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5, 2022
19 Views

顧念也只是禮貌一笑。

Written by
banner

冬天還沒過完,春天還有好久才能來,她得先熬過這個嚴寒的冬天,不過應該也快了。

許久不見的紀衍之因為程俊投資的事情重新出面,他也牽扯在了其中,貌似也虧了點錢,但是數額不大,葉南風給程俊支招說可以去求求紀總,紀總人脈廣,心腸好,跟她也算是認識,可以給點面子幫忙。

走投無路,欠了幾百萬的程俊只好腆著臉面去找紀衍之,同時他也覺得葉南風夠意思,為自己之前懷疑她感到羞愧,將書房鑰匙交給她保管,說保險櫃里還有點錢,要她必要時候為他周轉一下。

結果他和紀衍之越談越心慌,貌似慕天喬要他的命來着。

慕天喬之前一直容忍着程俊,對他和林慧的事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知道林慧心不在自己身上,要管也管不住,只要他能牢牢掌控復星集團就行了,現在可好,林慧將復星子公司的錢挪去給程俊投資,虧了幾百萬,導致公司賬面出了問題,審計局只要稍微那麼一查,他作為法人必然會受到牽連。

就沖這一點,他是絕對不會放過程俊的。

紀衍之三言兩語將程俊下了個半死,總有一種小命不保的感覺,灰溜溜回家之後,收拾收拾準備跑路,他連夜買了去南洋的機票,準備避一避風頭。

結果連夜就被人逮住了。 明落昔往裡面挪了挪:「你昨晚也沒睡好,坐著也是陪,不如躺下陪你家娘子啊?相公……」喊完她不好意思的嬌笑了一聲。

這聲「相公」叫的洛景煜心花怒放,脫下外袍,剛鑽進被子明落昔就如小蛇一般滑進他的懷裡。

洛景煜讓她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躺好,與她約法三章:「不可亂動,否則……」他警告的看著她。

明落昔心領神會:「小的遵命!」

他們相擁而眠,睡得都很安穩,連做的夢都是美夢……

直到一聲極壓制的尖叫聲傳來,那人緊緊的捂著嘴巴,不可置信的望著床上的人。

明落昔被驚醒,迷迷濛蒙的睜開了眼睛,她動了一下洛景煜就醒了,輕拍了一下她的後背:「別怕。」

「嗯……檸菀?」她坐了起來。

明檸菀捂著嘴巴,看了眼開著門,立刻把門關緊。

顫抖著手指著洛景煜,舌頭打結:「大大大膽!大膽狂徒!你竟敢非禮我長姐!」明檸菀低吼著。

明落昔還未開口解釋,明檸菀就從虛靈拿出了一根粗棍,揚起手就要打。

明落昔大驚:「檸菀!」

洛景煜輕揮了下手,一道靈力打在明檸菀的手腕上,棍子掉落。

明落昔不管明檸菀,盯著洛景煜,關切的問:「怎麼樣,有沒有被打到?」

洛景煜笑著揉了揉她的頭:「沒事。」

明檸菀傻了眼,這是什麼情況?!

明落昔責怪的瞪著明檸菀:「檸菀,你做什麼?」

「長姐,他是……」

明落昔靠在洛景煜的肩頭,自然的介紹:「你姐夫。」

明檸菀嘴巴驚得能夠塞下一個雞蛋,下意識的重複:「姐夫?」

洛景煜微微頷首,應了聲:「嗯。」

「長姐,這是誰家的公子?我在你宮裡怎麼沒見過?你們發展這麼快?還有!這件事凌姐夫知不知道?」一連串的問題直接把明落昔問蒙了,洛景煜的臉是越來越黑。

明檸菀忽然吸了一口涼氣,捂住嘴,她怎麼把凌姐夫說出來了,這是長姐的新歡啊,不能出賣凌姐夫的!

看著洛景煜,連忙擺手:「凌姐夫是長姐的好朋友哦,不是我姐夫!」

明落昔扶額,這小祖宗越描越黑……

「檸菀,我餓了,你去吩咐人幫我弄點吃的來。」

明檸菀逃也似的竄了出去:「知道了!」

明落昔扯著洛景煜的衣角,不安道:「煜哥哥,你聽我說……」

洛景煜摟住她:「不必說,本王相信昔兒。」

明落昔錯愕的抬起頭:「真的?」

她這一反應讓洛景煜心疼不已,摟緊她小小的身子:「兩個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相互信任,我相信昔兒。」

明落昔鼻子酸酸的,任何事情都不用解釋,只因為他相信她。

「洛景煜,我愛你。」剛剛睡醒,聲音軟綿綿的,就像天上的棉花糖,既蓬鬆又甜蜜……

「再說一遍。」

明落昔眼珠一轉:「不說了。」她從不按套路出牌。

「嗯?」他低下頭審視著她,「不說?那本王就要開始計較你妹妹剛剛說得那些話了。」

明落昔湊到他耳邊說了一句話,說完之後還輕輕的吻了一下他的耳垂。

這小混蛋說得他心裡酥酥麻麻的,也不知這些招式是誰教她的。

伏在他懷裡,在他胸口畫著圈圈:「好不好嘛?」

「好,都依昔兒,但昔兒要回答本王一個問題。」

「問,小的保證如實回答。」

「這些你是從哪學來的?」

明落昔裝著傻:「哪些啊?」前世她和璇也是追過言情劇看過狗血小說的龍的傳人,學過理論再來實踐自然不難嘍。

「是不是要本王來幫你回憶回憶?」

明落昔推著他越來越近的身體,把頭扭到一旁:「走開啦!哈哈……癢……」

正打鬧著,門被扣響,是東方衍的聲音。

「阿昔,好些了么?我進來了……」

明落昔這一次並沒有讓洛景煜藏起來,而是雙雙穿好了衣服。

「你稍等一下。」她對門外喊道,又關照著洛景煜,「乖乖站在我身邊,不許嚇著我徒弟。」他一直對東方衍有意見,什麼醋都吃!

「那要看昔兒怎麼介紹本王。」他高傲的瞥了一眼大門。

明落昔握住他的大手:「知道啦!」對著門外喊了一聲,「請進。」

二人從然的站在一處,東方衍一推門就瞠然木立在原地。

他目光如炬,直勾勾的盯著明落昔緊緊拉著他只手!

明落昔見他如此反應也很意外,好像事情並不是自己想得那麼簡單,連忙介紹:「東方衍,介紹一下,這位是……」

話沒說完,東方衍挪動著僵硬的步子,微微施一禮:「原來是煜王爺駕到,只是不知為何王爺會在我倉龍國長公主房內。」質問的語氣,十分不友善。

洛景煜鬆開了明落昔的小手,親昵的摟住她,緩緩道:「本王來這裡自然有本王的道理。」

明落昔怕洛景煜向東方衍發難,接住了他的話,扯動了下唇角,道:「東方衍,我還沒和你介紹,這是我選中的駙馬。」抬頭認真的凝視著洛景煜,「唯一的駙馬。」

東方衍頹然的往後退了一步,不可置信:「你說什麼?」

明落昔不是傻子,相處那麼久,她怎會不明白東方衍的心思,只是她不想做的太過明顯,她很怕傷害了他。

事態發現至今,她應當斷則斷,否則就是對東方衍最大的傷害。

明落昔順勢將頭靠在洛景煜的懷裡,重複:「他是我這輩子唯一的一位駙馬。」

洛景煜下了逐客令:「衍世子,你現在出現在公主閨房內似乎很不合禮數。」

東方衍靈魂瞬間被抽離,只剩下一個腐爛的空殼子,他緩步退了出去。

明落昔見他如此有些心疼,她這徒弟向來冷傲,可偏偏他愛了不該愛的人,希望這次能絕了他的念想!

「昔兒,我這駙馬爺表現如何?」

洛景煜的聲音拉回了她的思緒,她仰起頭與他對視:「本公主選中的駙馬當然不能差啦,我要是說你表現差不就是說我眼光差嘛!」 夜裏下起了雨,雨聲淅淅瀝瀝。

顧念睡眠淺,很快就感覺到床側一空,江亦琛起來了。

她屏住呼吸,聽到他開門出去的聲音。

靜默了三分鐘之後,她起身。

江亦琛在樓下客廳,因為下雨的原因,他渾身疼痛難忍,從抽屜摸出止疼片吃了依舊是疼得厲害,他靠在沙發上,抱着腦袋,緊緊咬着牙齒,不讓自己發出聲音,生怕驚醒妻子和女兒。

身邊有腳步聲,江亦琛抬頭,看到了顧念的臉。

他一時無言,不知道說什麼好,最後說了聲抱歉。

顧念坐下,問:「很疼嗎?」

「還好。」江亦琛避重就輕:「只是有些不舒服。」

「你騙我。」顧念低聲道:「你額頭上全是汗。」她扯過一旁的紙巾替他擦去額頭上的汗,伸手抱住他說:「這樣會不會好點?」

江亦琛緊緊握著拳頭,仰起臉深呼吸,說:「我沒事。」

「我抱着你,你要是疼得厲害,就掐一掐我,或者你咬我一口,這樣就不會太疼了,我們一起分擔。」

她怎麼這麼傻?

江亦琛伸手環抱着她說:「傻瓜,我不疼,真不疼。」

眼淚在眼眶中凝聚,顧念不敢哭出來因為她一哭,江亦琛也會難受,她不忍心讓他難受。

江亦琛就這麼被她抱着,他靠在沙發上,過了會止疼葯起了作用,身上的疼痛緩解了一些,他溫柔地一下一下摸着她的頭髮說:「我休息會不疼了,你別哭。」

「我沒哭。」顧念說:「沒那麼脆弱。」

江亦琛伸手摸她的臉,一手濕意。

她在忍着難過。

「今天康復師說我恢復的不錯,相信很快就沒事了。」江亦琛安慰道,輕聲笑道:「你看我是不是已經快沒事了,馬上就能一拳一個小朋友。」

「嗯,你最厲害了。」顧念趴在他的懷裏,聲音軟糯:「任何事都打不到我們的江亦琛。」

「休息吧,明天得去公司。」

「要去嗎,你的身體吃得消嗎?」

「我可以的。」江亦琛語調溫柔:「已經通知過了周一開例會,不能取消。」

「好,那我扶你上去。」

「嗯,好,你慢點。」

————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