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6, 2022
23 Views

炎兔兒對上這些明顯已經喪失戰鬥能力的小拉達,表現的十分輕鬆,一腳踹飛一隻。

Written by
banner

偶爾碰上一隻試圖反抗的,炎兔兒更是搶先使用出「突襲」,然後再給它來上一腳。

蘇緣早上說過,遇到試圖攻擊你的寶可夢,只要不是自己人,視情況決定要不要先給它來上一個「突襲」。

對於訓練家的教誨,炎兔兒都是很認真的記在心中的。

「啪!」

又是一隻小拉達被踹飛。

炎兔兒這邊玩的不亦樂乎,蘇緣卻是不敢放鬆警惕。

他可沒忘記拉達一家的習性,但凡是成群結隊出沒的小拉達里,其中必定有一隻進化過的拉達!

先前那一聲凶厲的尖銳叫聲,估計就是那隻拉達的吧。

「窸窸窣窣……」

草叢中傳來細微的動靜,炎兔兒耳朵抽動,目光轉向那處傳來聲響的草叢。

「Rati!!!」

那是一隻身體呈現黃褐色的大型老鼠,一對突出的巨大門牙上泛起灰白色的波動!

必殺門牙!!!

拉達完全無視了炎兔兒的存在,四肢全力奔跑着沖向蘇緣!

能夠進化成拉達,就代表着它擁有着相當豐富的經驗。

處在森林的外圍地帶,它遇到的人類訓練家也不在少數了。

即便無法戰勝他們的寶可夢,但是一旦制服了它們的訓練家,那些被馴養后的寶可夢根本不足為懼!

以往,它都是依靠這一手偷襲能力,硬生生的從人類身上取得不少戰利品…

今天,它也不例外!

「Rati!!!」

拉達險惡的門牙張開,涎水低落,捲起一陣惡風!

看着朝着自己攻擊過來的拉達,蘇緣微微一笑,臉色不見絲毫緊張。

他甚至還有空安慰莉莉艾,

「如果害怕的話,就把眼睛閉上。」

特性再次切換成「自由者」,「看穿」悄然開啟!

蘇緣捏了捏雙手,調整了一下身體的狀態。

【雖然現在還只能使用一次,不過應該也足夠應付現在的情況了。】

電光火石間,拉達已然來到蘇緣身前!

後肢發力,拉達肥碩的身軀奮力躍起,必殺門牙早已準備就緒!

寒光噬人!

「Luca!」

路卡利歐臉色突變,想要出手…

但是這個距離已經——

然後下一秒,它張大了嘴巴。

「????」

這是什麼拋瓦?

「蠻力!!!」

蘇緣心中爆喝,身體不退反進,手握成拳,有着「看穿」與格鬥經驗的加持,他一拳轟打在拉達的要害上!

僅僅是這一擊,便將蘇緣的體力消耗殆盡。

不過效果,卻也是非常顯著的!

「轟!!!」

大片飛葉落下,拉達的身體鑲嵌進樹榦里,口吐白沫,氣息微弱。

雖然還不至於喪命,不過沒有治療設施的幫助,沒有十天半個月的,估計是恢復不好的。

「Scor……?」

炎兔兒獃獃地停下了腳步,神情複雜的看着蘇緣。

我剛剛好像還在為他擔心……?

炎兔兒又瞥了一眼模樣凄慘的拉達。

我…

我是不是擔心錯人了?

「咕嗚!」

炎兔兒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它決定了,以後我一定要乖乖的!

一定、一定、一定不能忍他生氣!

嗚…

它可不想變成拉達這幅模樣。 聽上去似乎有點道理,可仔細想想又覺得有點扯……

張宇航聽得一愣一愣的,一時間竟無言以對。

範子瑜則發現楊千里不是囂張,只是個性比較強。

李菜鳥吹成那樣,作爲領導他不但不尷尬不生氣,反而很理解很包容。

甚至能從李菜鳥“樸素”的牛皮中,解析出李菜鳥對城南派出所那種強烈的、發自肺腑的自豪感!

可見在如何對待年輕人這件事上,他比中隊乃至大隊領導強多了。

就在範子瑜覺得只有跟着楊千里這樣的領導幹才有激情、纔有意思的時候,音響裡傳來汪宗義的聲音。

“小李小李,花格子進了一家酒店,山城同行已經跟上去了,你們那邊什麼情況?”

李菜鳥顧不上再吹牛,連忙道:“報告汪隊,一切正常。”

“什麼叫正常?”

“剛進去了兩個客人,一個看着三十四五歲,一個四十左右。”

“盯緊了。”

“明白!”

李菜鳥應了一聲,又開始吹起陵海的房價。

均價接近兩萬,比較好的地段都在兩萬以上,與山城這個省會城市相當,山城同行爲之驚歎……

大半夜蹲守容易犯困,在指揮部裡坐等同樣容易打瞌睡,聽李菜鳥吹牛真能提神。

韓昕聽的津津有味。

範子瑜實在理解不了李菜鳥那種熱愛家鄉的樸素情感,反而覺得這是一個記錄李菜鳥黑歷史的機會,悄悄拿起手機錄音。

張宇航不但理解不了,而且尬的寒毛都豎起來了,乾脆起身道:“老楊,我明天有事,不能熬夜……”

“早點回去吧,這兒有我呢。”

“那我先走了。”

張宇航跟韓昕和範子瑜打了個招呼,剛走到門邊,音響裡又傳來汪宗義的聲音。

“小韓小韓,在嗎?”

韓昕打開麥克風:“收到收到,汪隊請講!”

汪宗義看着山城同行剛查詢的旅館酒店記錄:“種種跡象表明,花格子也在從事賣淫活動,足療店老闆娘很可能涉嫌組織賣淫。”

“我早看出來了。”

“山城同行打算跟我們一起行動,打算在我們收網時抓捕老闆娘。”

韓昕回頭看了看楊千里,舉着麥克風:“汪隊,他們可以參與行動,但恐怕抓不了老闆娘。”

“爲什麼?”

“因爲種種跡象表明,老闆娘很可能涉嫌容留他人吸毒,與我們正在偵查的3.13案有關聯,甚至可能是同案犯。”

楊千里露出了笑容,想想又豎起大拇指。

汪宗義驚問道:“這麼說我們要同時抓捕三個嫌疑人!”

“不但要同時抓捕三個人,也要控制住另外兩個技師,因爲老闆娘到底有沒有容留他人吸毒,我們需要證據。”

“知道了,等張浩他們到了我們分成三組。”

汪宗義話音剛落,就聽見李菜鳥急切地說:“汪隊汪隊,林麗紅和馬尾辮出來了,跟剛纔進去的兩個客人一起出來的!”

“她們有沒有叫車?”

“沒有,他們一起往南邊去了,徐莉姐和山城同行已經追過去了,我跟在他們後面。”

“不要跟太緊,絕不能暴露身份!”

“收到!”

……

林麗紅和另外一個技師,跟兩個客人進了距足療店不遠的一家快捷酒店,兩個客人開的房。

等在李菜鳥這一組的山城同行搞清楚那兩個客人的身份,汪宗義才稍稍松下口氣。

楊千里點上支菸,看着範子瑜剛打印出來的一堆嫖客照片,低聲問:“小韓,時間不多了,林麗紅還在忙着做生意,你覺得她有沒有買到毒品?”

“不知道。”

“分析分析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