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6 月 23, 2022
2 Views

沈珏心口一暖但嘴上卻故意逗她「這麼相信我啊,你就不怕我把你賣了?」

Written by
banner

「不會,哥哥是好人」

簡夕os:呵,誰賣誰還不一定呢

「去了上京可不要這麼輕易的相信別人了」沈珏含笑擦去她嘴角的糖漬,溫聲叮囑道「我們阿瑟這麼乖,若是被人拐走了哥哥上哪再去找一個這麼乖的來?」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再過一段時間阿瑟就成年了」簡夕壓下心頭的悸動反駁道「二叔還說等我成年了就帶我去看看他這些年遇到的青年才俊呢」

「你說什麼?!」沈珏猛地拔高了聲音「你二叔要帶你做什麼?」

十六:哦哦哦,他急了他急了

簡夕:別激動,沒見過世面的傢伙

「他說要帶我見見他認識的青年才俊啊」簡夕壓下上翹的嘴角一臉的無辜「不過二叔那個老古板認識到估計也是些每天『之乎者也』的書獃子,我才不要見呢!」

沈珏:「……」

「不過哥哥你為什麼這麼激動啊?」沈珏不說話不代表簡夕會放過他,只見鹿瑟突然湊近了沈珏一雙大眼睛滴溜滴溜的看著他,半響像是發現了什麼新大陸一般驚道「你的臉好紅啊」

簡夕os:少年你這個表現可不像是久經風月的人啊!這麼容易被撩你確定你風流浪子的形象還能豎的住?

沈珏無奈地看著滿眼好奇的小傢伙,原本的那些旖旎心思自然也煙消雲散了「哥哥激動是因為哥哥的寶貝要被別人搶走了,至於臉紅大概是因為今天太熱了阿瑟你又靠得太近了吧?」

鹿瑟毫不客氣地戳穿道「可是哥哥現在是深秋啊,不可能熱啊」說著鹿瑟將手搭在了沈玦的額頭上試了試溫度「沒問題啊,也沒發燒啊」

冰涼的指尖與沈玦滾燙的皮膚相觸,原本就灼熱的溫度一瞬間又彪了好幾度!沈珏覺得自己若是再在這裡呆下去,早晚要燒死在這裡,連忙尋了個借口回房間了

看著沈玦幾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簡夕忍不住笑出了聲:「這麼好撩的傢伙怎麼能在風月之地混下去呢?」

「你好端端的又撩人家做什麼?」

「大概是覺得無聊」簡夕有一下沒一下的戳著碗里的粥慢悠悠道「你不覺得把一個風流浪子撩的臉紅心跳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嗎?」

「你就不怕撩過火了?」

「嗯?什麼意思?」簡夕斜睨著眼看向嘟著嘴的十六,圓滾滾的眼睛里滿是笑意顯得格外無辜「我相信劇情的力量」

十六:孩子,你對愛情的力量一無所知!!!

……

。 等李秀蘭和鄭雄從地上爬起來想要去追鄭樂樂,就又被保安給攔住。

鄭雄氣的攥緊拳,將拳頭都已經舉了起來,想要用暴力來發泄情緒,但是看著那兩個比自己更加壯實的保安,忿忿的將手收了回來。

這兩個保安他打不過,蕭言那麼一個小白臉,肯定沒問題。

鄭雄在鎮子上和人混的久了,打架也駕輕就熟,自認為不將蕭言看在眼裡,轉過頭舉著拳頭就朝著蕭言砸了過來。

到蕭言面前,一拳頭砸下去。

原本站在原地的蕭言往後退了幾步,鄭雄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因為慣性,趔趄了兩下,就朝著地面上栽了過去。

這一下可和剛才不一樣,是直接將鼻子血都給摔了出來,李秀蘭衝過來哭天搶地,指著蕭言罵。

但這裡是高檔別墅區,本來閑雜人來的就少,李秀蘭哭嚎了半天,也不見有人過來,李秀蘭狠狠的盯著蕭言。

「壞了良心的畜生,我們家雄雄這麼乖,你竟然打他,你還是不是人了。」

蕭言冷笑,嘖,這一壞壞一窩,果然有道理。

幸虧李秀蘭看不上鄭叔林姨,連帶著看不上樂樂他們,不然,在這樣的奶奶手下長大,指不定會變成個什麼樣的人呢。

這不,鄭雄就是最好的例子。

蕭言沒有搭理李秀蘭,任由李秀蘭和鄭雄在哪裡鬼哭狼嚎。

沒多久,一輛白色的麵包車停在了三人面前,從車上下來三個人,兩個抓住鄭雄,一個拽住李秀蘭。

「你們幹什麼?你們是誰,幹什麼?」

開車的司機也下來,走到蕭言面前。

「蕭少。」

蕭言點頭,上了副駕駛,李秀蘭和鄭雄也被拽上了麵包車。

保安面面相覷,最後還是保安隊長出來,看副駕駛座上坐的是蕭言,揮了揮手,將跑過來的其他兩個保安給攔住。

「那是咱們的業主,放心,不會有事的。」

麵包車直接將人帶到了郊外。

蕭言剛下車,李秀蘭和鄭雄便被扔了出來。

「你們這幫畜生,你們不得好死。」

李秀蘭嘴裡還罵罵咧咧的,鄭雄也是一臉狠樣,但被身後的兩個大漢控制著,被一瞪,就瞬間乖乖的不動彈了。

蕭言冷冷的看向李秀蘭,李秀蘭被蕭言的眼神所攝,剛要出口的謾罵也哽在了嗓子眼,說不出來,就連對在一起的視線都下意識的游移了起來。

「說吧,要錢幹嘛?」

蕭言看著鄭雄開口。

鄭雄看著蕭言下意識的哆嗦,別開臉。

「我不和你說,你讓鄭樂樂來,我和鄭樂樂說。」

蕭言冷嗤一聲,抓著鄭雄的其中一個人手上一用力氣,鄭雄便感覺自己的胳膊彷彿是要被折斷了似的,鑽心的疼。

「你們幹什麼,鬆手鬆手。」

李秀蘭聽著鄭雄的慘叫,心疼的衝過去,對著控制著鄭雄的那人就拳打腳踢。

另外兩人過去,將李秀蘭拉扯開。

李秀蘭還是不依不饒。

蕭言看也沒有看李秀蘭的方向,直直的盯著鄭雄。

「要錢幹嘛?別讓我說第二次。」

「做生意,我做生意用。」

鄭雄疼的哇哇大喊了起來。

他可是一點也不敢和蕭言說自己賭博的事情,這個蕭言就是鄭樂樂跟前的一條狗,這要是讓鄭樂樂知道了,鄭樂樂肯定不會給自己這筆錢,他的錢就更加的沒有著落了。

蕭言聽鄭雄喊著,一個標點符號都不相信,就他,做生意?

還真不是蕭言看不起鄭雄,而是他但凡有一丁點腦子,也不會把自己作成現在這幅樣子。

「對,做生意,雄雄就是用來做生意的。」李秀蘭也怕了,知道硬碰硬是不行了,就只能示軟。

「我們可是拿錢去做正經事的。」這錢要的也是理直氣壯的。

蕭言手一揮,便讓人將手鬆開,鄭雄跌在地上,蕭言走過去,蹲在地上,觀察著鄭雄的眼睛。

「做什麼生意?三萬塊錢而已,我給你都行,但我得知道我這錢是花哪了。」

有了蕭言這話,鄭雄一下子激動了起來,瞬間抬頭看蕭言。

「真的?」

「嗯,真的。」

「我……我……」鄭雄眼睛左右轉了一圈,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來一個能做的生意。

他也就是找了個借口想拿錢,做生意……他哪會啊。

突然,他眼前一亮。

「我要開店,對,開個小賣鋪。」

他平時常去鎮子上的小賣鋪里收保護費,這也是他唯一能想到的了。

蕭言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行,錢我給你,不過,明天下午到這裡來拿。」

蕭言說完,就轉身上了麵包車。

其他幾個人也沒有再去管鄭雄和李秀蘭,齊齊上了麵包車。

車子開走,李秀蘭才反應過來。

「唉……唉……怎麼就走了,停下來,我們咋回去,等一下。」

李秀蘭跑了幾步,見追不上人,直接將自己的鞋子脫下來,朝著車的方向砸過去。

「你個小畜生。」

鄭雄聽蕭言答應了下來,喜不自勝,心裡更加的洋洋得意。

他就知道,鄭樂樂怎麼敢不給自己錢,她要是不給自己,他就讓他們一家不得安寧。

鄭雄和李秀蘭一個想法,鄭樂樂一個賠錢貨有什麼資格和自己比。

「奶,別追了,咱明天錢拿到手了,就去找三伯告狀。」

李秀蘭聽鄭雄這麼說,氣焰也消了很多。

「行,咱們讓鄭邦民去收拾鄭樂樂和那個小兔崽子。」

李秀蘭身上還有幾塊錢,原本打算花錢打個車回家,但是他們所在的地方,正在封閉修路,人煙罕至,別說車了,就是人都見不到一個。

靠著基本的方位辨認,李秀蘭和鄭雄終於走回了城裡,而這一走,就從下午走到了後半夜。

躺在賓館的床上,李秀蘭和鄭雄都是一腳的泡,心裡將蕭言和鄭樂樂恨到極點,但卻抵抗不住疲憊,嘴裡罵罵咧咧,就那麼躺在床上睡著了。

另外一邊。

蕭言回來,林昭做了一桌子的好菜給兩人接風洗塵,鄭樂樂卻早已經按耐不住,拽著蕭言就先去了自己的房間。

林昭看著一時分開都要去說悄悄話的兩人,也是無奈。

小年輕找對象就是這樣,她也是從哪個年代過來的,哪裡會不懂得這些呢。

鄭樂樂偷偷朝著外面看,看沒人跟來,便將蕭言按在床上。。 隨着主持人的話音落下,莫情的包間出現了一個小型傳送陣。

這是這個世界的規矩,也是包間的特權。

莫情直接往那座傳送陣中丟了一堆中品源晶,念力感知點數,錯不了。

沒一會,那座傳送陣上便出現了一個精雕玉琢的小盒子。

莫情隨手一招,那個小盒子就飛到他的手上。

小盒子裏裝的正是那顆深海之珠。

屋子裏的三個女性眼珠子瞬間盯向莫情手中的深海之珠。

莫情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分配這個珠子。

櫻木梔子率先排除,給她也沒什麼價值,也就是個丫鬟命,伺候伺候憐仇。

憐仇可就親昵多了,被他養了好久,說是他妹妹他女兒都沒什麼錯,給她也不是不可以。

狐葉就有些微妙了,莫情的最強打手,年齡大見識少,有着狐妖一族的牽絆和豐富的修鍊資源供養,也算是忠心耿耿。

「希雅我該怎麼辦?」莫情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抉擇,只能希雅求助。

「你自己看着辦,雖然這玩意的功能性不強,但是它就是好看~」希雅愛答不理的說道。

見希雅不想搭理自己,莫情只能自己選擇。

莫情心裏叫苦不迭,這倆貨也不謙讓一下!

「狐葉,這個東西就給你了…」糾結再三,莫情決定將這顆深海之珠分給狐葉。

原因無他,對於現在的他來說狐葉最有價值,天賦實力皆是上上之選,憐仇的天賦也就那樣了,若是沒有大涅魔功她估計還在一階掙扎。

「謝謝主人~」狐葉開啟了撒嬌模式,頗有「小蜜」的風範。

那個聲音真的是快將人心都給融化了…

別說莫情這個初哥,繞是魔仇這個皇子都是憋的滿臉通紅…

莫情見魔仇也是這個德行頓時就釋懷了,原來不單是自己遭不住,這皇子也是受不了啊…

史上的蘇妲己也是不過如此了吧…怪不得紂王被她迷的神魂顛倒…

別說男人了,女人都有些受不了,一邊在心裏大罵狐狸精,一邊臉色羞紅的低下頭,也不知是自卑還是因為別的…

就在眾人春心蕩漾的時候第二件商品都已經開始拍賣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