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5 月 7, 2022
12 Views

後悔沒帶手機,否則就能上網看一下網友們的視頻與討論了。

Written by
banner

算了,不多想,我得把我知道的捋一下。

先是城市被攻佔,而後太陽消失,消失期間有大坑出現,估計不是單獨的事件,多地都有。這些事情聽起來都不像是真的,卻都被我「親眼所見」。

僅憑這些貌似是真相的表象,我一時間難以理解,沒有頭緒。

太假卻太真實,這樣的情況下我該怎麼辦?

是回到家去,還是在這呆著等電視上冒消息。

我得做個抉擇。 法律也是要人執行的。而且法律不能違背人性,違背社會發展規則,否則必然遭到淘汰。

《機械化生產法》固然初衷是好的,但是如果它與社會發展相背,搞不好,法律很可能遭到最終廢除。

李存真本人還可能因此而落得一個「壞蛋」、「蠢貨」甚至是「暴君」的評語。

社會發展規則很好理解——生育。人總是要生孩子的嘛。

人一多起來機器的需求可能會大大降低甚至廢棄。

十七世紀,沒有很好的避孕措施。避孕的藥品倒是有但是傷身體,搞不好就會失去生育能力;而那種避孕的工具根本就不可能有,而無痛人流更是不可能。

如此一來,總不能讓飲食男女們在慢慢長夜只談理想和未來,或者看著星星吟詩作對吧?

所以漫漫長夜,百無聊賴,只能是床笫之歡才好熬過去。

如果更有吸引力的不是床笫之歡,而是吟詩作對,那麼白景春還至迷亂王強嗎?

什麼「我以為你死了」,「你知道我有多傷心嗎?」「你知道我有多難過嗎?」「難過到想死你知道嗎?」「你懂我有多苦嗎?」諸如此類的都是借口!

說白了不就是自己按捺不住那顆騷動的心,壓抑不了那顫抖著的悸動身體嗎?不就是安耐不住動物本性和生殖的慾望嗎?

子曰:食色性也。人性只能疏導,不能壓制。

如果你做了就大大方方的承認,不要找借口。

這東西,吳王殿下太清楚了,想了無數遍。

不論何時,生孩子的事是憋不住的!不過是生多生少的區別而已。

作為明李政權的實際領導者,李存真非常清楚。一個王朝的興衰,固然和領導人的素質休戚相關。但是真實的歷史往往真正的影響因素是山川改道,天氣變冷,商道的興起,貨幣的變遷,人口的變化這些東西。以法律來對抗大勢那等於以卵擊石。

更何況李存真認為用不了多久,隨著氣候進一步轉暖,年積溫升高,美洲作物廣泛種植,商業貿易的持續發展,在明李治下,人們的生活應該是變得好起來才對。

雖然說可能因為工業化等一些因素導致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會如同大明萬曆皇爺時候富足,但是終究比民不聊生、易子相食的崇禎、順治和康熙初期要強。

老百姓的錢多了,又沒有相應的消費方式,生孩子就成了最好的消費方式,而且還未將來擴大再生產打下人口基礎,是好事。

其實,李存真根本就不反對夫妻多生孩子。明末大亂,兩萬萬人的國家動蕩幾十年,人口損失了一大半。

現在剩下的不論是有戶籍的還是沒戶籍的全加起來肯定不會超過一萬萬,搞不好也就六千五百五人。所以,生育對國家來說是好事。

只要不陷入乾隆時代的內卷化,李存真認為中國人越多越好!

於是,李存真打算在十年的時間裡面擴大海軍規模,然後去東南亞、澳大利亞、紐西蘭、馬達加斯加搶殖民地,然後把生出來的這些大漢百姓全都遷居到那些地方去,讓中華的種子灑遍至少三大洲。

徹底將這些地區全都變成中華之地。就如同當年三保太監說的那樣。

也就是以對外移民,減少本土常住人口的方式人為造成對機器的需求,防止內卷化。

等滅了滿清之後,再把人口陸續遷移到朝鮮半島、日本列島和東北去,使這些地區徹底變成漢地。

只要人口足夠,更可以和俄國毛子爭奪東北亞,進而爭奪鄂霍次克海、堪察加半島乃至白令海峽一代,獲得進入北冰洋的通道,為全球變暖開闢新航道做預備。

從永曆十四年到十五年三月,明李治下出現了小規模的繁榮,到了四月,這種小規模的繁榮更加明顯了,浙江和福建也火熱了起來。

明李南京造船廠火熱開工。由於需要造船,所以木材、船帆、纜繩、鐵釘、鐵錨、桐油等一大批相關物資被運到南京來。南京地區的木匠、鐵匠鋪、手工作坊、桐油作坊、樹脂作坊、織布坊、木桶和酒缸作坊等相繼建立起來。在這些工廠內,工人晝夜忙碌。

同時,為了解決工人的生活,糧食、蔬菜、副食品、衣物、藥品、紙張、油燈甚至製鞋業也跟著繁榮起來。

其實,在歐洲,絕大多數時候都是一座城市養著一個造船廠。但是,由於中國人口眾多,南京虎踞龍盤,本來就是東南地區的核心,因此養活了兩座造船廠。

此外,上海、寧波、福州、泉州也因為有造船廠而繁榮起來。

南京軍械製造局內也是忙得不可開交,帶動了相關產業的蓬勃發展。

燒木炭、木工、鐵匠、挑糞工、運輸、鏢局等全都忙的不可開交,大家該搓繩的搓繩,該造手推車的造手推車。

為了應對與西方商人的貿易,明李積極向西方出口茶葉、瓷器和絲綢,南京、蘇州、常州、松江的織造局也是繁忙不已。與之相關的產業更是蓬勃發展起來。

永曆十四年十一月的時候,張達成與西班牙人簽訂了價值八百萬兩白銀的合同,向西班牙出口茶葉、瓷器和絲綢等奢侈品;與英國簽訂了價值六百萬兩白銀的合同,除了出口奢侈品外,棉布和香料貿易也占其中很大一部分。

英國不虧有攪屎棍的稱號,聽說了西班牙的貿易額之後,竟然派人找上南京來了,走了東林錢謙益的路子,來見李存真。

英國使者希望英格蘭能一口吃下西班牙人的全部貨物,並且保證八百萬兩一兩不少,如果不夠還可以商量。

這個請求被吳王婉言拒絕了。但是,李存真卻不失時機地說了一大堆英格蘭女王的好話,寫了親筆信讓使者帶回英國,希望兩國能正式建立外交關係並且送給女王一大堆好東西,包括貂皮、紫砂壺、漆器、瓷器等等,其中比較重要的是兩百磅各色上等茶葉。李存真希望以英國宮廷的力量進一步打開茶葉的銷路。

為了進一步顯示和英國交往的誠意,李存真派出了十二名老海盜,其中就有曹海濤的族人,綽號「海彪子」的曹九,讓他做使團長前往英國,此外還有一隻五十人的衛隊。

李存真本來考慮讓保羅的兒子黑爾做團長,但是黑爾畢竟是洋官,大明終究是要臉的,怎麼可能漂洋過海,派一個洋人交涉?再說,黑爾年紀又太輕了。但是,李存真仍然讓黑爾前往,當副手。

原因也不奇怪,畢竟黑爾是西方人懂得西方人的想法,語言溝通沒有障礙,而且是貴族,這一路上可以教這些海盜禮儀,免得到了英國丟南明朝廷的臉。

。。看到荀澤越發燦爛的笑容,丁繁鑫感覺自己腦袋上的「危」字已經鮮紅得快要滴出血了。

輕輕擦拭掉額頭的冷汗,丁繁鑫硬著頭皮說:「謝謝荀哥,我會好好努力,繼續加油的。」

「好的。」說完這句,荀澤對其他的小夥伴們說:「我待會把設計稿給你們,你們先各自準備好,這遊戲的體量並不大,應該很

《神級遊戲設計師從嚇哭主播開始》0283帶你的女朋友一起來體驗 太叔修的瞳孔瞬間放大:什麼,想要讓他當鴨子?!

「你敢!」

「老子有什麼不敢?落在我強哥手裡,你小子就得認命……」叫「強哥」大漢完全沒把跟白斬雞的太叔修放在眼裡,拎著太叔修的胳膊,就將這小子給提了起來。

「放開他,他不是我男朋友!」冷希蓉也緊張了起來,趕緊開口解釋,「他就是我以前賣衣服時的一個客人。」

強哥根本不信:「得了吧,什麼賣衣服的客人?別是情哥哥吧?要不然,人家怎麼會不遠萬里,跑到這種小巷子來找你?」

直接讓人押著他倆帶走。

巷子的盡頭出現了一道人影,正好擋住了眾人的去路。

「誰?」

強哥一臉警惕。

隨著那道人影越走越近,強哥認出來了,是一個女人——一身古風,宛如從畫里走出來的九天神女。

「薇薇,快救我,他們是壞人!」

太叔修一看到楊香薇,整顆心都落了下來。

——太好了,她趕到了!

與此同時,冷希蓉也微微鬆了口氣,畢竟當初在店裡,某人一腳踢一個人的事情,她還是滿印象深刻的。

何況人家還是「異能者」,教訓這麼幾個混混,應該沒什麼大問題吧?

果然,楊香薇出手,就知道有沒有。

她只是神色淡淡地掃過強哥等人,冷哼一聲,眾人頓時感覺到一股「壓力」。

強哥毫無準備,只聽「撲通」一聲,瞬間跪到了地上。

膝蓋骨就那麼直愣愣地敲到地面上,疼得強哥抽了一口冷氣。

負責押住太叔修、冷希蓉的那兩個大漢同樣如此,跪在地上,叫苦連連。

更讓他們感覺到恐怖的是,他們的腿就像被人定在了地上一般,根本無法動彈。

他們恐懼地望著楊香薇,簡直像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怪物。

「異能者,你是異能者?!」

強哥幾乎尖叫。

做為街頭一霸,他當然也是聽說過異能者的,知道他們有多厲害,多可怕。但他怎麼也沒想到,他不過領上面的命令,「日常收債」而已,居然還能夠碰到異能者?!

楊香薇連一個眼神都沒給他,徑直走到了太叔修面前,看到他嘴角的血跡,微微皺了眉頭:「你受傷了?」

「被打了。」太叔修一看到她,臉上流露出了委屈的神情。

「誰打的?」

「他。」太叔修可不會為強哥說話,直接指向了他。

強哥後背一涼,趕緊說道:「饒命啊,大佬,我不知道他是你的人啊,要是知道,打死我也不敢碰他……」

楊香薇根本沒管,直接一腳踢中了強哥的胸口。

「嗖——」

強哥如箭一般被踢飛了出去。

「碰——」

後背撞到一堵牆上,整個人被「鑲」在了裡面。

這下子,吐血的換成強哥了。

其他人依舊跪在地上,動彈不得,看到這一幕,嚇得尖叫。

楊香薇嫌他們太吵,袖子一揮,就把所有人的嘴巴堵上,怎麼叫也叫不出來了。

強哥顧不上胸口的疼痛,緊緊地盯著朝他走來的楊香薇,恐懼非常:完了,完了,這回是真的完了!

「說吧,誰讓你來的?」

強哥哪敢隱瞞,趕緊將冷希蓉小叔因賭博欠下高利貸還不起,就把冷希蓉賣給他們幫派的事情給說了。

他現在就是一抓人的,哪想到會遇到冷希蓉的「男朋友」太叔修,他發誓,他要知道他們認識異能者,打死他們也不會接冷希蓉小叔的單子……

也是到了這個時候,冷希蓉才知道,原來那高利貸不是她爸欠下的,而是她小叔。

冷希蓉氣得要死,她很小的時候爸媽都離婚了,她判給了她媽,她爸連個撫養費都不願意付,結果那麼多年過去,她居然還差點被她爸的兄弟給賣了?!

「胡說八道,我爸媽早離婚了,我跟的你媽,那個小叔跟我有個鬼的關係。」

「這麼多年我一直跟我媽過活,我又不欠他們齊家的,齊大牛那個蠢貨欠的高利貸,關我屁事。」

……

面前就站著一個彪悍的異能者,強哥哪裡敢承認,其實這事他們知道,只不過一聽齊大牛的侄女長得漂亮,就動了歪心思,才不管你離沒離婚,就是想抓冷希蓉站街賣錢罷了。

只要你有點關係,只要你敢賣,他們就沒有不敢下手的。

強哥所在的幫派,可不是什麼好東西,高利貸只是其中一條業務,另一條就是開酒吧。酒店吧除了賣酒以外,還賣一些見不得光的東西,比如小姐。

越是漂亮,越是乾淨的新貨,越有人喜歡。

何況齊大牛還說他侄女是女大學生,又年輕又漂亮,人家能不心動?

當然了,這些強哥絕對不會說,只說他們也是被齊大牛給騙了,求大佬放過他。要早知道冷媽早就跟齊大牛他哥離婚了,不是齊家人了,他們肯定不會跑來抓人……

強哥有沒有撒謊,楊香薇一眼就看出來了,她表情冷淡,直接打了一個電話給顏陸:「我抓了幾個放高利貸,綁人,還強迫賣淫的,你們要不要?」

強哥等人有點懵:啥,異能者還報警?!

冷希蓉:……好吧,我也挺驚訝的!

唯有太叔修,想到之前楊香薇跟顏陸他們打過交道,到不是很意外。

就是吧,他需要提醒楊香薇,顏陸是另一個城市的警察,管不到這邊嗎?

其實楊香薇會報警,也是因為顏陸跟她經常聯繫,又嘗到了一些甜頭(有人幫忙掃尾),還能拿到獎金,一舉三得,幹嘛不報呢?

果然,顏陸一聽楊香薇抓到了人,給了她一個號碼:「大佬,這是我哥們的電話,他在那邊當警察,你找他,他肯定給你辦得漂漂亮亮的。」

掛掉楊香薇的電話,顏陸還趕緊給高寒打了電話,告訴他,他的機會來了。

「謝謝!」

「不謝,能不能抱上大腿,就看你了。兄弟,加油!」

大家都是一起從警校出來的,結果自己還沒闖出什麼名堂,顏陸那邊突然「風生水起」,又是煉器材料,又是養妖精。

做為好兄弟,高寒既羨慕,又替他高興,當然也免不了跟老同學討教經驗。

沒想到這一討教,好兄弟告訴他:「你是不是K城工作?」

「是,怎麼了?」

「大佬就在你們K城啊。」

……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