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4 月 3, 2022
35 Views

蘇葉一聽,點了點頭一副認真的說道。「是這樣啊,那你準備怎麼合作呢,這大白菜我看着是不錯,不過你要怎麼批。」

Written by
banner

「姑娘一看就是會做生意的人,我這大白菜有一百斤,按每斤一文錢批發,這一車是一百文錢,只要合作了那我們家就可以無限的供應,家裏還有其他的蔬菜,都是這麼一個價位的。」那農夫一聽,立馬一臉激動的介紹道。

「咦~我看這兔子不錯,老闆,這兔子賣嗎。」然蘇葉的注意力瞬間就被旁邊掛着的三隻大白兔給吸引過去了。

「這兔子不賣的,但是如果姑娘你願意合作,那這兔子我就賣給你了,就當是我們合作的誠意,我也不要你高價,這幾隻兔子加這一車大白菜,你給我二兩銀子就行。」那農夫說着伸出了兩個手指頭說道。

蘇葉一聽,眼神一亮。「老闆,你真是個爽快的人,那我。」

然,沒等蘇葉把話說完,蘇葉就被一陣拉力給拉走了,一看竟是蘇勝天一臉擔憂的看着你自己搖頭。

「怎麼了爹。」被蘇勝天拉到一旁,蘇葉一臉不解的問道。

「葉子,我看這個人怎麼那麼像是騙子呢,那大白兔一看一隻就不知二兩銀子。可他這麼一大車白菜才一百文錢,加上這大白兔竟然才要二兩銀子,你可別上當了到頭來讓人家給坑了。」蘇勝天越說眉頭皺得就越深。

蘇葉一聽,瞬間就方了,她只想着怎麼把價格弄低讓這爹可以接受,但是沒想他的爹思想竟是那麼的謹慎啊。

「爹,我看他不像是騙人的啊,而且他也說了,是找合作夥伴,既然是合作夥伴,那低價就是他的誠意啊。你想想,你家裏要是有很多蔬菜賣不出去,你是願意放在家裏給蔬菜全爛掉了還是低價找合作夥伴賣掉以求保本呢。」看來想要說服她爹還得花上點時間了,真是失策。。「Hello,你在哪兒啊?」

劉在錫的聲音從手機中傳來。

「我在醫院呢在錫哥。怎麼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猛地接到劉在錫的電話,朱子仁有些緊張,他在擔心這人不會是要拒絕我這個「攝像機傳遞計劃」吧。

「哎呀,你怎麼到醫院去了?!出什麼問題了?沒什麼大事吧?」

《半島之俠》第一百一十四章我先來的 雪衣沒料到就在她殺的盡興時,突然殺出一個程咬金,差點中招,堪堪歪頭避過那飛鏢,她看向了飛鏢飛來的方向。

那是個身穿黑衣的女子,下巴尖細猶如蛇蠍,眼神更是陰毒,身材倒是不錯。

只一眼,雪衣便確定那人極有可能就是魏凝珠。

她又側頭看了看釘在石壁上的毒鏢,忍不住勾唇一笑。

飛鏢,行家呀!

看來她這次總算是遇到對手了!

這裡是石林,石頭遍地都是,是時候讓這個初次見面的敵人深入了解一下她百發百中的投擲技術了!

相互切磋嘛,這樣技術才會更加精進!

雪衣隨手撿起周圍幾個小石頭,在這石林中快速移動,挑了個合適的位置,又特意選了個刁鑽的角度丟出三顆石頭。

石頭向著魏凝珠的后腰、后心和後腦勺而去。

雪衣動起來之後,石林掩映,魏凝珠眨眼間便失去了她的位置。

待凌空飛來的三顆石頭離得近了,魏凝珠直覺不妙,快速向著右側閃避。

雪衣早就知道這石頭可能打不中對方,又一左一右補了兩顆石頭。

反正不管她往哪邊躲,肯定有一顆石頭能打中她!

誰知,魏凝珠發覺躲不過去,竟直接拉過身邊的手下充當人肉墊,幫她承受石頭的攻擊。

那人被擊中胸口,心臟遭受重擊,瞬間停止跳動,整個人彷彿被抽空了所有生命力,軟軟倒了下去。

魏凝珠看了眼那個手下,眼眸沒有絲毫愧疚,她又抬眼看向石頭飛來的方向,卻沒有看到雪衣的身影。

早在丟出那一左一右兩顆石頭之時,雪衣便已經轉移了位置。

現在敵明我暗,她當然得好好戲耍一下這個魏凝珠,看看此人的過人之處能發揮幾分。

雖然在進石林之前,蘇言讓她消耗魏凝珠的體力,將人擊退即可。

但若是有機會的話,她自然得殺了魏凝珠,為死去的人報仇!

就在魏凝珠四處查看雪衣的蹤影時,又有三顆石頭向她飛來,她躲過兩顆石頭,將其中一顆握在了手心裡。

她緊盯著雪衣方才藏身之地,報復似的將石頭捏成齏粉,石粉從指尖緩緩抖落。

看得不遠處的雪衣觸目驚心,她直覺自己軟乎乎的小手做不到……

大抵是煩了雪衣這種貓捉老鼠的遊戲,魏凝珠直接提起輕功,跳上了身邊最高的巨石頂端,俯視著下方的情形,意圖尋找雪衣的蹤跡。

雪衣看到她的舉動,乾脆不藏了,也跳上了身旁的一顆巨石,挑釁似的對魏凝珠勾了勾手指。

魏凝珠行走江湖多年,從來都是別人怕她,哪會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膽,敢來挑釁她。

她一時被激怒,整個人像顆炮彈一樣朝著雪衣飛來。

距離拉近,魏凝珠伸掌想要將雪衣一擊斃命。

雪衣自然不能坐以待斃,見到魏凝珠身在控制無法借力,她繼續丟出三顆石頭向她扔去。

魏凝珠慌忙之中,抬起左手護住頭,被一顆石頭擊中左臂,小臂瞬間麻木,疼痛感隨之而來。

她在雪衣立身的巨石頂端落下,右手的斷魂掌擊打在巨石上,頓時亂石飛濺。

雪衣又跳到了附近另一顆巨石上,繼續向魏凝珠丟石頭,趁著她躲避石頭的間隙,雪衣對她又是做鬼臉又是吐舌頭:

「來呀來呀!你抓不到我!略略略,氣死你!」

魏凝珠躲過雪衣扔來的石頭,從身上扔出三支毒鏢來,射向雪衣。

雪衣躲過飛鏢,快速撿了幾顆石頭仍向魏凝珠。

她心中暗道:看看是你的飛鏢多,還是我的石頭多!

幾輪過後,魏凝珠一摸腰間,她已經沒有飛鏢可用了!

雪衣的石頭還在源源不斷向著她飛來。

魏凝珠是第一次被人當做活靶子,對方的投擲技術一流,準確度百分之百,而且身法還不弱於她,這讓魏凝珠感覺十分棘手。

她近不了雪衣的身,自然沒法對雪衣造成傷害,反而她還要一直躲避石頭。

甚至雪衣居然坐在遠處的巨石頂上,開始玩起來了!

雪衣丟石頭的角度越來越刁鑽,以至於魏凝珠不得不做出各種高難度動作,扭來扭去。

她那身材本就火辣,前凸后翹,水蛇一般的腰肢令無數人垂涎三尺。

不得不說,在場還是男人多,這場景,底下的人打架的雙方不約而同都住了手,紛紛看魏凝珠的表演。

魏凝珠也察覺到了四處投來的熾熱目光,頓時臉上一紅。

她躲過雪衣的石頭,對著下方喝道:「愣著幹什麼,還不繼續打!」

她這麼一提醒,雙方又打了起來,然而這次衝突一點也沒有之前那麼激烈。

他們的目光時刻關注著魏凝珠。

雪衣當然不想讓他們繼續打下去,於是適時高聲喊道:「想不想看福利?!」

這問話令無數男子內心激動不已,然而沒人敢回答,只是他們的眼神出賣了他們,目光紛紛投到了雪衣身上。

雪衣輕笑一聲,隨手抓了一大把石頭,站起身來,向魏凝珠扔去。

魏凝珠真是要氣死了,好好的一場戰鬥,硬是把她變成了焦點。

現在打架也不打了,全都盯著她看!

方才她的左手被石頭擊中,到現在火辣辣的疼。

無奈,面對這些石頭,魏凝珠還是得躲。

她腳尖輕點,在空中扭動腰身左閃右避,踩著石頭繼續往上空跳躍。

最終頭向後仰,她整個人凌空后翻,欲向巨石頂落下。

自下而上看去,她那豐腴的上身有如波濤洶湧。

落在巨石上,魏凝珠又轉了幾圈,黑裙的裙擺翩躚起舞,彷彿一隻黑色的蝴蝶,展翅欲飛。

雪衣的石頭終於扔完了,魏凝珠也穩穩站定,她劇烈的喘息著,憤怒夾雜著心臟輕微異常的跳動,令她有些難受。

見他落下來,雪衣大聲問道:「精不精彩?!」

雖然依舊沒人敢回答,但那眼神已經說明了答案,他們還想再看美人跳舞。

看到他們的眼神,魏凝珠瞬間想挖個地洞鑽進去,她成名已久,實在丟不起這個人。

只見魏凝珠飛速跳下巨石,狼狽而逃,並且喊道:「撤!」

看到魏凝珠帶人離開,眾人看向雪衣的眼神特別怪異。

雪衣完全不在乎,直接跳下巨石,來到蘇言身邊。

蘇言一摟她的腰,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在她耳邊輕輕說道:

「要不……沒人的時候,你給我也跳一個,我覺得你跳的應該比她好看!」

眾人不知他說了什麼,就見雪衣紅著臉,抬起粉粉的拳頭直錘蘇言的胸口,嘴裡還嚷嚷著:「啊啊啊!我打死你!」

眾人又是一副吃飽了狗糧的生無可戀表情。

不同於雪衣他們的氛圍,魏凝珠含怒帶人離去,百米之外就是他們的臨時據點。

身後的人都沉默著,魏凝珠越走越氣,越氣越想打人。

來到據點之後,她終於爆發了。

魏凝珠猛地回身,抬手指向身邊的人,她的指尖在他們之間游移,氣到整個人渾身顫抖,說不話來。

她失敗而回的次數不少,但這是唯一一次各方面都比不過對方的。

看到她氣成這樣,下面的人更加不敢吱聲,個個低垂著眼眸,不去看她。

氣氛頓時十分詭異。

魏凝珠實在是沒忍住心裡的火氣,抬手就是一個巴掌拍在離自己最近的男人臉上。

那巴掌聲發出響亮的聲音,在這石林中回蕩。

那人白凈的臉頰瞬間就紅了一片。

她心中的怒火依然沒消下去,又看向其他人,甩手就是一個巴掌。

一個一個輪下去,打了十多個人之後。

魏凝珠看了看後面那烏壓壓的幾百人,內心暗道:這打下去,豈不是得打好幾天?

想到這一點,她頓時歇了一人一個巴掌的想法。

再次來到最前方,魏凝珠雙手叉腰,含怒高聲道:「你們,自己扇自己十個巴掌!」

接下來,人群中傳出一片扇巴掌的聲響。

整整齊齊,還頗有規律。

扇完之後,魏凝珠對此還算滿意,氣消了,開始商量起了其他行動。

雪衣他們將死去之人的屍體一一掩埋,之後便打算繼續前行。

這次,只是魏凝珠的第一次試探,之後,還會有更多次。

不知何時、何地,會冒出來。

穿過石林之後,只需七日,便能到達聖虎族的領地。

此地環境比較惡劣,全年之中,絕大部分時候都在下雨,但在春季又有好幾個月的時間沒有一滴雨。

多數綠色植物會枯死,只剩下光禿禿的土地。

且溫度隨著時間的推移,溫度會逐漸升高。

這石林,便是雨季過後,河流乾涸而形成,每年都會在四月份形成一條能夠通行的道路。

這樣的道路,會維持大約一個月的時間。

所以,他們必須得在一個月之內,返回化寧山。

否則,雨季到來,河水水位急速上漲,僅需三日,這石林便會沉入水下,只能等來年春季才能回去。

那時水流湍急,人根本沒法游過去,入水便會被急速的水流沖往不知名的地方,十死無生。 溫九傾:「…..」

秦北舟輕咳一聲:「溫寶,你急什麼?」

「…..」誰急?

溫青晨臉色爆紅,踏進房門的一隻腳迅速退了出去:「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打擾你們的!是於叔讓我來給三姐姐…..不,來給王爺送葯的!我馬上就走!你們繼續!」

溫九傾:「…..」

繼續什麼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