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5 月 9, 2022
13 Views

龍堯瞪了花雲毅一眼,這種愚蠢的想法,也就花雲毅會信。

Written by
banner

在她看來,李庭雲之所以下令,就是想掩蓋某種事情。

秦寶可是尊境修為,連李庭雲都打不過,試問李庭雲怎麼做到的?

這一點,不用龍堯解釋,大家都心知肚明。

「秦園府為什麼要對付李庭雲?」

青冥好奇。

秦園府向來與天國井水不犯河水。但這次突然對李庭雲下手,明顯就讓人費解?

「龍堯?」

「你是不是知道什麼原因?」

禪德眉頭緊皺,看著龍堯毫不掩飾的問道。

聽禪德這麼一問,眾人眼前一亮,紛紛將目光鎖定在龍堯身上。

就連雷凌,也覺得龍堯一定知道其中隱情,只是龍堯為什麼不說,這讓他有點不解了。

李珊珊神情古怪,秦園府要對付自己父親,她當然是心中忐忑不安,擔心自己父親隨時會有危險。

面對大家的注視,龍堯面無表情,扭頭看著面前的雷凌,說道:「秦冥死在紫禁城,這可能就是秦寶為什麼樣殺李庭雲的原因。」

「什麼?!」

「秦冥死在紫禁城?」

「難道殺他的是李珊珊父親?」

聽龍堯突然說出這個不為人知的事情,茅十八可是吃驚的很。

「沒錯。」

「昨天夜裡,秦寶突然把雷凌騙到小夜樓時,秦冥就趁機去了紫禁城,這是我的人親眼看到的。」

龍堯點頭。

這是不爭的事實,整個紫禁城的禁衛軍,都是她的人。

以她的勢力,紫禁城內發生任何風吹草動,都逃不過她的眼睛。

「難怪秦寶要殺我爸?」

「可我爸為什麼要殺秦冥?」

「龍堯,你是不是還知道什麼?」

李珊珊有些吃驚,自己父親殺了秦寶的曾祖父,這也就是秦寶動手的原因。

但她父親,不可能胡亂殺人,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存在。

「這次,我回紫禁城,也四處了解了一下。」

「可惜!」

「唯一知道真相的,只有你父親一個人。要想知道,你可以問你父親去!」

龍堯搖頭。

不是她不說,而是她真的不知道為什麼。

「我……?」李珊珊有些氣惱,她怎麼可能去問自己父親?

「這件事錯綜複雜。」

「珊珊的父親也是不簡單。」

「秦寶實力怎樣,我最清楚。」

「還有那兩個秦園府的尊境強者,都不是泛泛之輩。」

「可珊珊父親都能從容面對。我到很好奇,我這個老丈人到底強大到那種地步了?」

雷凌冷冷一笑。

要不是龍堯帶回來消息,誰能知道如今的李庭雲居然這麼可怕?

尤其是,秦寶體內力量流失,他嚴重懷疑是李庭雲乾的。

如果世上真的有。類似吸星大法的功法,那李庭雲豈不是成了電視里的『任我行』?

……

二樓。

秦鳳的房門,出現一隻手,將門緩緩推開。

一道嬌小的身影,走進了秦鳳的房間。

她竟然是蘇夢?

此時的蘇夢,她並非是真的自己。她雙目泛紅,腳步輕盈,緩緩來到秦鳳的床前。

「窮奇力量?」

「她是秦園府的人?」

蘇夢驚訝開口,發出的聲音竟然是男人的沙啞之聲。

原來,此時的蘇夢被天剎控制。

只要蘇夢陷入睡夢中,他天剎就可以利用夢魘之力,控制蘇夢的身體,到有點像夢遊症一樣。

可中了天剎夢魘懾心術,就等於成為天剎的一個分身,中夢魘者只要天剎一個意念,便可以輕鬆操控。

天剎,看著床上的秦鳳,此時體內窮奇力量正在快速運作,修復秦鳳體內的傷勢,處在緊要關頭。

他冷冷一笑,控制蘇夢的利用蘇夢的手伸向秦鳳的脖子,隨後猛然一掐!

只見,秦鳳面色通紅,體內力量出現紊亂,導致秦鳳心神不穩,呼吸困難,已經快要窒息而亡。

「死吧!」

「本座會讓雷凌身邊的女人,一個一個死在他的面前。」

「蘇夢!」

「蘇夢你在幹什麼!」

就在秦鳳即將咽氣時,正好被途徑門外的李天龍看到,李天龍神色大變,急忙沖入房間向蘇夢大聲呼喊。

天剎看有人來了,他不得不選擇放棄,直接將自己力量收回,只見蘇夢突然癱倒在地。

「蘇夢?」

李天龍震驚,蘇夢突然倒地不起,這讓他匪夷所思。他剛才明明看到蘇夢在掐秦鳳的脖子?

。 原來蘇月月獻媚這事,也不單單是自己和馬氏的主意,蘇相也摻和了一腳。

蘇丞相可是個老狐狸,他對自己的兒女只有利用,見到自己的三女兒被毀容,第一個想到的不是心疼,而是懊惱。

畢竟蘇情婉的臉蛋毀了,自己也就喪失了當未來國丈的機會。

不過……他旁敲側擊的打探出來了,自家的二女兒也喜歡太子爺。雖然蘇月月有些蠢笨

但面容也還算出色,太子想來也是能看的上的。

丞相便動了歪心思,想讓自家二女兒頂替上來,成為太子妃,來一出「替嫁」的好戲,和太子名正言順的在一起,從而達到自己站在權力之巔的目的。

蘇相讓蘇月月前去送送太子殿下,她自然是欣然答應。

太子是個好色之人,哪裡能受的了這種誘惑,不過鑒於他之前吃了不少女子的虧,還是格外的小心翼翼。

「蘇二小姐,本宮想知道,你可是蘇府中的嫡女?」

太子居然問這個問題?是不是說明……

自己的心上人也看上了自己,想要娶她?

蘇月月心中一片狂喜,但面上裝的是一派嬌氣害羞:「臣女是的,我母馬氏雖為父親后娶,我和大姐卻也是和蘇情婉一樣,都是堂堂正正的嫡女。」

她特意加重了「蘇情婉」的讀音,就是為了讓太子更加厭惡這個醜陋不堪的三妹妹。

太子果然中了圈套,他想起來在前廳看到的那個如同鬼怪的女人,差點噁心的吐了出來,再看看面前這個秀美的姑娘,心中自是一動。

不過,太子也沒有傻得徹底,他雖然更加厭惡蘇家三小姐,卻懂得父皇下的旨意除非出了意外,否則是不可違背的。

想到這裡,他還是收回了自己蠢蠢欲動的手,不過聲音卻是溫和了許多:「蘇二小姐若是想感謝本宮,今後可多去東宮做客。」

蘇月月簡直高興的要發了瘋,自己多年的夢就要實現了,她被自己心上人的話沖昏了頭腦:「謝謝太子殿下,臣女日後定去東宮拜謝!」

看著這個喜怒都擺在臉上的女人,太子瞬間回過了神。這個蘇家二小姐竟然是個有些傻的,他雖愛好美人,卻也不打算娶來個花瓶做皇后。

這女子,為妃倒是不錯,有些小情調,不似官家小姐那般刻板。

可憐蘇月月不知道自己的心上人已經把自己看做了青樓妓女那樣會調情的人,面上還掛著笑容。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誰能想到,拐角處居然就站著蘇情婉。

蘇情婉聽得嘖嘖稱奇,自家這個二姐可真是傻到家了,太子里的暗示都沒聽懂。

不過這個狗屁太子,也屬實太噁心了,像那後世的泰迪一樣,見到一個女人就撲。

現在的蘇情婉已經完全對太子喪失了興趣,甚至不願意戳穿這個男人噁心的面孔,至於那個所謂的婚約……

她以後會想辦法解決的,大不了就卷錢跑路唄。

未來一切美好,蘇情婉甚至幻想到未來自己掙大錢,包美男的場景了,得意的笑出了聲。

「笑什麼呢,三小姐,不如給本王說說你的開心事。」

身後想起的聲音讓蘇情婉的背影僵住了。

御王?

這個男人怎麼陰魂不散的。

葉流雲在蘇相府中安排的眼線,早早就得了消息回稟了回去。

當下,他就拿著早已準備好的藥膏沖了出去。其實御王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他會對蘇家三小姐如此上心。

也許是第一次見面蘇情婉的放蕩不羈讓他有些啞然吧。

御王這次是偷偷前來的,他不敢聲張。雖然自己不怕,但是若被別然看了去,蘇情婉的聲譽也會受到影響。

葉流雲低垂了眉眼:「本王之前多有得罪,聽聞蘇小姐臉的事情,特意前來賠罪的。」

說著,便伸出了骨節分明的手。

手上赫然是一瓶藥膏。

蘇情婉有些茫然,她看的出來這東西很貴,因為藥瓶中散發的雪蓮花清香已讓她暗自心驚。

她並不想欠這個男人太多,便淡淡回道:「王爺說哪裡的話,你我二人並未有間隙,您也不必來用藥膏賠罪。」

葉流雲心中有些生氣,這丫頭一而再的拒絕自己,當真以為他是個好脾氣的。

便冷了臉:「本王的梧桐玉佩現在在哪裡,你若是不想收下,就當本王以物換物,用它來換回玉佩。」

又是這個玉佩!那個梧桐玉佩有什麼好的,料子一般,刻畫的也不傳神,蘇情婉只想扶額,這個大順國最貴的王爺難道是買不到玉的嗎?

寧願用這天價的藥膏去換一塊破玉佩!

蘇情婉被纏的有些無奈:「我當了!本小姐缺錢,拿去換銀子了。」

這話當然是騙他的,雖然蘇情婉貪玩,卻也能看出這塊玉佩對御王的重要意義。

想來也是哪個人留給御王重要的信物吧。

卻未想到葉流雲信了真,面前的這個男人突然眼中閃過了一絲殺氣,他有些冰冷的看向了蘇情婉。

「蘇小姐,你當真以為本王不敢殺你?」

蘇情婉有些嚇呆了,雖然她是個天才,但是只是對醫術有些自豪,並沒見過這般殺人的眼神。

她有些腿軟,這是葉流雲第一次對她釋放殺氣。

也是戰場上的殺神對自己的警告。

葉流雲緩緩抬起了手,突然如閃電般的掐住了蘇情婉的脖子,他低聲笑了幾句,面上卻看不出一絲笑意:「蘇小姐……你知不知道,本王可以決定你的生死?」

蘇情婉這是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連上次馬車朝她撞來時自己都不曾懼怕。

她開始拚命的掙扎:「御王你鬆手,救命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