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 2022
9247 Views

陳碩真考慮了許多方面,還有自己手中的籌碼,這才開口。

Written by
banner

但這些師兄師弟師妹們不清楚陳碩真為什麼答應他的要求,只知道陳碩真被他挾持了,而從於師弟大腿的傷口來看,姜偉擁有一種非常恐怖的武器。

所有人幾乎帶著吃人的目光看著姜偉,非常不情願的進了屋子。

看起來陳碩真在這些人當中,威信非常高,可以說完全達到了言聽計從的水準?這讓姜偉不由看了一眼陳碩真,這個女人不簡單。

等所有人進了屋子后,姜偉讓徐惠鎖上門。

雖然鎖是鐵鎖,牆是石磚,但門是木製的,根本關不了多久。

「你面前帶路,入往長安的方向。」

當門一鎖上,姜偉便立刻對陳碩真小聲命令道,一手拉著徐惠,一手牽著繩子開始逃離。

一路上,陳碩真在前,姜偉在中間,徐惠在後,三人跑的並不快,主要還是因為徐惠跑的慢。

姜偉雖然心裡著急,猜想那些人恐怕已經出來了。所以他沒有選擇大路,而是讓陳碩真走灌木叢,這樣就跑的更慢了。

這一路上不少植物是帶刺的,那一根根倒刺早就三人的衣服扯破了,徐惠最嚴重,裙子完全扯破了露出一雙白嫩的腿,被倒勾的刺劃破了皮膚,留下一道道划痕。姜偉衣服也破了不少,但並不嚴重。而陳碩真穿著緊身衣,到是問題最輕。好在只有一段路有這種倒勾刺的植物,否則他擔心徐惠撐不住。

跑了大半個小時,徐惠一腳踩空了,姜偉喊了一聲,拉住了繩子,勒的陳碩真直咬牙。

「表妹,你沒事吧?」

徐惠搖了搖頭,她一路忍著疼痛,明白現在的處境。即便是膝蓋磕破了,也沒有叫出來。

這時姜偉眼中一亮,他發現這裡看起來一片不知名的植物,但下面卻是一個溝,很深。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隱藏地點,非常隱蔽,如果不是被表妹踩了一個洞,根本就不會被發現。而這時姜偉體力接近極限了,再跑下去他擔心會被陳碩真反制,那樣一來,希望就徹底破滅了。而且天色不早了,可能過不了多久就黑了下來,

姜偉考慮了一番,最終決定道,

「表妹,我們在這裡休息一下,現在天快黑了,遇到野獸我們沒辦法應付,晚上在這裡過夜。」

徐惠沒有意見,便答應了。至於陳碩真,俘虜是沒有人權的。

姜偉找了找下去的通道,只是周圍灌木比較密集,廢了一番功夫才找到進去的通道。

三人下去后,發現這個坑並不大,裡面是一片草坪,只是比較暗。 洛隱縱身一躍便臨空飄了下來,他輕盈的身體落在沫蘇的面前,然後把手中的靈芝遞了過去。

沫蘇接過他遞過來的靈芝,笑了笑說道:「這下好了,只要到月靈山上取得泉水,我們就可以完成任務了!」

洛隱點點頭,說道:「姐姐,兩隻小鹿我們該怎麼辦?」

沫蘇回頭看了看它們,又回過頭看看洛隱說道:「我看我們還是就讓它們留在嘉明山吧!我想它們也一定不會隨我們一起離開這裡的!」

洛隱點點頭,說道:「是啊,它們捨不得離開師傅,也捨不得離開這座山!」

兩個人同時把目光看向它們,兩隻小鹿也一起看向了他們,四雙眼睛就這樣交匯,雖然是不同的種類,但是之間的感情卻流於言表。

人總有那麼一死,沒想到楚晉尋就這麼就逝去了,畢竟是他們的師傅,而且師徒緣分這麼短,沫蘇和洛隱心裡實在有些難過,他走了,讓他們答應的事竟然是這麼簡單,看來他其實內心深處有著很多無奈的話,可是卻沒有機會表達他內心的全部,也可以說他是帶著遺憾離開的,只是能遇見沫蘇和洛隱,並把自己的畢生所學都傳授給他們,也算是讓他得以安慰,所以也可以說他走得很平靜很安詳。

給他立了碑,也給他上了墳,沫蘇和洛隱跪在他的墳前,表情都是那樣的沉重,兩隻小鹿就在他們身邊,默默地站著,好像也是在為他哀悼,這一幅畫面曾是那麼的動人,我們只能說:感情是不分種類的!的確,兩隻小鹿就這樣默默地站著,不願離去,好像是自己的親人離開了一般,沫蘇走上前去,用手親親撫摸了一下兩隻小鹿,嘴角像是被感動一般,露出淺淺的笑。

「小鹿,我知道你們也很難過,畢竟楚前輩是你們的朋友,也是你們的主人,現在他走了,把你們留在人間,你們就像是失去了親人一般,這種感覺我可以理解,你們別難過了!」沫蘇低下身,看著它們,眼神是那樣的沉重。

兩隻小鹿似乎可以聽懂她的話一般,轉過頭看著她,發出輕微的叫聲,那種叫聲好像是在呼喚主人一般,可是身體卻還是一動不動,它們齊齊的站在一起,看了看沫蘇又看了看不遠處的高山,好像是在示意她什麼,沫蘇注意它們這個異常的舉動,便循著它們的目光看去,什麼也沒看見,因為它們看的方向很遠,小鹿似乎也明白她不能看見什麼,便動了身。

沫蘇覺得奇怪看著它們跑去的方向喊道:「小鹿,小鹿,你們去哪裡?」

兩隻小鹿邊跑邊回頭看,好像是告訴沫蘇,跟上它們一起去。

沫蘇看著它門越跑越遠,便回頭喊道:「洛隱快起來跟上!」

洛隱也正在為小鹿的舉動好奇,聽見姐姐的喊聲,他連忙站起來跟在姐姐的身後,尾隨著兩小鹿不斷地往不知道什麼地方跑去。

兩隻小鹿是在跑的快,加上路不好走,所以一些地方他們只能加上輕功,這才沒把小鹿跟丟,跑了好長一段距離,也費了好一會的時間,兩人都是氣喘吁吁,這下兩隻小鹿才在前方不遠處停了下來,一動不動地看著他們。

沫蘇扶住腰,用力的喘息著,她感嘆道:「你們終於停下了!」

這時洛隱也追了上來,停在她身邊,問道:「姐姐,它們這時要去哪裡啊?」

沫蘇搖搖頭說道:「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師父跟它們說了些什麼吧,不過我想那個地方應該就在這附近,因為它們已經停了下來!」說著她看向前方的兩隻小鹿。

洛隱也隨著她看去,果然如此,小鹿站在塊高大的石頭上,頭迎向他們。

「可是這地方會有什麼呢?一看四周都是石塊,樹木倒是挺高大的,而且前面還有一座高大的懸崖!」洛隱一臉迷惑地問道。

沫蘇搖搖頭,說道:「我也不清楚,看它們站在那裡好像是在等我們,走吧我們上去看看!」說著自己先邁出了步子,朝著小鹿的地方走了過去!

洛隱跟在她的身後,小心翼翼的朝前走著。

來到了小鹿站的石塊下面,沫蘇仰起頭看向它們,她好奇的問道:「小鹿,你們帶我們能來這裡是做什麼?」

兩隻小鹿發出了一聲長鳴,似乎是在呼喚什麼,不過我沫蘇認為這聲長鳴是在呼喚楚晉尋的靈魂,也是在對他的在天這靈表示慰藉,接著兩隻小鹿轉了一下方向,抬起頭看向了懸崖高處的某個位置,沫蘇和洛隱飛身上了那塊大石頭,順著它們看去的方向仔細看了一下,突然洛隱大叫了起來:「靈芝,好大的靈芝!」

沫蘇也看見了那株靈芝,她心裡也是說不出的高興,低下身她輕輕撫摸著兩隻小鹿,說道:「小鹿,真的是太感謝你們了,太感謝你們了!」

兩隻小鹿在她的撫摸下,輕輕地眨著眼睛,沫蘇看著它們的可愛摸樣,不覺用頭去蹭了蹭它們的頭,開心的笑了起來。

小鹿眯起眼睛看向她,洛隱也甚是開心,伸出手摸了摸它們,然後又對沫蘇說道:「姐姐,要不我上去把它取下來!」

沫蘇對他笑了笑說道:「嗯,洛隱,小心點!」

洛隱點點頭,便回過頭看向那株靈芝,嘴角輕輕的笑了笑,便縱身朝著那個方向飛了去,看著他在半空中輕盈的身體,沫蘇點點頭笑了,她心裡暗暗點點頭佩服:楚前輩的藥酒果然是神奇,沒想到洛隱恢復得這麼快,而且沫蘇也可以感覺得出來,洛隱能這樣輕盈的就飛身上到這麼高地地方,那也是剛才在追小鹿的時候,身體調節,把楚晉尋的功力轉化為了了自己的功力,所以才這般輕鬆自如,就連她也覺得自己現在的身體已經快要飄起來了,所以她才放心讓洛隱去取靈芝。

洛隱飛到那個位置的時候,見腳底站穩,手也找到了抓的地方,便回過頭對沫蘇笑了笑說道:「姐姐,好大一株靈芝啊!」

沫蘇點點頭,沖他笑了笑說道:「嗯,洛隱快把它取下來,要小心啊!」

由於那株靈芝所在的位置比較高,所以他們對話基本都是在吼,洛隱點點頭,便轉身去取那株靈芝:「果然是一株好靈芝啊!」看著眼前這主漂亮的靈芝,顏色十分動人,洛隱不禁感嘆道,然後他伸出手,輕輕將它拾起,真的是好大的一株靈芝,拿在上總都有重量,而且它盛開的頂都如一個大的碟子一般,洛隱可以感覺到這絕對可以算的上價值連城,他把它出示給沫蘇看,沫蘇笑了笑,說道:「嗯,洛隱,小心點,快下來了!」 嘩啦啦!

肖龍慢慢從碎石堆里爬出,眼神警惕地盯著異類暗黑帝騎,內心十分震動:「居然變得這麼強了!」

「fuhhhhh,我不想再給你掙扎的機會了。」異類暗黑帝騎低沉地笑著。

然後在他背後,出現十位氣勢與其他逆轉騎士,明顯不一樣的逆轉騎士。

逆轉Evol,逆轉黃金Drive,逆轉永恆,逆轉Killbus,逆轉Extremer(ghost結局大boss),逆轉奧丁,逆轉AmazonAlfa,逆轉卡利斯,逆轉Para-DX(Lv.99),逆轉負電王。

算上異類暗黑帝騎,總計十一人。

「你們騎士,最喜歡的就是群毆是吧,我有不少同黨,可是就死在你們的群毆下啊!」

「他們是我製造出的強化版,逆轉騎士,有的逼近了原版實力,有的可是比原版更強的啊!」

「今天,就讓你試試這被群毆的滋味!」異類暗黑帝騎,話音落下的剎那,十位逆轉騎士動了。

黃金Drive瞬間凝固住破壞者帝騎的行動。

在超重加速的影響下,肖龍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十個騎士,揮動拳頭轟在自己身上。

唰!

超級重加速瞬間消失,在十發騎士拳的作用下,破壞者帝騎像炮彈一樣倒飛出去。

砸在這個山谷里,唯一完好的岩壁上。

嘩啦!

畫面何其相似,破壞者帝騎帶著滾石,從上面滾落了下來。

岩石砸在痛處,不免又是一陣痛哼。

拍了拍頭部的碎沙,肖龍勉強站了起來,不得不說局勢反轉太快了,讓他有些反應不過來。

此時,十個逆轉騎士的能量,還在體內肆虐,讓他不時出現短暫的僵直,這對戰鬥很不利。

「系統,有沒有辦法啊?」肖龍暗自問道,僵直他能夠解決,這十個騎士到後面他也能解決。

哪怕異類暗黑帝騎,他也能獨自解決,但是對方人太多了,哪怕這些人弱的他一拳都能轟殺一群。

可是他還是會被拖住,他能等,但是被異類暗黑帝騎的逆轉世界,所籠罩侵蝕的各個世界卻不行。

系統:「……沒有,我再在嘗試搖人?」

肖龍呼了口氣,有些無奈地笑了笑:「搖吧,有夠丟臉的啊,這才一年不到,搖了多少次前輩了?」

「哈哈哈,你是不是在想搖人?抱歉,我可不會讓你這麼做的啊!」異類暗黑帝騎,踱步來到十個逆轉騎士中間,冷冷地笑了笑。

體內的力量,在十個騎士拳的能量壓迫下,還在緩緩提升,但一時間也沒有辦法提升到強力階段。

「讓我們來終結你吧!」異類暗黑帝騎卻是不會管那麼多,直接一躍而起,帶著自己的十位小夥伴跳上了天空。

各種音效響起,下一剎那,十一個人的騎士踢,裹挾著強大的能量,朝著破壞者帝騎踢去!

眾所周知,騎士踢是飛行技,速度極快不說,有些情況下還能拐彎,靈活性超高。

而好巧不巧,肖龍正想著逃離這處位置,身體內的十拳之力,忽然不約而同地開始發作。

讓肖龍進入了僵直,背對著天空飛來的十一發騎士踢,轟鳴聲在逼近,給肖龍的心靈增加著壓力。

異類暗黑帝騎的笑聲如約而至:「不用掙扎了,我可是計算好了時間,讓他們把會定時爆發僵直的力量,打入了你體內!」

「傷害你可不是那次攻擊的目的!在關鍵時刻控住你才是!」

「我見過太多同伴,在原先萬無一失的計劃下,被你們這些所謂的假面騎士之類的傢伙反殺!」

「我吸取了他們的教訓,我不會把力量搏擊在一次上面,而是把力量留在你體內,在為這關鍵一刻鋪墊著,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最後的這一刻噠!!!」

「讓你嘗嘗吧,你們騎士的標牌技能,全騎士踢!!」

肖龍幾乎可以感受到,騎士踢破空而來的氣流了。

就在肖龍無計可施,只能僵在原地燈十一發騎士踢命中時,背後忽然出現了不一樣的聲音。

好像是一輛列車呼嘯而過的聲音!

然後背後就響起了一聲劇烈的碰撞聲,同時還有異類暗黑帝騎的驚怒聲:「電班列?!怎麼可能,你們應該被巨大異魔神牽制住了才對!」

時間上,大概來到異類暗黑帝騎,本應該成功命中肖龍的剎那,肖龍忽然感覺體內的能量瞬間失去了壓迫。

長久的壓迫讓肖龍身體有些麻木了,不由得就向前倒去,然後被一個人結實地扶住了。

肖龍精神有些疑惑地抬起頭,疑惑道:「大叔??你怎麼在這裡?」

「笨蛋,你這也太亂來了,居然一個人做那種事情,不知道留個人在身邊保護會變得虛弱的自己嗎?」及時撐住肖龍的,正是不知為何出現在這裡的大叔。

在把破壞者帝騎扶起來后,大叔拿下帽子,狠狠訓斥了肖龍一頓。

肖龍不好意思地撓撓頭,有些尷尬地道:「我覺得像打倒前輩這種事情,果然還是我一個人來做更好。」

「本來應該是全在掌握的,但是出了點意外……」

訕笑著說到這個意外,肖龍急急忙忙地道:「等等,那個異類暗黑帝騎!」

一轉身,肖龍這才看見一列車頭紅色,通體白色的電車,就在背後。

瞬間,肖龍就明白剛剛到底是誰救了自己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