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2
17 Views

十幾歲的至尊足夠驚世駭俗了,不能對他太過好高騖遠。

Written by
banner

「來,我這就帶你出去。」

龍母一把挽著陸凡的手臂,然後帶他飛向深不見底的高空。

其實她完全可以施法,身體零接觸的將陸凡送出去的。

但是這個龍母偏不,她就是想體驗一把和美男子接觸的感覺。

這種行為,俗稱:揩油。

噠噠噠!

光影轉換,兩人再次出現在龍母宮,這裡還是一個人也沒。

空蕩蕩的大殿,只有他們兩人。

「今日就到此為止了,龍母前輩,告辭。」陸凡就要走。

「等等……」龍母抬了抬玉手,笑道:「我還有話要問你。」

陸凡神色頓然一愣。

我滴乖乖,這夜黑風高的,竟不讓我走,人心不古啊。

不用想他的魅力值又在作祟了,連堂堂龍母也不能倖免。

陸凡盡量讓自己保持平常心,千萬不能讓對方亂了心智。

「前輩有話,何不隔日再說,我怕回去晚了,我那二位娘子……」

本以為提及「娘子」二字時,龍母會稍微有些震驚的。

可沒想到,這個龍母反倒笑得很從容,邁著蓮花步走了過來。

「哈哈哈,你這小娃,成天想啥呢?老娘就算減掉一萬個輩分,都能當你祖奶奶了。」

龍母以有容乃大的笑容看著陸凡,掩蓋不住滿心的歡喜。

陸凡心頭一緊,可不敢被龍母這充滿魅惑性的笑容給惑住。

「晚輩不知龍母想說什麼。」陸凡低著頭,假裝糊塗。

「那我可說了哈,你別緊張,我又不會吃了你。」龍母笑道。

儘管陸凡的身份特殊,但是在她眼裡,這不過是個小屁孩。

不對,是個比較帥的小屁孩。

原以為她那唯一的兒子,已經是這世上最帥的美少年了。

可沒想到這個年紀輕輕的人族小子,竟比她而已還帥。

不吹不擂,無論是從哪個方面,哪個角度,此子都更帥一籌。

可是龍母越是這個眼神,陸凡越是放心不下,心有點虛。

「我是想提醒你一下,三日之後,就是我族的聖祭大典,希望你提前做好準備。」

龍母的話音很溫柔,一點也不像神聖不可侵犯的龍母大人。

其實龍母也只有對待某些人才會溫柔,平時的話,呵呵……

陸凡這才抬了抬頭,問道:「聖祭大典?都需要準備些啥?」

「沒啥!做好心理準備就行,屆時龍主會出關主持大典。」

龍母平靜的道。

陸凡從中捕捉到了一絲微妙的東西,龍主和龍母似乎有距離?

而且龍主龍母竟不住在同一座宮殿內,難道是鬧分居了?

陸凡咽了咽口水,對於這個龍主,他還是抱有幾分敬畏的。

龍族之主,豈不是這個世界的最強者之一,仙道之巔?

但是陸凡沒有多想。

不管對方是個什麼人,只希望到時候不要為難他就好。

「多謝提醒,我會注意的。」道別過後,他就離開了龍母宮。

……

赤王宮!

陸凡悄咪咪的進去,準備繞過守衛,卻還是被發現了。

「站住,何人擅闖赤王宮。」

突兀的聲音,讓陸凡神色一頓,隨後大步從黑暗中走出。

「是我。」

當他表明身份后,發現這個守衛有點不對勁,有點娘……

接著那守衛轉過身,竟是那個熟悉的面孔,頓然哭笑不得。

赤魅走過來道:「這麼晚才回來,還好我給你留了門……」

「謝謝!」

陸凡也不知說啥,對著赤魅點了點頭,就要繞過去。

「哼!」

赤魅這是真的怒了,一把將他攔下,隨後一個壁咚…… 劉宇翔每一圈都控制得非常有節奏,記得小的時候,父親就曾經告訴過自己,無論做什麼事情都要踏踏實實的,不要試圖去做越格的事情。

解說員詩畫:現在大家已經跑出去4圈了,有些人已經明顯有一些疲憊的跡象了。

解說員大龍:是啊詩畫,現在我們高中生把精力都放在了學習上以至於對於自己的身體並不是十分的在意,殊不知身體是革命的本錢,所以在課餘時間我們也要加強鍛煉才是。

解說員詩畫:大龍說的很對,呵呵,現在我們回到比賽,目前跑在第一位的是高一19班的郎義元,從一開始的時候,他就在前面領跑了,目前一直身處第一位但是我們還可以看到,在他身後不遠處還有一名選手一直和他保持着良好的距離,似乎他在等待着一個機會發力超過朗義元。

當劉宇翔跑至20班前面的時候,所有的同學都起身為他吶喊了起來,但是他只想聽到的卻只是那個人的聲音。。。

2018年9月…

經過了一個小時的搶救,崔嘉盈終於脫離了生命危險。看着搶救室的燈滅掉之後眾人心裏更加的忐忑不安了。

咣當!

搶救室的大門被打開了,醫護人員將昏迷的崔嘉盈推了出來。眾人見勢一擁而上。

「大夫!大夫!她有事嗎?」

「是啊!是啊!她怎麼還沒醒過來啊?」

醫生看了一眼焦急的三姐妹生氣的說到。

「你們一天天就知道美!也不注意身體保養,傻子都能看出來這女孩營養不良,現在好了,都開始休克了,整這麼漂亮有什麼用啊?要我說你們這些女孩就順其自然唄,又整容又減肥的,生出來孩子都不像自己。」

「大夫。。。她。。這是。。天生的。」

只見那個年輕的醫生又仔細看了一眼推車上的崔嘉盈心中暗道。

不科學啊?正常人怎麼能長成這種比例啊?跟電腦合成的假人一樣,肯定是整的,切!鬼才信她是純天然無污染的。

坐在長椅上睡著了的劉朕東被大家這麼一鬧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他隱約的看見崔嘉盈被推進了一間普通病房之後緊跟着也沖了進去。

「大夫!大夫!我女朋友她沒事吧?」

大夫不耐煩的回頭一看。

「劉朕東?偶像!病床上的女孩是你女朋友?偶像!你放心,我活着她就活着,我死了她也得活着,對了,聽說你被NBA芝加哥公牛隊的助理教練看上了這是真的還是假的啊?今年的國家隊集訓名單上是不是還有你啊?」

「咱別嘮這個行嗎?我就想知道我女朋友現在怎麼樣了?」

「額。。。沒什麼大礙,就是身體太弱了,其實你女朋友已經很漂亮了,沒必要又減肥又整容的。。。」

劉朕東沒有再去理會那個粉絲醫生徑直走到了崔嘉盈的病床旁。

看着柔弱的崔嘉盈劉朕東心裏一陣的酸楚,為什麼自己不早一點送她到醫院,居然讓她在路上凍了那麼久。

自己實在是太粗心了,自己是運動員當然感覺不到寒冷,她就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又上了那麼久的網肯定累壞了才對。

崔嘉盈,你一定要醒過來,我發誓我再也不讓你一個人在這麼冷的天走夜路了,你喜歡玩我把我的整個網咖清空只讓你一個人安靜的享受遊戲的世界,求求你,不要這個樣子,趕快好起來吧。

這時候,旁邊的一個老太太咳咳!的咳嗽了兩聲,劉朕東急忙叫住了門口的醫生說到。

「還有VIP病房嗎?」

「額。。。應該。。有吧。」

「麻煩把這位老人送過去吧,錢記在我名下,明天一早我會派人送來。」

「什麼?你是不是說反了?看把你激動的,我這就安排房間把你女朋友安置過去。」

「我說的是她,沒聽清楚嗎?現在我女朋友病這麼重你們居然還要再折騰她一回?這間病房我包了,在我女朋友出院之前,請讓這裏有一個安靜的修養環境。」

那老太太一聽,病感覺好了一半,拎着東西就奔VIP房間去了。

姐妹三人幫着簡單清理了一下病房之後被劉朕東帶離了房間。

「盈寶的事不要對外聲張,我會派人來照顧她,你們就不用替她操心了,今晚辛苦你們了,回頭凱爾西餐你們去吃早點吧,我車在外面停好了,有人接送你們。盈寶就交給我了。」

姐妹三人互視了一下覺得現在無論做什麼事情恐怕都要經過這個叫劉朕東的人同意了,看他的樣子應該不會對崔嘉盈怎麼樣,再說,就算他想幹什麼,就憑她們三個這點實力在滙豐這個地方恐怕是行不通的。

崔嘉盈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了,冬日裏的陽光映照在崔嘉盈甜甜的臉上。顯得那麼的溫馨和美好。

她靜靜的望着天花板一動也不想動。

寢室裏面好安靜啊,這幾個貨怎麼這個點還沒回來啊?難不成又停電了?

這時候,崔嘉盈的手機不停的在自己的頭頂震動着。

崔嘉盈懶散的用手拿起了手機一看,原來是母親大人。

哎,好久沒有給母親打電話了,自己這個女兒簡直是一點親情都沒有了。

自己明明在父親的墓碑前發誓要照顧好母親的現在想一想自從踏入匯大校門那一天起就自己就已經食言了。

接通了電話,那邊很快傳了世界上最慈愛的聲音。

「嘉盈?你醒啦?」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