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4, 2021
23 Views

金玉娘心裏難受至極,竭力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決絕的轉身離開。

Written by
banner

「夫人!」盈彩急忙跟了過去。

玉老夫人一直等著金玉娘去找她,但是等來的卻是金玉娘離開玉府去找孝平鄉君的消息。

「她想用孝平鄉君來壓我?」玉老夫人一陣冷笑。

「老夫人,七夫人不一定是這麼想的,也許七夫人是想請孝平鄉君去勸勸淑慧小姐呢!」秦嬤嬤說道。

玉老夫人面色稍許好了一點,「你幫着她們說話,是覺得我不該將這些告訴淑慧?」

「老夫人肯定有自己的用意。」秦嬤嬤心裏確實是不理解。

現在的玉淑慧雖然忘了過去,但是比過去的玉淑慧討人喜歡多了。

秦嬤嬤是挺喜歡玉淑慧這種簡單單純的性子的。農家嬌娘 隨著趙小趙的一番無差別的光球攻擊之後,世界清凈了……

「終於清凈了。」趙小趙嘆了口氣,他居然能說出這樣的話……

「對呀」李大佬也嘆了口氣,然後他嗦了一口粉……「啊!這幫人打架是真的吵。」

「不知道凱政有沒有死呢?」趙小趙露出了一個你懂我意思吧的神情。

「你在詛咒人家嗎?」李大佬回應了他,我懂你意思。

「他沒有回答,可能是死了。」屍體都沒見到趙小趙立馬就下了定論。

「死的好」李大佬非常欠的鼓起了掌。

「摶」(這是用力把刀扔到地上,但是刀又砸不爛石頭的聲音)凱政都要把他的刀砸爛了:「你們倆個是不是真的要殺我?這麼多個球,你讓我躲我怎麼躲?你讓我擋我怎麼擋?我一碰就爆,爆了還閃我眼睛……我……WDNMD!!!!!!!!」凱政臉都紅完!看來是氣得不輕……

「那隻能說你命臭,如果真是我要隨便亂砸的話,花目蘭怎麼沒事?」趙小趙一個反問眾人向那邊看去。

……人家真沒事就站在那裡

「喏」

「喏,你*個頭你明明就是想砸我,你絕對有兩三個是瞄準我的,我親眼看到它們往我這邊飄過來的!」凱政反駁道

「那怎麼樣,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我砸你,你明明就是自己命臭。」趙小趙說的條條在理,雖然他有兩三顆真的是瞄著凱政去打的,但是那兩三顆是這100多顆球裡面傷害最低的幾顆,所以凱政才一點傷沒有,就是有點灰頭土臉的。

「我命……」凱政還沒說完就被一聲掌聲給打斷了。

「啪」

眾人十分警覺,聽到掌聲后,所有人的人頭都朝同一個地方扭去,就像訓練有素的士兵一樣。

此時從黑暗中走出來的一個銀色的大象……人

沒錯就是一條長著長鼻子的人……(說實話有點像章魚哥……)

他邊走著邊拍手,他的腳步聲被他的拍手聲掩蓋,而他的後方,跟隨著一群冒著紫煙的盔甲戰士,每個戰士都和他們開頭看到的那個一樣猶如一個模子刻出來一樣。

「我真是小看你們人類了,雖然我敗了,但是我可沒想到你們卻在三年後重振了雄風,三年前雖然我敗了,但是你們人類也應損失慘重,我殺了很多人,我把那些人靈魂全部抽出來,一個一個的做成了我後面的傀儡,他們是我的傀儡,他們的靈魂已經變成了我所操控的工具,我殺過很多人,但並不包括你在內,我說的沒錯吧?凱政!」銀色大象一開始就說出了這麼多話,非常像跟凱政敘舊一樣。

凱政走向前去,他把他的劍握緊,眼睛狠狠盯著銀色大象道:「是你殺了我爹?」

「做人要有擔當,不是我!」銀色大象一口咬定。

「喲,還會成語呢。」趙小趙一句話摧毀了現在的氣氛……

「你從哪裡看出來他講成語的?」李大佬吐槽道

「你看看,你看看這不就戳到你的知識盲區了嗎?你看哦,成語是四個字的,詞語是兩個字的那成語可能有五個字的,但詞語只有兩個字的,這個東西不是成語,難道叫詞語嗎?不是成語,難道還是歇後語嗎?歇後語的還有個歇後啊,他那個不是我是歇後嗎?他根本不是……」

「閉嘴!」隨著銀色大象一聲令下,趙小趙感受到了一股輕輕的風從他的臉龐劃過……

李大佬聽著也有點煩,自從趙小趙把幼時金血全部要回之後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話賊尼瑪的多不知道是不是跟那位白髮少女學的……

「這個人看起來很強。」李大佬本來想打手勢示意趙小趙演個戲,然後他們在旁邊看戲,然後他手勢還沒打。

趙小趙默默地打成了一個問號:「?」

「我也感受到了。」凱政道,這個時候他變了,他不再是那麼嬉皮笑臉,他狠狠地盯著前面的人,恨不得要把眼睛瞪出來。

「小心啊。」李大佬拍了拍!凱政的肩膀。

凱政點了點頭,一句話都沒有說,留下的絕情的背影往前走去!

看來這次不成功,便成仁!

「呵,居然一個人來挑戰我嗎?」銀色大象,看著向他走來的凱政,輕笑道。隨後他手指了指,他後面的大軍那三個人的方向而去,與凱政擦肩而過。

凱政眼睛里閃耀著劍的鋒芒!

「開始吧!我要開始復仇了!」他等這說句話已經很久了!

花目蘭看到了前方湧上來的傀儡大軍,連忙跑到了那兩個男的身後。

「怎麼了花花?」趙小趙一臉賤笑的說道。

「不要叫我花花,怪肉麻的,說的好像我要在水箱裡面死掉一樣。」花目蘭用鄙視的目光盯著趙小趙。

「去打呀,別閑著呀!」說著他從手環里掏出了一包薯片……

「你……」花目蘭滿臉的問號啊,這個b是來收負面情緒值的嗎?

「說,你到底裝了多少?」李大佬覺得趙小趙這個b……空間裝備是讓你這樣用的嗎?為什麼要裝零食啊?你裝火鍋就算了,你還把鐵鍋還把鍋爐裝進去你……

「別管那麼多,我愛塞什麼塞什麼。」

「你……」李大佬指著趙小趙的臉看起來好像是忍不了了。

花目蘭在旁邊看戲這兩個b終於要打起來了嗎!!!?

「給我一包瓜子」

……

交易成功。

花目蘭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覺得這兩個人離譜的要死……

「我也要來一包。」說不過那就加進去嘛,花目蘭也是非常懂人情味的

但是他今天遇到的是趙小趙跟李大佬

趙小趙:「打怪去。」

花目蘭嘴巴撅了起來,露出了楚楚可憐又可愛的臉:「嗯~不嘛~人家也要吃瓜子~閑閑魚~不要去打怪~」

看到這個場景,真正的男人應該站出去幫這位可愛的小姐姐解決眼下的問題。

但是還是那句話,他今天碰到的是李大佬跟趙小趙!

兩人異口同聲:「滾!」

這是什麼世代啊!!

隨後趙小趙發了個光球,把快衝到他們面前的大軍給打散了,還有幾個被當場閃死。

「李大佬說過,他們這種東西只能用神器或者是他們自己的武器才能打死,現在地上有很多」說著他又吃起了薯片。

花目蘭一句廢話沒有,撿起武器像大軍裡面跑去。

「丫啊啊啊啊!!!!」她把對趙小趙他們的怒火全部發了出去,這1000多個傀儡死的是有夠虧的……

花目蘭喊得甚至比凱政還大聲,從這裡可以知道這兩個b是有多麼氣人……

本章完 慕若晴的女兒死了。

是被她的丈夫唐千浩和所謂的姐姐慕若惜害死的。

小寶寶才七個月大,剛會坐,白白嫩嫩的,像只洋娃娃,很可愛,一笑還會露出兩個小酒窩,那麼可愛的孩子就被他們以不小心為由摔死了。

「慕若晴,千浩是我的,我的兒子才是千浩的親生骨肉,你的女兒呀,就是野種。」

「你想不到吧,千浩從來沒有碰過你,那晚的男人根本就不是千浩,你女兒的親爸是誰呀,哈哈,我們都不知道,她就是個父不詳的野種!」

「慕若晴,你知道你的爸媽是怎麼死的嗎?」

「是被我弄死的,誰叫他們要把慕家所有的財產都留給你,說什麼我也是他們的女兒,一視同仁,在利益面前,他們只考慮你這個身上流着他們血的女兒。」

「慕若晴,帶着你的野種去死吧!」

「哇哇……」

慕若惜的話回蕩在耳邊。

女兒被摔在地上的哭叫聲更是剜割著若晴的心,她聽着女兒的哭聲越來越弱,慌得要命,跪求他們送女兒去醫院搶救,慕氏,唐千浩,她都可以不要,她只要女兒活着。

可是……

她一無所有了。

若晴抱着女兒小小的遺體,一步一步地走出醫院。

外面下着毛毛雨,現在是冬季,毛毛雨的到來讓本來就低的氣溫更低。

若晴神情木然,眼神空洞,但眼角的淚就沒有停止過,一滴一滴地往下滑落。

雨飄落在她的身上,一點一點地滲透她的頭髮和衣服,心如死灰的她,感覺不到冷,她只知道悔。

她是慕家被錯換的親生女兒,四年前才被找回來,成了慕家二小姐,因為原來那個慕大小姐在慕家生活了二十幾年,和她的父母結下深厚的感情。

父母捨不得趕養女走,於是,兩個被錯換的孩子都留在了慕家。

若晴回歸慕家的時候,已經二十五歲,親生父母覺得愧對於她,在她熟悉了上流社會的生活圈子后,便想幫她安排一門好親事。

當時江城的豪門有幾家都想與慕家聯姻。

就連江城第一豪門的戰家也登門提親,戰家看中的是慕若晴這個慕家真正的千金。

但戰家那位大少爺出過車禍,雙腿殘了,導致原本就冷冽倨傲的人更加難以接近,以往排著隊想嫁給戰大少爺的千金小姐們,全都對嫁給戰大少爺避如蛇蠍。

若晴的父母可能是害怕得罪戰家吧,讓若晴自己做決定。

她眼瞎心盲,愛上了唐千浩,拒絕嫁給戰博。

父母雖然不指望她會答應與戰家聯姻,但也不想她嫁入唐家,是她非要嫁給唐千浩,父母拗不過她,只能答應了她。

在婚姻里,走錯一步,便是萬丈深淵。

慕若晴如願嫁給了唐千浩后,她才知道唐千浩和慕若惜兩情相悅,可是在兩家聯姻的時候,唐千浩不說,慕若惜也不說,他們一個願意娶她,一個支持她嫁。

他們早就挖好了坑,等著埋她的了。

是她太笨,洞悉不到他們的陰謀。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