣著打扮無疑是樸素低調了很多,八成新的白襯衫和一條灰褲子,戴著一塊半新不舊的滬上手錶。

雖然鬢角斑白,但神采奕奕,眸子精光內斂。

李星星又驚又喜:「趙同志?您回來了?」

快步近前,意外發現趙海雲手裡扶著一輛小巧可愛的電動車!

兩個輪子的電動車。

以黑紅兩色為主,沉穩大方。

充了電,嗖嗖嗖地往前跑,六十年後大街小巷全是此類電動車的身影。

「我的天哪!電動車!是電動車吧?」李星星揚高聲音,眉毛挑得高高的,滿是驚訝,圍著轉了兩圈,「趙同志,趙同志,快告訴我,哪兒來的?」

趙海雲笑道:「咱們國家自己造出來的,崢嶸牌電動車。」

李星星神色怔忡:「崢嶸牌?」

「是呀,上面親自定名為崢嶸牌,將在滬上建立崢嶸電動車製造廠和崢嶸電器廠,由我來負責。」趙海雲推著電動車,與她並肩往前走,「目前已出產十二輛,十輛用來做樣品,參加廣交會,一輛送到上面,最後一輛給你送來,比自行車好使,跑得快。」

李星星聞言便明白了。

電動車的出現,必定是以爺爺所獻的資料為基礎。

動作好快啊!

電動車出來了,別的還遠嗎?

她受寵若驚:「我用?會不會太張揚?不了,不了,您留著用,您早出晚歸地上班,電動車跑得快,比自行車更方便。」

趙海雲笑了笑:「陳同志特地叮囑我務必交給你,等產量上來,我再買。」

「那又何必呢?我上學,一周需要住校六天,等小夏哥回來,讓他接送我即可,用電動車倒浪費了!」李星星堅持己見。

趙海雲聞言道:「豈不是占你便宜了?」

「看您說得!我占您很多便宜都沒不好意思,您倒好,一輛電動車就說占我便宜。」李星星迅速轉移話題,「電器廠準備生產什麼商品?我第一時間支持你們。」 ,

第695章

褚艷的眸子,一片摯誠的光芒。

那種無怨無悔的感覺,真令人心爽。

宋三喜笑了,「任何事?」

「嗯!」

褚艷點點頭,非常堅定。

「呵~~~~謝謝!其實是我投資的電影裏面,有個女配,特別適合你。想不想參演?」

「啊?」褚艷驚震,有點激動,「拍戲啊?我行嗎?」

她能聯想到很多。

畢竟年輕的高知女,智商夠。

「你的外形,氣質,很適合。只要你願意,試戲成功,片酬,可以給到三四百萬不說,萬一火了呢,那可了不得。」

「啊,這這」褚艷白·嫩的臉上,紅霞浮動。

亮亮的桃花眸子,更是神思動蕩。

純純的外表,純純的激動。

看的宋三喜,內心都一陣陣盪來動去。

不過,他穩住了。

「願意的話,我打個電話,中午飯的時間,可以去試個戲。」

「三喜哥,謝謝你,謝謝你」褚艷有些激動過頭,眼眸都濕·潤了,點點頭,「我可以去試試,可以的」

「行,我打個電話給導演。」

當着褚艷的面,免提,打給鄭文剛。

「啊!宋先生啊,您好,您好啊!請問,有什麼吩咐啊?」

鄭文剛對這個金主真的很客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