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3 月 14, 2022
9 Views

她離開主別墅,一路朝玻璃房走去,腦中還還是忍不住在想,宗政承允的事。

Written by
banner

直到……

她靠近玻璃房,看到坐在那邊的人時,腳步才停了下來。

現在時間雖然已經快到凌晨一點,可御園塆燈火通明,尤其是主別墅到玻璃房這一段路,兩排路燈發著光都比其他地方要亮。

在透明玻璃房前的白色長椅上,坐著一個男人。

男人黑褲白襯衣,上面似乎沾了一些灰,看著不太體面,頭髮也亂。

他靜靜坐在那邊,像是在等待什麼,垂著的眼,又帶著幾分落寞和孤獨。

就這麼一個形象,實打實衝擊著慕安安心臟。

她幾乎走不動路。

等了一晚上、怨了一晚上的人,此時就這樣出現在自己眼前。

明明之前還咬牙要找這個男人,等一個答案。

可現在真見到了,慕安安卻不知道該怎麼靠近。

她就站在那邊,跟那個人隔了幾米的距離,仔仔細細看著這個男人坐在那邊的樣子。

跟剛才電視里,衣冠楚楚完全不一樣。

甚至有點小狼狽。

衣服都是髒的。

慕安安自己也不知道看了多久,原本垂眼的男人似乎感覺到了什麼似的,緩緩移了目光,朝她的方向看來。

慕安安下意識站直了身體。

而坐在長椅上的男人,則立即站了起來,朝慕安安走去。 距離訂婚之日,還剩下最後一天時間。

一上午,省城商界忽然出現了兩次震動。

第一次震動,劉家老爺子忽然向外宣稱,陳天龍是他的外孫女婿,無論誰想要針對西南集團,都是和他劉滄海作對。

這意味着什麼?

這意味着,劉家將和西南集團抱團。

南宮家族和杜家想要覆滅西南集團也許很容易,但想要覆滅西南集團和劉家,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結果這事兒還沒開始發酵傳播呢,又有一件令商界震動的事情出現。

南宮家族忽然向外宣稱,南宮家族南宮如意,將於一個良辰吉日,迎娶丁家大小姐丁漁過門。

這個消息一出,全城嘩然!

如果南宮如意娶了丁漁,那就意味着南宮家族和丁家聯姻。

同時也意味着,省城四大家族中的其中三家將聯手!

面對杜家、南宮家族、丁家聯手,劉家孤掌難鳴,如何保護得了西南集團?

如果一個不慎,劉家不僅保不住西南集團,甚至連自己也得搭進去。

已經平靜了好些年的省城商界,忽然就變得暗流涌動起來。

所有人都意識到,省城商界,將出現大變動,甚至將重新洗牌!

所有人都開始期待,期待明天的到來。

因為明天將是劉家兩個外孫女訂婚的日子。

這一天,矛盾將集中爆發,註定會成為令省城商界記憶深刻的日子!

沒人去想,西南集團能不能扛得住。

因為面對三大家族聯手,西南集團必敗無疑。

就算沒有丁家和杜家的加入,西南集團也不是南宮家族的對手。

人們唯一關注猜測的是,劉家能否保住西南集團。

如果保不住,劉家是會抽身而出,還是和西南集團一樣被覆滅,成為各大勢力奮力爭搶的蛋糕?

下午。

丁家。

丁漁眼眶通紅地站在茶几對面,眼淚不爭氣地流了出來。

「爸,你就真的袖手旁觀嗎?」

「你現在哪怕發一個闢謠聲明,陳天龍的壓力也會小很多。」

「他之所以打南宮如意,得罪南宮家族,也是因為我啊!」

丁紅樹坐在沙發上,香煙一根接一根,滿臉憂愁。

陳天龍堂堂西南集團董事長,尚且可以為了丁漁,得罪南宮家族,他這個當爹的,怎會不想幫丁漁?

但他和陳天龍不一樣。

南宮家族要對付西南集團,陳天龍還能反抗一下。

可南宮常青手裏攥着他的把柄,只要他敢和南宮家族作對,就會立馬出事。

現在省城商界情況那麼複雜,如果他出事了,丁家很容易被人瓦解,最後分而食之。

他當然愛自己的女兒,但卻又不能不為自己、不為大局着想。

「陳天龍,我幫不了他,他結局如何,只能看自己的造化了……」

丁紅樹咬了咬牙,道:「你要嫁給南宮如意,這也是定局,不要再議論這件事情了。」

丁漁的眼淚止不住地向外滾落。

她的心都碎了。

但她也知道父親的壓力有多大,要讓她一哭二鬧三上吊,死活不嫁給南宮如意,她又偏偏做不出來。

她不能那麼自私,為了自己的幸福,把整個丁家給搭上。

「陳天龍那小子,還吹牛十天之內覆滅南宮家族,現在西南集團都已經泥菩薩過江了。」

丁紅樹將手中的香煙狠狠掐滅,道:「這條路你也別想了,就算是劉家也保不住他,等明天紀秋水和許清秋的兩台訂婚宴結束,南宮家族和杜家肯定要向西南集團發難……其實,我又何嘗不希望陳天龍能創造奇迹呢?」

因為把柄被南宮家族攥著,現在丁漁唯一的希望,就是陳天龍能夠創造奇迹。

只要陳天龍能夠完成承諾,十天之內覆滅南宮家族,這場危機自然能夠解除。

但……

這個想法,無異於痴人說夢。

丁家也是四大家族之一,所以丁紅樹比誰都清楚,南宮家族和杜家的底蘊有多麼深厚。

且不說西南集團本就比四大家族弱一線,西南集團在省城更是只存在了短短三年,底蘊和南宮家族根本沒法兒比。

「想要奇迹出現,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明天訂婚之日,必然是矛盾爆發之時。」

「陳天龍和西南集團,覆滅在即啊……」

丁紅樹悵然一嘆。

丁漁也低了低腦袋,只覺萬念俱灰,心都碎了。

…… 《大偵探》的故事說起來很簡單,吳森在片中演了一個叫吳森的明星。

誒,這句話說起來怎麼這麼怪。

好吧,總之就是一個叫吳森的明星,在自己的大別墅里開派對喝多了,第二天起床在泳池邊發現了一具死屍。

各種巧合的線索,讓他以為死屍跟自己有關。眼看就要身敗名裂,他必須在被人發現之前查清事情的真相,還自己清白。

但他以為的死屍,其實是想要進入別墅盜竊卻突然發病的小偷,後來小偷蘇醒偷偷溜走。吳森發現自己藏起來的屍體不見了,到處尋找,於是發生了一系列的故事。

所以觀眾其實明白事情的真相,但主角卻不知道,還自作聰明地想要掩蓋,這樣自然而然就會產生很多笑點,

「哈哈哈,太搞笑了。」

「哈哈哈。」

在觀影過程中,影院內笑聲不斷。

看完整部電影,方遠仔細琢磨起來。

和柏行不同,當時《外星異客2》一共才六千萬的投資,還找了幾個大牌明星。儘管人家看在柏宏達的面子上降低片酬出演,但畢竟咖位擺在那裡,演員片酬還是佔了製作成本的很大一部分。

剩下的錢還要做密集的特效畫面就顯得力有不逮,所以成片效果就給人一種粗製濫造的感覺,最終導致口碑崩盤,票房撲街。

而吳森就很聰明了,沒去追求什麼高深的鏡頭語言、複雜的多線敘事,也不想著笑中帶淚引人深思,而是拍了一部純粹的喜劇片,各種包袱笑料不斷,再靠著自己多年的人脈,拉著一堆大小明星來客串,算是揚長避短了。

方遠摩挲著下巴。

雖說有些笑點比較低俗,中間劇情展開的一段也略顯無聊,但作為喜劇,它確實讓觀眾笑了。從這點來說,這部電影還是很成功的。

看來《大偵探》的確是個不容小覷的對手啊。

不過也是,總不能每次都指望著對手犯錯吧。

敵人雖然強,但也不是不可戰勝的,只要自己比他更強不就能贏了嗎?

第二天,遠程影視就針對《大偵探》的票房情況開了一次會議。

會議室內氣氛有些不妙,畢竟《大偵探》昨天的熱映大家都有所耳聞。

何林手中拿著一份資料,「《大偵探》公映首日的票房情況已經出來了,3300家影院上映,拿下了近5000萬票房,而這還有周五電影市場低迷的原因,接下來的周末兩天,預計的單日票房會達到7000萬,甚至8000萬。」

方遠有些驚訝,單日七八千萬啊,或許對那些單日就能過億甚至兩億的票房怪物來說還不算什麼,但是在如今這個檔期,已經是了不得了。

要知道《大偵探》總共才9000萬投資,票房要是能保持住這個走勢的話,製作方一星期不到就能收回成本,之後的票房完全是純賺啊。

何林等眾人緩了一下后,繼續說道:「而且,這部電影雖然評價褒貶不一,但並沒出現一邊倒的趨勢,所以口碑崩盤這種情況應該是很難出現了。對手如此強勁,我們想要在票房上競爭,很難。」

在座眾人都清楚,相比起來,後面的動作電影《極速狂飆》還好說,而《大偵探》作為喜劇片,很容易就能搶走劇情片的觀眾。

所以聽到這話,幾個高管竊竊私語一陣,然後其中一人說道:「既然正面對抗不行,那現在能跟院線方協商延後上映時間嗎?」

他們的想法是既然競爭不過,不如就果斷認慫,延期上映,說不定能避免票房上的慘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