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5 月 19, 2022
15 Views

她不喜歡美國,而且打心眼裡覺得這個溫大小姐是個難纏的角色,所以,她巴不得立即回到桐城。

Written by
banner

那裡也一樣有非常優秀的醫生可以治療他,還有許許多多他們相愛過的足跡,對他的病情應該更有幫助。

溫妤卻輕聲笑了:「我已經救了他一命,你還要我勸他跟你回桐城,這是不是有點得寸進尺了?我憑什麼幫你?」

「把他留在美國,對你有什麼幫助嗎?」

溫妤看著她的面孔,輕輕笑了:「當然有!」

這樣一個長得帥氣,又會做生意的男人,圈養起來最好了。

更何況,她對他還有著救命之恩呢,他自然會乖乖聽自己的話。

什麼傅君年?

她說他叫Tom,他就叫Tom。

「而且,余小姐,恕我直言:別管Tom是為了救你而自願墜海,還是被你害得墜入海中——從這個意義上來講,你的存在,似乎對他也沒什麼好處!」

溫妤一邊說,一邊吃著自己的冰激凌,看似單純無害的面孔上,去緩緩露出一絲刻薄的微笑:「所以,余小姐,你沒想過要放棄這個男人么?再不然,讓他留在美國,陪我一段時間,也是可以的!」

終於,溫大小姐把話給挑明了說了。

余卿卿緩緩吸一口氣:「放棄——那自然是不可能的,我永遠都不可能放棄這個屬於我的男人!而且,他是傅君年,不是夜店裡的鴨子,請你尊重自己,也尊重他!」

說完,她從座位上起身,拎起自己的畫板,朝外面走去。

話已經說開,溫大小姐也已經挑明了她的立場,那麼多說無益。

她只能靠著自己的努力,將傅君年給搶回來了。

走出了醫院,余卿卿緩緩鬆一口氣。

她回頭看著雄偉壯觀的醫院大樓,然後給華森打了一個電話:「華森,你能不能幫我安排一份工作?我想到溫氏集團去上班……」

。能催生絕望不只有天災,更多的是人禍。

看着周圍的房子,幾乎都是泥土草房,而且多年失修,甚至有些已經塌了一半,但裏面仍有人住。

不僅如此,陳墨發現百姓一個個都有些萎靡不振,並不是沒吃飽的那種四肢無力,而是沒精神,彷彿對什麼都提不起勁來一般。

在陳墨觀察著村莊時,另外兩

《詭異復甦:我成了最後一個鎮守使》第174章: 這日子有了盼頭,就過得格外快一些。

賀岩帶着張春桃和賀岩去過杜家,見過杜家的家眷。

杜爺如今在青州也算是個頗有頭面的人物,念著當初未發跡之前,和原配妻子曲氏相互扶持的日子,倒是沒有納妾回家。

膝下幾個孩子也都是曲氏所生,外人說起來,誰不誇一聲杜爺重情義?

曲氏是一個如今這個時空最常見的那種女人,以夫為天,吃苦耐勞,溫柔和順。

年輕的時候估計吃過不少苦,如今雖然生活富足,縱然是綾羅綢緞裹滿身,金銀珠寶插滿頭,呼奴喚婢的,可臉上的風霜之色,還是能輕易看得出來。

看到張春桃給她行李,一時有些手足無措,急忙伸手要將人扶起來。

張春桃順勢搭著曲氏的手起來,能感受到曲氏的手,雖然如今保養得還算柔滑,那粗大變形的骨節,卻提示著,她早初的困苦。

曲氏被張春桃握住了手,有幾分不自在的想要收回手,感覺有些不好意思。

可張春桃大大方方的先伸手道:「嫂子可是覺得我這手有些粗糙了?這已經好多了,當初沒嫁給賀大哥之前,給娘家做牛做馬,手比那男人的還粗些——」

曲氏低頭,張春桃的手上也是有不少疤痕,骨節看起來也不小,一看就是一雙幹活的手,不由自主的就鬆了一口氣。

看着張春桃的眼色更親切了些。

曲氏固然柔順,可她並不傻。

早年落魄的時候,為了撐起一個家,她給人漿洗衣服,大冬天的手上不是凍瘡,就是皸裂,粗糙得跟砂紙一樣,連稍微精細一點的料子都不能摸,一摸就能颳起毛躁來。

後來隨着男人發達,日子好過了,也穿金戴銀,出去被捧著了,可曲氏卻知道,這些人當面奉承她,轉過臉去,打心底里瞧不起她,覺得她就是鄉下老村婦,什麼都不懂,哪裏敵得過她們如花似玉,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不過是仗着往日的情分,才穩坐了杜家當家主母的位置。

這些跟曲氏打交道的那些幫派的中上層,或者別的幫派的幫主夫人,大都是那些男人發達后,休了家中糟糠妻另娶的。

自然就成了一個圈子,頗為排斥曲氏她們這些原配。

言語之間就暗含機鋒,仗着這些原配不通文墨聽不懂,言三語四的。

更有那臉皮厚的,還跑到曲氏面前自薦枕席,想要替她分憂,幫她照顧男人呢。

曲氏雖然聽不懂話,可看得懂人的臉色,感知得到人對自己有沒有惡意好意,幾次下來,也就覺得膩歪了,只窩在家中,不願意出門交際去。

真有得閑的時候,也就跟那些原配打打交道。

尋常見面,她們這些黃臉婆的原配也無甚好說的,說來說去,都是那些男人們后娶的狐狸精那些事。

她們一面深恨那些男人後娶的狐狸精,嘴裏罵這些狐狸精只知道狐媚子勾引男人,可實際上,內心深處也是羨慕的。

這些男人都是從底層爬起來的,吃苦受累的時候,是家裏那個黃臉婆。

可等到男人功成名就享受的時候,倒是把那黃臉婆一蹬,轉頭就娶了那漂亮的新人進門。

有了新人後,那是親娘老子兒子都不要了,只一心唯那新媳婦是命。

流水的銀子給新媳婦花著,衣裳首飾買著,山珍海味吃着,奴婢丫頭伺候着。

她們看了這些原配的下場,好一點的保留個原配的身份,丟在鄉下伺候公婆,或者以祈福的名義丟到尼姑庵里去吃齋去,家裏再養個嬌嫩的狐狸精供著;碰到個沒良心到底的,直接不念往日情分,胡亂扯些罪名然後休棄了事。

有那心氣高一點的,偌大年紀被休,娘家不能回,沒個去處的,只能一死了之。

可嘆後頭那些新人,卻踩着這些原配的屍骨心血,被男人捧在手心疼愛呢。

還能留下來的原配不多,本就處於弱勢,又因為這些新娶的排斥她們,在圈子裏說不上話,也會偶爾被自家男人說上幾句。

曲氏時日久了,心裏也有些惶恐,擔心自家男人會不會也學其他人,將她安置到外頭去,給新狐狸精騰出位置來呢。

今日看到張春桃,真是如見至親。

知道這是自家男人拜把子兄弟的媳婦,聽自家男人,那可是看重的很。

沒見之前,就想着和張春桃打好關係,好不好的,結下個善緣來,將來說不得還要指望人家呢。

只是心裏也擔心,聽自家男人說,他兄弟是讀書人,還參加什麼府試的,想來他娶的娘子也是知書達理,跟她們不是一路人吧?

萬一說不到一起去可怎麼辦?

可等張春桃這句話一說出口,那手一亮相,曲氏心就定下來大半,笑容也真誠了,看來這弟妹跟自己一樣的。

張春桃先就看出來曲氏不自在,這樣說笑了一句,曲氏才放鬆了,兩人就親親熱熱的握着手,一邊說話,一邊往屋裏走。

賀岩自然和楊宗保在外院,跟杜爺說話。

內院也就曲氏帶着小閨女杜香蘭,此刻兩人分賓主坐了,又倒上茶來,就讓杜香蘭出來拜見。

張春桃早有準備,帶了見面禮,之前拿了銀子去銀樓,請人傾了十來個南瓜、葫蘆、白菜樣式的小銀錁,一錢銀子一個,又小巧又可愛。

一個荷包里塞上那麼幾個,也很拿得出手了。

果不其然,杜香蘭是個羞澀的小姑娘,接了荷包,捏著裏頭圓滾滾的,趁著無人悄悄的解開荷包看了一眼,頓時就看住了,忍不住倒出來,放在掌心把玩。

曲氏忙呵斥閨女幾句,被張春桃攔住了,說本來就是給孩子玩的,看孩子這麼喜歡,自己也歡喜,這才罷了。

因着這個,曲氏就拿張春桃當個知心人了。

那真是一肚子的話,都恨不得掏心掏肺的跟張春桃說道說道。

張春桃實在沒想到曲氏是這樣一個性子,這才第一次見面呢,不用問,就主動將家底全交代了的。

又不好打斷,只得耐心聽着,倒是從曲氏這話里聽出不少東西來。 王府中。

蘇情婉的院落中擺放着一張用海南黃花梨製成的木桌,上面堆滿了各種名家的書法作品供其消遣。

若是讓那些窮酸的文人士子看見,恐怕只會長嘆一聲:「暴殄天物啊!」

蘇情婉在桌面上隨意擺弄著書法帖子,心中有些感慨,這蘇月月也算是咎由自取了。她不是聖母,對於蘇月月的挑釁,並不會忍氣吞聲。

佳木蘢蔥,忘川在院子中逗弄著黃鸝鳥,有一搭沒一搭的跟自家主子搭話:「主子,您說這二小姐毀了容以後,太子還會娶她嗎?」

蘇情婉想起了太子那副傲慢的嘴臉,笑着搖了搖頭:「即便會娶,也絕對不是因為愛情,而是咱們相府的勢力。」

忘川有些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丞相府確實是很厲害的,好多官員都在巴結您的父親呢。」

蘇情婉看着院中的風景,輕輕的閉上了眼睛:「不管怎麼樣,咱們都要時刻注意好蘇府的情況,馬氏和蘇月月是絕對不肯善罷甘休的,還有……宮裏的那個大姐姐。」

都說一入宮門深似海,蘇沉魚自打入宮后,性情更是收斂了許多。

蘇情婉越發覺得,這個大姐是一個捉摸不透的人。

曾經有一次,蘇情婉在宮中見到了蓮貴妃當面怒斥蘇沉魚,蘇府的姑娘也算是嬌生慣養了,面對這種辱罵她自覺都忍受不了。

卻未料到蘇沉魚全程陪着笑,一副嫻靜賢淑的樣子,愣是讓蓮貴妃的辱罵猶如拳頭打進棉花堆里一樣。

不過……蘇情婉嘆了口氣,她現在只覺得有些心累,這蘇府的人一個個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自己並不願意攪和進權勢的爭鬥之中。

而王府的外面,街頭上很是熱鬧。

春天是一個萬物復甦的季節,冰雪消融,沉寂了一個冬天的商販也都紛紛推著小車,在路口擺起了攤子。

蘇情婉覺得有些無聊,便帶着忘川、彼岸兩人在街面上閑逛。

幾人都是輕裝簡行,倒也沒讓街上的人察覺出這一行人的身份。

西街是平民百姓的聚集地,雖然沒有東街達官貴人的府邸那般熱鬧,可仔細看來,卻也別有一番滋味。

一戶人家的院子上,幾根長長的竹竿架子上,爬滿了青藤,清風吹過,宛若翩翩起舞的少女一般,煞是好看。

站在山腰上向後望去,一座座低矮的平房整整齊齊的排列在街道上,和東街的華麗屋舍形成了鮮明對比。

蘇情婉慢慢行走在路上,心中只覺得難得的清靜。

大順的國都是在前代的基礎上修建而來的,東西街和千年前一樣,幾乎沒有發生過什麼變化。

古樹參天,怪石點綴,遠離了鬧市的喧囂,這地方倒也有一番美麗。

蘇情婉忍不住喃喃念道:「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最是一年春好處,絕勝煙柳滿皇都。」

彼岸讚賞的看了自家小姐一眼,剛準備說話,卻忽然豎起了耳朵。

忘川看着自家姐妹的樣子,頗有些不解:「彼岸,你這是怎麼了?」

彼岸悄悄的比了個靜聲的手勢,忘川便也順勢閉上了嘴。

過來一會,彼岸才有些不可置信的把頭偏了過去:「主子,奴婢好像看到了太子……還有二小姐。」

「啥?」這下輪到蘇情婉驚訝了,但是她知道彼岸向來心細,不會說不靠譜的話,這太子爺和蘇月月怎麼也來到這個地方了?

蘇情婉心中有些好奇,她笑了笑:「反正我們三人都戴着面紗,一會找個茶攤歇歇腳,順便也看看熱鬧。」

忘川瞬間領悟,她點了點頭:「這倒是個好主意,奴婢正想瞧瞧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幾人便在一處茶攤上停了下來,擺攤的老頭很是樸實寬厚,他熱情的招呼著這幾個穿着富貴的女子。

「客人們想必是心血來潮到這西街走走吧?其實啊,貴人們不知道,這西街也有別樣的風采。」

這點蘇情婉倒是承認,她笑着點了點頭:「老人家說的對,我瞧著這街上乾淨整潔,確實有不少好地方。」

那老者倒也是個八卦的性子,他神神秘秘的對着幾人說道:「就連那王宮裏的貴人和小姐,都有來這個地方偷情的呢。」

「噗,咳咳咳。」蘇情婉一口茶水直接噴了出來,她捂著鼻子,有些無奈的看向了這個老人。

現在的老人家都這麼開放嗎?

只不過,這老人的話也側面驗證了,太子和蘇月月很可能經常到這裏。

說曹操曹操,這邊三人正有一搭沒一搭的和老者聊著天,另一邊一對年輕的男女就從側面的牆角路過。

蘇情婉屏住了呼吸:「你們看,是不是?」

其實不用她說,忘川和彼岸也驚訝的長大了嘴巴,倒不是因為瞧見蘇月月和太子在一起,而是這二小姐脖子上的吻痕實在是太過明顯。

這大順雖然比較開放,但很少有富家女子會做出這麼出格的事情,也難怪幾人的眼睛都看直了。

蘇情婉有些訝異的垂下了眉眼,她低頭喝了一口茶,心中倒是覺得有些好笑,這太子也算是挺倒霉的了,兩個未婚妻竟然都先後毀了容。

只是自己還有恢復的可能,而蘇月月這輩子若是想恢復容貌,不亞於海底撈月。

幾人的心思各異,眼瞧著蘇月月和太子走的越來越近。

忽然,蘇月月生氣的叫了起來:「太子爺,您說過要娶我為妃的。」

太子的臉上出現了一絲尷尬,他有些不耐的摸著後腦勺,似乎對蘇月月的話並不在意:「不是本宮不想娶你,而是父皇不願意要毀了容的女子。」

這話徹底讓蘇月月爆發了:「那我們兩個前些日子的感情難道就喂狗了嗎?」

太子似乎也火了:「本太子會想辦法的,你不要在這裏胡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