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7, 2022
18 Views

黑龍跑向山林,琴情緒被牽動,跟著一起小跑起來。

Written by
banner

雖然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跑。

穿過枝葉繁茂的山林,出現在她面前的是燈火通明的晨曦酒庄。

「願風神護佑你,黑龍先生……」琴看起來柔弱的像一株蒲公英,她露出淺淺的笑容,「再見。」

「這是我們之間的小秘密…….」

黑龍眼眸中的厭煩,變得溫潤柔和,他輕聲說,就立即背過身,沒入山林,如幻影般消失無蹤。

琴愣在原地,望著黑幽的山林,待了許久。

琴回到晨曦酒庄時,女騎士還沒回來,她神情恍惚,眼前明亮的燈火、女侍關切地問候,更襯著今夜的虛幻如夢。

對於九歲那年的夜晚,

她曾經碰到一頭威風凜凜的黑龍,這件事,她能記很久很久。

琴忽然想到自己養的小烏龜,它是那樣笨拙的日夜伏在淺水裡。

如果能養一頭龍,那會是什麼樣的?

當然,

這是很冒犯的行為,她只是想想,不會去打攪黑龍的生活。

……

柔弱的騎士女孩,身份必定尊貴。

如果她死在危機四伏的雪山裡,肯定會有人類精銳,來附近尋找、甚至為此討伐部落。

黑龍不想應對這種麻煩。

他要把這個冒失的女孩,安穩平靜地送回那座富麗堂皇的酒庄。

只有兩個選擇,

讓她騎在背上,這不像利爪、尖牙會引起她的恐慌,還能隨時操縱她的位置,況且爪子還握不住九歲女孩。

或者,暴露自己會說話,平添遭致討伐的風險。

再三思慮下,路德選擇了後者,這令他有些心煩。

如水的月光灑下,黑龍一路漫步到廣袤的草原,這裡風元素異常濃郁,令他倍感舒適。

他尋覓風元素的源頭,發現神像前有幾枚風核殘骸。

滿腔的煩悶頓時煙消雲散,天青核心渴望著蛻變,他用利爪將風核撕裂成碎塊,吞入龍腹。

天青色的光輝在血管中閃耀,流向全身。

隨之而來的是濃重的困意,

他忍住就地躺下酣睡的衝動,回到部落,鑽入洞穴,搬來數塊巨石遮掩住洞口。

做完這一切,這才盤踞成一團,閉上眼皮,陷入沉睡。

……

三個月的時間一晃而過,

密不透光的洞穴里,路德睜開雙眼,他起身來到洞穴口,操縱著瞳孔縮小,扒開堵塞用的巨石。

山林的葉隙間灑落溫和的日光,還有淡淡的雪。

部落里丘丘人們抱著膝蓋,圍著篝火,坐成一圈取暖。

冬天來了。

黑龍的鱗片間布滿濁灰,他本能扇動龍翼,風元素於虛空湧現,就此扶搖直上,掠過長空,來到雪山冰河前。

潑!

路德沖入河面,驚起如瀑的水花。

龐大的龍軀沉在水裡,灰黑的鱗片被冰涼的流水一點點滌凈。

路德望向自己水面的倒影。

他的體型在沉睡中已經有新一輪增長,龍軀總長逾越三米,而翼展更是達到足以震懾任何敵人的七米,利爪、獠牙變得鋒銳堅固、鱗片已經成熟,牢不可破。

僅看外觀,無需施展氣勢兇猛,就有淡淡的龍威撲面而來,充滿無形的壓迫感和力量的美感。

路德自得地想,他掠過水麵,抓起冰層上蹦蹦跳跳的史萊姆,塞入嘴裡,幾下咬碎。

味道就像鬆軟、無味的冰涼雪糕。

和往常不同,

這一次,淡淡虛弱感再度襲來,冰冷的寒意滲透全身,在他體內肆意橫流,最終全都匯聚於肺部。

有什麼事物在凝結… 「至於那個申公豹,先讓他留着,這種人最好掌控了,比起那個姜子牙來說。」帝辛對於這兩人了如指掌,將兩人的性子揣摩的十分清楚。

比干聽到帝辛的分析,對於帝辛的信息渠道更加好奇了。

從姜子牙下山的那一刻,帝辛就已經知道了他,為他安排了一切,包括現在的妻子,都是帝辛的刻意安排。

……

「賣包子不行,賣豆腐你也不行,真不知道你哪一樣可以,現在你作為一個占卜的,你別又搞砸了。」馬氏對着姜子牙說道。

「知道了,夫人,我會賺錢的。」姜子牙回應了一句,眼中已經沒有了當初下山時候的意氣風發,開始困於柴米油鹽之中。

姜子牙像以往一般,將攤位放好,也不吆喝,靜靜等待別人上鈎,不對,上門。

不過因為前幾次的原因,姜子牙在周圍開始有點小名氣,所以很多人都去找他。

「姐姐自己去找那個壽王,也不知道怎麼樣了?」此時玉石琵琶精化作一少女,走在朝歌的街道上。

因為她和心芸她們多年在軒轅墳中修鍊,所以九鼎大陣對於她的壓制力已經習慣了,沒有出現不適的感覺。

「前面好多人啊!有什麼好玩的嘛?」玉石琵琶精看到前方姜子牙的攤位,好奇地跑了過去看到。

當她看到姜子牙為別人批命的時候,玩心一起,化作一婦人,坐在姜子牙面前。

「道長,幫我也算算吧!」說完,玉石琵琶精對着姜子牙拋了個媚眼,散發着各種風情誘惑著姜子牙。

「哦,好的。」在姜子牙眼中,她不是嬌美可人的少女,而是一塊會講話的玉石琵琶。

姜子牙不動聲色地用手抓住了她的命門,讓她無法逃脫。

「道長,你這是幹什麼啊?這樣抓下去我可要喊非禮了。」對於自己命門被抓,玉石琵琶以為是誤打誤撞,沒有在意,繼續調戲道。

「大膽妖孽,敢來朝歌禍害民眾。」說完,從包里拿出一張符紙,貼到玉石琵琶的臉上。

「老道,你這樣不厚道吧,這樣欺負一個小姑娘。」一個地痞流氓看到姜子牙的做法,看着眼前的美女,有點不滿地說道。

「她是妖怪,你貪色也不要作死。」姜子牙對着這個人說道。

「你說妖怪她就是妖怪啊?證據呢?我還說她是人呢!」地痞流氓不滿地說道。

「這位道長是有道之士,有可能是真的,這個小姑娘就是一個妖怪。」一個婦人對着周圍說道。

「沒錯,長得這麼妖媚,一看就不是好人家。」一個重量級的「美女」對着眼前的玉石琵琶,眼中充滿了敵意。

「你們拿柴火過來,我一試你們就知道了。」姜子牙對着周圍說道。

很快柴火打起來一個平台,姜子牙將被封住三魂七魄的玉石琵琶毫不憐香惜玉地丟到中間,將柴火點燃。

熊熊烈火將她淹沒,但是凡塵的火焰,無法傷害到已經修成真身的玉石琵琶。

「你們這下該相信我的話了吧?」姜子牙對着周遭說道。

看到玉石琵琶火焚不化后,周圍的人開始議論紛紛。

「沒想到真的是妖怪……」

「這麼美麗的女子居然是妖怪……」

「你們看王二的表情。」

此時原先還在維護玉石琵琶的王二,表情有點獃滯,他也沒想帶這個居然真的是妖怪。

「三昧真火,出。」姜子牙凝聚出一縷三昧真火,丟入柴火之中,火焰燒得更旺,中間也發出了一聲痛呼。

「道長,我從未害人,求你饒了我吧!」玉石琵琶對着姜子牙求饒道。

「妖是妖,人是人,人與妖從上古到此,就一直勢不兩立,不存在你不傷人我就放過你這一說法。」姜子牙在昆崙山修道,知道上古妖族屠戮人族的歷史。

「姐姐,救我!」玉石琵琶艱難地用心靈傳訊給宮內的妲己。

「妹妹,你怎麼了,你在哪裏?」妲己對着自己這個妹妹很在意,急忙問道。

「我在菜市場門口,我被一個道人抓住,他用符咒困住我的三魂七魄,現在逃不了,姐姐,你快來救救我,現在他用三昧真火燒我。」

「放心,我這就來救你。」妲己說完,打算離開宮殿,前往救玉石琵琶。

「娘娘,大王現在要過來了,你要出去嗎?」一個宮女對着妲己說道。

「該死!」妲己心中暗罵一聲,思考如何脫身。

「愛妃,好久不見,近來在宮殿還住的習慣?」帝辛笑着對妲己說道。

「承蒙大王恩寵,妲己最近生活得還好,只是大王,一直久居宮闈之中,能不能出去透透氣啊?」妲己對着帝辛撒嬌道。

「哈哈哈,愛妃你這是想出去玩了吧?也好,愛妃你正是花樣年華,坐不住很正常,今天我也剛好沒什麼大事,就陪你在朝歌城逛逛吧,正好你沒好好看過朝歌。」

「多謝大王。」妲己對着帝辛嬌媚地說道,但是心中卻急得要死。

……

「大王,王妃駕到,還不快迎接。」一個侍衛對着前方圍在一起,看玉石琵琶被燒成了原型的人說道。

人群中讓出一條道,姜子牙站立在這條道的最前面,他也很好奇這個君王到底如何。

帝辛從馬車上下來,看着前方的姜子牙,眼神中冒過一縷精光,對着姜子牙問道:「何事這麼熱鬧?」

「回稟大王,草民姜子牙,發現一妖物藏在人群之中,將其抓住,用三昧真火破她修為。」姜子牙對着眼前的帝辛鞠躬說道。

「哦,這樣嗎?哈哈哈,能人異士,重賞,愛妃,你打算怎麼賞賜眼前之人?」帝辛對着妲己說道。

「啊,大王,賞賜嗎?要不讓他入朝為官吧,這樣不會浪費他的才華。」妲己一副嬌媚的模樣,讓周圍的人眼神都看直了。

「就依愛妃的,封姜子牙為下大夫,好了,愛妃我們去別處逛逛吧。」說完,帝辛打算回到馬車上,離開這裏。

「是,大王。」妲己手中法力暗涌,將封住玉石琵琶的符咒揭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