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6, 2022
18 Views

李金生笑着鬆開寶寶們,看着周絲萍。有一種莫名的喜悅。

Written by
banner

恍若隔世。

他跑回自己的房間,立刻起了一卦。

然後他的臉色莊重起來。

竟然是這樣!

原來是這樣!

他拿出手機,給甘甜打了一個電話:

「妮兒,今天不管怎麼忙,一定把章老五叫過來。我有話對你們說。」

甘甜聽着李三叔少有的嚴肅口氣,立刻道:

「好,我約他!」

剛掛掉電話,新來的小前台敲門說:

「甘經理,下面來了一個特別難纏的客戶。護理部想請您幫個忙。」

甘甜站起身,隨前台下樓。

樓下的卡座上,一個中年婦女坐在那裏,面色冰冷。

甘甜走到卡座旁,拿起水壺給女人的杯子裏添了些水。笑着說:

「您好,姐姐,我是這兒的經理,甘甜。請問您需要什麼樣的服務?」

中年女人打量了一下甘甜,不超過三十歲,幹練,有誠意。

看着經理親自來接待自己,她的態度緩和了一些,指着地上的碩大的膠袋:

「我想把這些包修一下,結果你們這裏說不給修,沒必要修。有你這麼做生意的嗎?」

甘甜禮貌地對她笑了笑,回頭看了一眼護理部負責人。

護理小周師傅馬上解釋說:「因為護理流程問題,需要跟客戶溝通。剛溝通到一半,顧客要求我們青竹出示一份證明,認可她送修的包包都是正品。保證原包返回。」

「那麼客戶有這樣的要求,肯定就是涉及了真假的問題。於是我就請來了李秋姐幫我們鑒定。」

「李秋姐當場鑒定,當場出了結果。這27個包包,沒有一個是真的。都是假貨。」

小周師傅感覺這個客戶太不靠譜。但又沒辦法打發了,只好請甘甜來。

甘甜聽明白了前因後果。蹲下身,從大袋子裏拿出一個LV硬餅圓盒子,質感拙劣,氣味濃烈。她甚至不用打開看標。就已經可以斷定是一個假貨。

袋子裏的每一個包都是假貨,而且是不夠高明的那種假貨,甚至連高仿都算不上。

造假造得很草率。

她重新拿了一個包,看了這個LV紅紅的邊油,甘甜無語了。

她深深地看了這位客戶一眼,笑着說:

「姐姐,這些包,都是假貨。還真是沒什麼修的價值。剪這麼大的口子,修復到看不出痕迹的費用,要高於這個包的真正價值咯。」

女人馬上道:「你確定是假貨?都是假貨?」

甘甜點點頭,表示確定。

女人愣了幾秒。忽然哈哈大笑起來,一邊笑,一邊拍桌子。

「過癮啊!我跟你說。這些包是我老公送給那個女人的,是我衝上家裏去剪碎了她的寶貝。哈哈,如果她知道我老公送她的都是假貨,不知道是什麼心情呢?」

「不修了不修了,謝謝你們的服務。哈哈哈哈!」

女人站起身,一身輕鬆拽著大袋子,離開典當行。

眾人還沒從這個雷人大瓜中反應過來,人已經走遠了。

……

章弘昱坐在板台後面,手裏拿着一份資料。

皺着眉頭在翻閱。

沙發上一個緊張的人,在不斷地調整自己的領帶。

總覺得勒的太緊了。喘不過氣來。

良久,章弘昱放下資料,向後一靠。緩衝他所看到的消息。

他睜開眼,看着坐在沙發上的呂施霖:

「你為什麼把這些資料拿給我?」

呂施霖趕忙說:「老……章總,我知道呂家痴心妄想,想對章家下手。呂家對不起你,你也不會善了了。我今天來,把這些交給你,是想將功贖罪,你可以不用再熬時間去調查。」

「我知道你在查蘇商劉氏家族覆滅的原因,所以我乾脆把所有證據交給你。表示我的誠意。」

章弘昱嗤笑一聲:

「雖然你獨立在外,但你畢竟是呂家人,你為什麼要出賣自己的家族呢?我覺得匪夷所思。」章弘昱意味深長地「哦—」了一聲:

「你在恨你媽動了你心愛的女人?」

呂施霖心如刀絞,避而不談:

「我給你提供證據。我自然有我的條件。」他平靜下來,焦躁已經退去:

「第一個條件,呂家敗落我不管,我希望你能放過我父母妹妹和爺爺的性命。」

「第二個條件,章家在東南亞有一家地下城的股份,我希望把這些股份買過來,我想去經營幾年,去找人。」

章弘昱像看着白痴一樣看着呂施霖:

「你給我的這些東西,我終究會查清楚。你覺得我有必要聽你提條件嗎?」

說完臉色陰沉下來:「送客……!」

吳迪開門進來,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呂施霖恨自己嘴巴笨拙,沒能達成目的。

他緩緩站起身,走到章弘昱面前:

「噗通」跪了下去!

吳迪嚇了一跳。他趕忙關上門,跑過來扶著呂施霖說:

「我家總裁不會答應您的,誰人能做到這麼釋懷呢?」

呂施霖雙行淚水落下:

「求求你,留他們性命吧!呂家的榮華富貴本來就是偷來的,是強求來的,不長久。早晚會出事我早就知道。我擔驚受怕了這麼久,該來的還是會來。」

「章總,呂家的罪行,我可以出庭作證。我可以配合你收割財產,我只希望留住他們的性命,可以嗎?」。 莫寒連連點頭應是,便自此開啟習譜之路。按何月芙所說,豎日辰時,莫寒用粥吃藥已罷。

何月芙點起香燭,莫寒翻開書譜,當先一句即是:「天道循環,萬物相生相剋,內外兼修。不若心態自然,可論婆娑一夢,滄海一粟。

菩提有意,如來無聲。釋迦結善,金蟬落塵。西天一游,可造蒼穹。

揮功自度,恪守自規,天地之靈,莫看花起花謝。落竹無情,須曉事事皆可作氣,物物皆可作運,丹沉大海,田築脈成。

只消千秋萬業,功到渠成,亦說開殼取杍,漂浮天上,天高地闊,莫是有如。丹田譬似星辰大海,桑河溝壑,取一瓢三千弱水,破一物萬千星靈…..」

莫寒自詡讀書甚多,如今讀這內譜愈發不懂不知。只卻雲海霧山,不明所以。

接着後頭亦是一般文色,莫寒直愣愣打着瞌睡。旁邊縫補衣物的何月芙看在眼裏,朝他笑道:「你志在學得一門輕功,現如今連這內譜都讀不通,竟還兀自打瞌?誒,果然不抵我那時候的半分熱忱。」

莫寒聽她這話,益發不服,只得強自鎮神,祛除瞌睡之欲。專心看譜研讀,一字一字地排解品觀。

待平定躁心,竟能一一讀通,還能深刻領悟其中的道理禪意。前頭通了,後面便越發順透,也不那麼吃力。

然這些自如卻是在十日之後方可得,到第十日,依舊如先點香研譜。待得兩柱香過後,即可閉書休歇。

這十日以來,莫寒每夜難以入眠,腦袋裏儘是內譜詳句。只因這譜里的功法道決,與先前的拳譜大為不同。

一個注重外修,另一個注重內習。一個偏在招式套法,另一個在於心靜氣閑。

至於如何運氣控力,竟也是半分不說,只叫人如何氣定神閑。莫寒心裏想着這些,亦覺著心內安和,再沒了平日間的忐忐忑忑,上下不定之感。

亦不常常思謀著如何下山,如何學武,如何養病,如何取歡之類的種種雜想。

回念譜內的文言雅詞,頗覺禪意十足。腦中更有乾坤一物,捉摸難定,卻也將自己漸漸引入夢鄉。在那夢境之內,莫寒化作佛鳥,每日吃齋看禪。飲晨間露水,食百花瓊漿。閑時落樹閉神,忙時採花獻佛,好生自在安樂….

一覺醒來,正巧卯時至半。莫寒着衣洗漱,走去廚房,見何月芙灶后看柴,葯爐子那裏蒸蒸升汽,便踱至那處。

取旁邊木架蒲扇,隨意量力煽行。何月芙自灶後站起來,恍見莫寒在那裏扇火,頗為驚訝,只朝他道:「你今兒個竟不需我來喚你了,還真真奇了。」

莫寒道:「我正好起得巧,也過來幫襯幫襯,讓這葯湯好得快些,也早些看譜。」

何月芙道:「原來是為了這個,今日已是第十三日,後日師父便要來了,你可想好了要如何向他匯說?」

莫寒卻道:「師父來了,只不過是來視看視看,學譜在我,有甚麼說甚麼唄。」

何月芙見他說話比之先前有所不同,倒有些欣慰,也便兀自幹活兒了。

二人吃粥喝葯,方抵辰時,何月芙方回屋將內譜取了來,交給坐在桌邊的莫寒。

後點香取衣,自縫自補起來。莫寒拿書細讀,不覺間一時已過,香已點完。

莫寒依舊戀戀難捨,何月芙過來坐下。莫寒見她來了,只好閉上書本,遞還給她。

何月芙微微一笑,收起書來往自己屋裏去了。

莫寒靜坐思悟,心想自己雖無半點內氣可運,卻覺這書譜不似功法竅決之笈,倒似安心養神之術,令人心境頓開。如入無上瓊崖,天高雲闊,好生自得。

出神一會子,忽見何月芙提着個果籃來了,坐下給莫寒一瞧,裏頭是五十顆杏果。莫寒大喜過望,又思起何月芙傷病一事,喜消半截。

伸手往裏拈上一顆,細細放入嘴裏嚼著。何月芙見他吃果模樣,竟噗嗤一笑,莫寒生疑望她。

何月芙笑道:「往日你若瞧這野果,竟不比得了人間美味似的,恨不能大口大口地吞下,如何今日倒似吃藥喝粥一般細嚼慢咽?」

莫寒卻道:「這果子是師姐費盡千辛苦得而來,我又怎可似往日一般對待?」

何月芙經他一說,不禁心中一動,也不知是喜是羞。只略略拿了一個果子吃了以掩飾尷尬,二人用了十顆左右,莫寒便不再用。

何月芙見他這般愛惜,心裏略喜,將果籃收了起來。

又過一日,終究老翁來至,只見一道清風拂過。莫寒獨身站院,親見雲鶴一般的人物落足於前,只說仙翁亦不為過。那老翁走過來,慈眉善目,朝他笑道:「莫寒,這幾日可有進益?」

手裏拿着一筐藥草,何月芙趕緊來接了,拿進廚房放置。

莫寒忙着回道:「這幾日徒兒專註讀譜,未運寸功。只領悟些安神靜心的秘法,除外別無它物。」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