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8, 2021
27 Views

況且,洛一辰還是她好朋友方菲的男人,她怎麼可能會喜歡上。

Written by
banner

看看這些浮誇的新聞標題。

《唐沐晴洛一辰片場難掩愛意》

《鏡頭后的洛一辰,最愛的居然是她》

《女主變女配,洛一辰心醉宸貴妃》

……

真的是,太能編了。

衛北霆依然是冷冰冰的模樣,「我沒誤會。」

唐沐晴一臉無辜,「可是你生氣了。」

沒看到春杏都已經被他嚇得,在一邊都不敢動了。

如果這都算是沒有生氣。

那麼生氣是什麼模樣的?

唐沐晴現在已經被衛北霆口是心非的能力,給逗笑了。

看到她笑,沒心沒肺的,衛北霆忍不住皺着眉頭去捏她的臉,唐沐晴一嘟嘴:「衛北霆,你弄疼我了。」

她這麼一說,衛北霆反而用力了一下。

唐沐晴的腮幫子吃痛,努力的奪回自己的臉,躲在一邊瞪着衛北霆。

狗男人!

下手沒輕沒重的!

衛北霆眸色淡淡,笑意沒有到達眼底:「我沒有誤會,可是我的老婆一次次的和其他男人上熱搜,我有些不開心。」

唐沐晴:「……」

默默的坐回了衛北霆的身邊,忍痛把頭伸過去,臉朝向衛北霆的方向,試探道:「要不,你再捏捏?」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哈城老城區。

白家老宅。

白家的發跡史,可以追溯到白易寒的太爺爺那一輩,白易寒的太爺爺原本是黃河下游的關內人士,那個年代,關內鬧飢荒,白易寒的太爺爺,便隨着同村的人一起背井離鄉,前往東北地區謀生撈金,後面白易寒的太爺爺逐漸在哈城站穩了腳跟,隨着時間的推移,白家的發展也越來越大。

特別是到了白易寒爺爺白髮喜這一輩,那個時候國家重點發展東北地區,白髮喜趁著時代的浪潮,生意越做越大,人脈也越來越廣,一舉將白家發展為東北地區的大家族。

而哈城老城區的白家老宅,正是白髮喜的父親當年從關內來到東北這邊發展,掏了第一桶金買下的房產,到如今,已經有百餘年的歷史。

雖然現在白家的人基本上都搬去了哈城的新城區,住的都是大別墅,但是一旦白家有什麼重要儀式活動,都要前往白家老宅舉行,這是白髮喜的父親臨時前定下的規矩,說這是白家發跡的地方,不能忘本,白家老宅,就算到了白家最困難的時候也不能賣。

因此,白易寒和蘇家之女蘇佩琳的婚禮,要在白家老宅舉行。

此時此刻。

白家老宅內,早已張燈結綵,掛滿了喜字和紅燈籠。

老宅內,人頭攢動,已經聚集了不少白家人,不過,正廳堂屋的大門卻緊閉,一群年輕的白家人聚集在門外,看着緊閉的堂屋大門,小聲議論了起來。

「易寒這次,恐怕只有妥協了吧?」

「易寒堂哥也真是的,竟然看上了一個普通人家的女孩,為了那個女孩,竟然還玩起了絕食,真是搞笑!」

「易麟,你說,爺爺現在和易寒在堂屋裏談什麼?」一個年輕男子諂媚的看着眼前西裝革履的男子開口道。

白易麟。

目前已經被白髮喜作為白家第一繼承人培養,所以白家年輕一輩,都以白易麟為中心,畢竟白易麟是未來白家掌舵人,和白易麟搞好關係,未來等他掌權的時候,自然好處多多。

「恐怕,是談接下來婚禮一事吧?易寒堂哥的那個朋友嚴經緯不是要帶着秋詩過來,說要給他們兩證婚么?如果他們真來了,會遭到最大的羞辱!」白易麟淡淡的說道,雖然嘴上稱呼白易寒為易寒堂哥,但是語氣之中卻沒有一絲敬重的味道。

在白易麟看來,白易寒為了一個普通人家的女孩和爺爺對抗,就是個蠢貨。

不過,也正是白易寒這樣,他才有機會成為爺爺重點栽培對象。白易寒已經傷透了爺爺的心,就算他和蘇家之女蘇佩琳結了婚,未來也無法坐在白家第一繼承人的位置。

「嚴經緯,呵,這傢伙聽說在西南省名聲不小!」

「嚴開疆的兒子,曾經嚴氏集團的廢物少爺,當然名聲不小,好不容易出獄了,老婆夏子悠得到了駐顏丹方,未來發展光明,兩人竟然離婚了?哈哈!」

「傳說夏子悠被武安神帥看上,在武安神帥這樣的大人物眼中,嚴經緯算什麼東西,他怎麼守得住夏子悠?」

「這麼說,嚴經緯頭頂綠油油的?救他這樣,還好意思來替秋詩討公道?哈哈!」

白家一群年輕人議論紛紛。

而緊閉的堂屋之中。

一名年紀七十多歲,頭髮一半已經花白的老者坐在檀木椅子上,在他面前,站着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英俊的年輕男子。

他們三,正是白髮喜,白孟,白易寒祖父孫三人。

此時,白髮喜目光緊緊盯着白孟和白易寒,臉色很不好,白髮喜有四個兒子,白孟,白仲,白叔,白季。白易寒的父親白孟,就是白髮喜的大兒子,而白易寒則是白髮喜的大孫子,白易寒出生之後,從小就表現得很聰明,白髮喜非常喜歡,心中也一直把白易寒這個大孫子當成白家繼承人來培養。

他們爺孫的關係,一直都非常好,後面到白易寒上了高中,談了戀愛,在白髮喜知道和白易寒談戀愛的女孩是個普通人家的女孩,他也沒覺得什麼,畢竟高中時代談戀愛都是過家家,白髮喜沒當真。

誰知,在白易寒大學畢業后,說要娶秋詩為妻的時候,差點沒把白髮喜氣死,他讓白易寒和秋詩分手,但白易寒脾氣比牛還倔,說這輩子只娶秋詩……於是,祖孫兩人的矛盾就此產生,白易寒被打發去負責國外的生意,白髮喜的本意是讓他和秋詩見不了面,異地幾年之後,估計就分了,但白髮喜萬萬沒想到……他們兩竟然還一直有聯 「合作?」「合作?」費羅莎扔掉礦泉水瓶子,問道。

「是的,合作,我知道你今天下午要把不死老喬的母種,偷偷運走,這個我可以幫你,而我只想要不死老喬的地盤。」

弗瑞奧薩一臉警惕看着秦軒說:「你怎麼知道我要偷偷運走他的母種。」

現在知道這件事情,只有你和我,還有地上屍體。」秦軒指着地上被炸得四分五裂的屍體說道。

弗瑞奧薩看了一眼四周的屍體,下定決心道:「好,可以。」

秦軒看了一眼手錶,伸出手說:「合作愉快,弗瑞奧薩女士。」

弗瑞奧薩也伸出手和秦軒握了一下,秦軒對着藍牙說道:「紅后,可以讓機械人出來了,準備出發。」

「什麼…..,機械人?」弗瑞奧薩從秦軒話里聽到了很多她不懂的詞。

「你快就能看見了。」話音剛落,被塗上黃色保護色的軍用機械人從沙坡上向秦軒走來。

當所有機械人走到秦軒面前的時候,弗瑞奧薩終於看清了這些「人」的真面目,或者說「他們」根本不是人。

秦軒沒看見弗瑞奧薩的驚訝,反手把十個軍用機械人放入了系統空間了,扭頭看見弗瑞奧薩的那驚訝的表情,過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說:「弗瑞奧薩女士,該走。」說完,伸出雙手讓她考起來。

弗瑞奧薩看到他動作一臉疑惑道:「你是怎麼做什麼?」

「你把我綁起來,作為血袋抓回去,先給不死老喬啊。」

弗瑞奧薩回到油罐車上拿出一個繩子綁住了秦軒說:「你就這麼信任我?」

秦軒試了試弗瑞奧薩綁的效果,還行,跟着弗瑞奧薩上了油罐車后,回答了她的問題:「弗瑞奧薩,我們現在是合作關係,再加上,你已經見識過我的手段了,所以我…….。」秦軒沒在往下說了,相信弗瑞奧薩已經明白了他的話的含義了。

翻譯一下就是,你不不乖乖合作,躺在地上的就是你了,弗瑞奧薩。

聽完秦軒的話,弗瑞奧薩果然沒有在說話。

一路上,安安靜靜,經過了漫長的車程,秦軒和弗瑞奧薩終於來到了不死老喬的地基。

基地第一道防線就是餓的骨瘦如柴的奴隸,不死老喬用水控制了他們,每次在弗瑞奧薩去往石油工廠的時候,才放水。

如果有人入侵基地話這些奴隸還可以為他爭取不少逃跑的時間。

當弗瑞奧薩的油罐車行駛進基地時候,秦軒被基地內景象所震撼,他看到了許多屍體和人,因為持續的高溫所有的屍體都被烤成「木乃伊。」

弗瑞奧薩這些景象見多了,也就少見不怪了,很熟練的把車開回「車庫」。

說這是個車庫吧,它確實是車庫,但是仔細一看就是像一個超大型的垃圾停放處。

秦軒跟着弗瑞奧薩下了車,弗瑞奧薩在一旁囑咐道:「一路上不要說話,聽明白了嗎?」

「恩。「秦軒點了點頭。

弗瑞奧薩押著秦軒剛準備出發,就被一個人看見了。

「弗瑞奧薩,你這是押著誰?」一個肌肉男喊道。

扔掉礦泉水瓶子,問道。

「是的,合作,我知道你今天下午要把不死老喬的母種,偷偷運走,這個我可以幫你,而我只想要不死老喬的地盤。」

弗瑞奧薩一臉警惕看着秦軒說:「你怎麼知道我要偷偷運走他的母種。」

現在知道這件事情,只有你和我,還有地上屍體。」秦軒指着地上被炸得四分五裂的屍體說道。

弗瑞奧薩看了一眼四周的屍體,下定決心道:「好,可以。」

秦軒看了一眼手錶,伸出手說:「合作愉快,弗瑞奧薩女士。」

弗瑞奧薩也伸出手和秦軒握了一下,秦軒對着藍牙說道:「紅后,可以讓機械人出來了,準備出發。」

「什麼…..,機械人?」弗瑞奧薩從秦軒話里聽到了很多她不懂的詞。

「你快就能看見了。」話音剛落,被塗上黃色保護色的軍用機械人從沙坡上向秦軒走來。

當所有機械人走到秦軒面前的時候,弗瑞奧薩終於看清了這些「人」的真面目,或者說「他們」根本不是人。

秦軒沒看見弗瑞奧薩的驚訝,反手把十個軍用機械人放入了系統空間了,扭頭看見弗瑞奧薩的那驚訝的表情,過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說:「弗瑞奧薩女士,該走。」說完,伸出雙手讓她考起來。

弗瑞奧薩看到他動作一臉疑惑道:「你是怎麼做什麼?」

「你把我綁起來,作為血袋抓回去,先給不死老喬啊。」

弗瑞奧薩回到油罐車上拿出一個繩子綁住了秦軒說:「你就這麼信任我?」

秦軒試了試弗瑞奧薩綁的效果,還行,跟着弗瑞奧薩上了油罐車后,回答了她的問題:「弗瑞奧薩,我們現在是合作關係,再加上,你已經見識過我的手段了,所以我…….。」秦軒沒在往下說了,相信弗瑞奧薩已經明白了他的話的含義了。

翻譯一下就是,你不不乖乖合作,躺在地上的就是你了,弗瑞奧薩。

聽完秦軒的話,弗瑞奧薩果然沒有在說話。

一路上,安安靜靜,經過了漫長的車程,秦軒和弗瑞奧薩終於來到了不死老喬的地基。

基地第一道防線就是餓的骨瘦如柴的奴隸,不死老喬用水控制了他們,每次在弗瑞奧薩去往石油工廠的時候,才放水。

如果有人入侵基地話這些奴隸還可以為他爭取不少逃跑的時間。

當弗瑞奧薩的油罐車行駛進基地時候,秦軒被基地內景象所震撼,他看到了許多屍體和人,因為持續的高溫所有的屍體都被烤成「木乃伊。」

弗瑞奧薩這些景象見多了,也就少見不怪了,很熟練的把車開回「車庫」。

說這是個車庫吧,它確實是車庫,但是仔細一看就是像一個超大型的垃圾停放處。

秦軒跟着弗瑞奧薩下了車,弗瑞奧薩在一旁囑咐道:「一路上不要說話,聽明白了嗎?」

「恩。「秦軒點了點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